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一键登录:

查看: 64|回复: 4
收起左侧

[玄幻] 城市童话

[复制链接]

38

主题

106

文稿

4万

积分

5星级作家

Rank: 5Rank: 5

积分
46636
QQ
发表于 2018-7-7 20:4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稿件最后由 蒹葭苍 于 2018-7-8 06:58 编辑

                                                                            童话.jpg
      嵋城的第一场雪下的纷纷扬扬,十里外的玉峰山麓已被积雪盖满,一个圆球样的红色团子滚动在上山的路上,还不时的回头喊:“春姐姐,快点,晚了就看不见妈妈了。”
     是的,海拔568米的玉峰山顶是传说中的阴阳山,山南,野生的山果树木笼罩,春秋两季游人不少。山北却是山石怪异,松林森森,没人敢涉足。相传每年的第一场雪是玉峰山阴界开启的日子,这一天可以见到过世的亲人。
  “兮儿,”曹春站住,眼神复杂的看着小姑娘:“你真想见到妈妈?”
     兮儿不解:“曹姐姐,你反悔了?你说过要带我去的。”
    “可你不怕吗?”
  “不怕,爸爸说妈妈去了天堂,我知道天堂是很美的地方,可我还是想她。快走吧,我怕天黑前上不去。”
     曹春一咬牙,拉起兮儿就走。
     等翻过石阶,兮儿累的腿发软,手脚并用了。
     曹春看看四周,对兮儿道:“兮儿,你在这歇会儿,姐姐去寻条近路。”她把手里的布包一放,走了几步,回头看看,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兮儿等了很久很久,腿都冻麻了。
   “姐姐!曹春姐姐!”她喊着,声音越来越抖,看看走了一半的路,又望望山顶。妈妈近在咫尺,这个曹春一定是怕了。
    “坏逃兵!”兮儿心里骂着给自己壮胆,她抓着枯枝枯藤向上爬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要妈妈。妈妈死了两年,她哭了两年,她再不要一人待在那个冷冰冰的别墅。她要和妈妈说,不喜欢那个怪里怪气的新妈妈,是她教坏爸爸不疼自己了。泪滴在雪地的枯草上,她抹抹泪,双手扒着荒草,奋力爬上一块巨石,红色的羽绒衣在雪地里开出一朵绚丽的花。
      曹春沿着另一条路下山,像被鬼赶着似的跑的飞快,心里默念:你别怨我,是那个禽兽,要了我的身子还花言巧语,如今却娶了那个狐狸精,我曹春不能白费心机。她越想越气,刚才一刹那的心软没了,恨道,东野骏,我让你和那个狐狸精断子绝孙。
      低沉悠长的嚎叫弥漫山谷,一条硕大的身形崛起在厚雪中。身长足有两米,浅象牙色巨大的头颅,长长的巴已然张开,前面两排尖利的牙齿令曹春打了个寒战。
       野兽又一声嚎叫,尖利的牙齿示威似的逼了过来。
     “妈呀!”曹春也嚎了一声,没命的往回跑,后面这怪物耍她似的不紧不慢的追着她。等她爬上那座人称绝命崖的顶端,才知道自己命该绝了,现世现报吗?她哭着:“不愿我,要报就报应那个禽兽---”死到临头,恨和不甘让她反而停止了颤抖。看清逼近的怪物是个巨大的狼头和一双带着讥讽嘲弄的眼神。
      “不, 不,---别吃我,我不能死,---我不想死!”曹春无望的哀求,可盯着自己的那双狼眼变的犀利凶狠。她后退着,一步,一步,随着脚下的滑动,在狼嚎和她的惊慌喊声中,一切归于平静。
        野狼抬起一只前爪搭着岩边俯视,然后昂首向天发出一声厉嚎,回荡在玉峰山中。
       “妈妈,妈妈,”兮儿从妈妈温暖的怀抱里醒来,她真的梦到了妈妈,被雪地浸透的冰冷无影无踪。
       “妈妈,”她坐起,哪有妈妈的影子,晨曦中,眼前是张利嘴尖牙,她嗷的一声,跳了起来。
          四目相接,兮儿看清是个硕大的狼头,眼里没有凶光,她松弛下来,小心翼翼的探出手,摸摸它胸前的白毛:“你是雪狼,我在野生动物园见过你。是爸爸妈妈带我去的,可妈妈,”她猛然想起,看向山顶:“我是去山顶见妈妈的,我再也见不到妈妈了。”
         兮儿后悔的哭了起来,哭的十分伤心。突然觉得身子一空,自己的衣服被雪狼叼了起来,腾云驾雾般的上了山顶,她挣脱不了,害怕的抱紧怀里的布兜,闭着眼由它去了。
           雪停了,玉峰山后山的积雪被风刮的裸露了几处岩石的嶙峋原貌,兮儿望着下面,喃喃自语:“妈妈,我来晚了。”她回头看着雪狼:“傻瓜,天亮了妈妈会走的,不过还是谢谢你。”
            她一屁股坐在崖顶,脸上挂满泪水,那双秀气的眼睛上湿漉漉的睫毛扑闪着,想起昨夜那温暖的怀抱,她试探着环住雪狼的脖颈:“昨晚是你陪我吗,谢谢你,还让我梦见了妈妈。”
          手下的皮毛洁白如雪,柔软又暖和,兮儿冻麻的手被暖了过来。在这雪后荒无人迹的山上,兮儿已把雪狼当做了伴儿:“我梦见了妈妈,妈妈的怀抱就像你这些毛毛,好好暖和,可我还没告诉她,我很想很想她。”
            雪狼像是对她的抚摸很受用,身子拱了一下,趴伏在兮儿身边。
         “雪儿,”她亲昵的给它起了这个名,这头硕大的狼似乎对这名不满,挣了挣脖子,终于不忍离开,便极不情愿的接受了这个小之又小的名儿。
         “雪儿,妈妈很爱我,其实爸爸也爱我,可从娶了那个刘姨,他就不要我了,让我一人待在别墅,他在城里买了房子,我见不到他。”兮儿回头对着雪狼,像是知道它能听懂:“其实春姐姐对我也挺好,她答应带我上山去见妈妈,可是她太胆小,连我都不如。不过她也是好人,妈妈说,要学会原谅别人,你懂不懂?”
           雪狼不屑的一扭脖子,用头拱着兮儿,痒的小姑娘破涕一笑,起身揪着它的毛直跳:“我知道你不懂是不是,你个大怪物。”说完转身就跑。
雪狼起身去追,它摇着巨大的头颅和柔美的身形与圆球样小巧的兮儿追逐嬉戏,扬