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9|回复: 1
收起左侧

[随笔] 越南导游阿龙之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9 08:07: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越南导游阿龙之三

      那天近黄昏的时候,大家下了旅游车跟着阿龙走进了一家古香古色,西洋风格的宾馆。
    这家宾馆是法国殖民时期建造的一处老宾馆,在宾馆的大厅里我从阿龙手中领到房间钥匙,提着行李和大家沿着雕花走廊,顺着红木楼梯上了二楼。
    我和一个河南游客找到我们俩的客房,我打开房间门,走进屋里,顺手开开电灯,打眼一瞧,房间里幽暗的光线把白色的床单给染成了一种淡淡的昏黄色,给人一种挺温馨的感觉。
    我懒洋洋地躺在床上舒舒服服地休息了一会儿,这才起身和那个河南游客一起到楼下的餐厅里去吃饭。
    大家在餐厅吃完晚饭就自发的三人一组,五人一群,陆陆续续地离开宾馆到街市上玩耍,购物去了。
    晚餐的菜不适合我的口味,只吃了几个油炸花生米和几瓣水果,喝了一瓶冰镇啤酒吃完饭肚子有点不舒服,我也就没有什么兴趣去闲逛了。
    我上了楼在房间里待了一会儿,觉得实在是没有什么事可做,一时半会儿又睡不着觉,便锁上房间门下了楼,在宾馆的院子里随意地来回散步消磨时间。
    阿龙不知道从哪儿弄了辆摩托车来,要带着那个广东省的妮子出去兜兜风,小妮子的妈妈说什么也不准她女儿跟着阿龙出去玩耍。
    那个广东省的妮子,她即不说去,也不说不去。阿龙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到摩托车的后坐位上,她就乖乖地叉开双腿坐上去。她妈妈拽着她的胳膊把她给扯下来,她就站在摩托车旁边,一动不动地看着阿龙,一声不吭地在那儿傻站着。
    我站在一边看了好大一会儿,感觉着挺好笑,又气得慌,便走上前去对阿龙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个样!她妈妈不喜欢女儿跟着你出去玩,你硬拉扯人家一个小姑娘干什么!想出去玩你就玩你地去呗。走吧,走吧,小伙子,赶快走吧!别在这儿烦人啦!”
    阿龙坐在摩托车上,满脸通红理直气壮地冲着我就大声地喊叫起来:“我又不是喊她出去玩,我喊她女儿,关她什么事啊!再说了,有你什么事呀!真是多余的。”
    阿龙朝着我喊叫完就气呼呼地发动起摩托车,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一加摩托车油门,摩托车就冲出了宾馆院子大门,一溜烟地穿到马路上去了。
    那个广东省的妮子的妈妈看着阿龙走了之后,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转过身来,朝着我很不自然地笑着说:“谢谢你啦!替我解了围。这个阿龙怎么一点也不懂得咱们中国人的礼节,这样的国际导游,还真是少见!”
    那个广东省的妮子的妈妈朝我说完这几句话,扭过头去没好气地冲着她女儿咋呼着说:“看什么看!还不赶快跟我回房间里去休息。死丫头,气死我啦!”
    她咋呼完女儿,就转过身子朝着宾馆大门的方向走去了。
    那个广东省的妮子的一双眼睛,在她妈妈和我说话的时候,始终都没有离开阿龙骑着摩托车穿出去的那个方向。她妈妈已经走远了,她这才像是回过神来,很不情愿地挪动着双脚,慢腾腾地往宾馆大门的方向走去。
    这个小胖妮子走了几步路,突然回过身子,朝我举起一只胳膊,挥舞着手臂,笑嘻嘻地来了一句:“拜拜!”
    她朝着我喊完这句话,猛地一下转过身子,撒开两条短粗的白腿,朝着宾馆大门一阵风地跑了过去。
    我笑呵呵地站在那儿寻思着,这个不知深浅的小丫头片子,原来是个二百五!怪不得阿龙的几盒绿豆糕就把她的心给偷走了。看起来穷养儿子富养女的古训,说得还真是挺有道理的。唉!别说这么一个年纪轻轻的,还没有见过多大世面的小姑娘傻儿呱唧的不通个四六,不知道个好歹。就是现在这个社会上有一些让人们从外貌上看起来挺聪明的女人,也是没有什么思想的。有些女人为了贪图物质享受,出卖肉体,出卖灵魂,自甘堕落,什么缺德事她们都敢去做。
    第二天早上,我们这些游客在河内逛了一上午的风景名胜景点,下午听了听越南人的歌舞戏。
    我不懂越南语言,一点也听不懂那些越南演员都唱了些什么玩意,只是坐在那儿呆呆地欣赏着越南美女,饱了饱眼福,心情还算是挺不错。
    晚上吃完饭之后,我随着几个游客在宾馆附近的街市上漫无目标地散了一会儿步,走着走着,就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了,特别是街市上那些拉客的妓女,时不时地就跑过来用半生不熟的汉语挑逗我们,纠缠我们,弄得我很反感,心里寻思着,这些妓女怎么会把我们这几个人都当嫖客了呢,真是岂有其理,这算是什么事呀!
    我闷闷不乐地独自一人返回宾馆,开开房门,进了房间,坐在沙发上喝了几杯茶,便站起身从皮包里找出笔和笔记本,写了一首小诗聊以自慰。
红土红木红河水,米粉面包绿豆糕。
男女老少人清瘦,满街妓女最招摇。
民族歌舞木偶戏,稀里糊涂睡一觉。
海上桂林神仙醉,世间溶洞不再聊。
    我躺在床上反复地吟咏着这首小诗,吟咏了几遍,觉得没有什么意境,心里也空洞洞的,就寻思着还是看看电视解解闷再说吧。
    脑子转悠到这儿,就随手打开电视机,找了几个频道,可没有一个频道的节目是能看懂的,于是就耐着性子找了个唱歌跳舞的电视节目。心想,听不懂美女们说什么,唱什么,那就看着她们的面目表情和肢体语言琢磨着玩吧,什么时候琢磨困了就睡觉好了。
    大概是越南时间二十三点来钟吧,我同屋住的那个中国河南省的游客回来了,他一进屋门就兴奋地跟我唠叨,说他们三个人跟着阿龙出去玩了,阿龙那个小子挺仗义的,不骗人,回扣要得也不多。
    我靠在床头上看了他一眼,心想他有些酒意了,便朝着他谈谈地笑了笑,没搭他的腔。
    这个中国河南省的游客看我没有什么反应,就一屁股坐在他的床头上,口无遮拦,吐沫星子满天飞舞,颠三倒四地跟我又说了一通话之后,我方才算是弄明白了,原来今天晚上他们几个人跟着阿龙到妓院去尝了尝越南女人的滋味。
    这个中国河南省的游客跟我所讲的那一番话,不外也就是那家妓院里的妓女都很年青,脸盘长得都很漂亮、身材都很苗条。他说他进了房间,往床上一躺,不需要什么语言沟通,那两个妓女就知道怎么做清理后花园、打飞机、射双燕之类的活计……
    我听着听着,后来实在是听腻歪了,便没好气地一下子转过头去,不再听他胡说八道了。
    我背对着那个河南游客,听见他一边脱衣服,里还一边哼哼着:“小姑娘美呀,小姑娘浪,小姑娘让我抱上了炕……”
    他一面哼哼着小曲一边溜进浴室,去洗他那一身恶心人的臊味去了。他洗完澡回到卧室,坐在床上不哼不哈地抽了一根香烟,关上电视,闭上灯,就躺在床上休息了。
    我心里寻思着,这个家伙可能累了吧,怎么说都五十多岁的人了,干那种不要脸的事,不累那是假的。果然只一会儿的工夫,我就听见他打起了春雷般的呼噜声。
    这个可恶的家伙睡着了,可我却让他搅和的一时半会睡不着觉了,只好躺在床上瞪着一双眼睛,看着黑糊糊的天花板,把这个家伙的呼噜声当作越南的民间小调来听了。
    “牺牲两代少女,发展越南市场经济。”
    这是什么鬼论调啊!我看也只有阿龙这样的坏东西才会说出这样的屁话。
    一个青年大学生,一个国际导游,竟然为了几个臭钱去当皮条客,去出卖人格,出卖国格。我真怀疑阿龙这个小伙子还有没有人性,还有没有灵魂。
    前两年我到南韩,日本去旅游,也听别人说过,全世界各地都有专门做这种生意的人渣,哪个国家都有这种民族败类。只不过是这回在越南让我亲耳听到了和自己同住一间屋的同胞,让一个外国青年人领着去嫖妓,一时在情感上、心理上接受不了,也就难免生了一肚子闲气。
    第二天早上,我第一眼看到阿龙,心里就有种无名火往上窜,一听见他说话就恶心,就想吐,就想走上前去给他两个耳光子解解气。
    阿龙败坏了我的旅游情趣,那两天我玩的不怎么开心。
    越南的菜不适合我的口味,除了毛氏红烧肉和海鲜之外,几乎什么菜肴都有那么一种怪怪的味道。那两天一到了吃饭的时候,只要进了酒店,我的胃里就翻腾得难受。火龙果、山株、椰子等等亚热带水果,我又吃不惯,每天只好吃点香蕉,吃点花生米,喝瓶啤酒充充饥。
    幸亏在越南前后待了不到十天,如果再继续待几天的话,真会把我给饿病的。
    心情不好,胃口不好,能玩出什么情趣来。事后回想起在越南的那几天的经历,也只有在下龙湾的那一天,我的游兴还算是挺高的。

发表于 2019-4-9 18: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为您的散文推荐,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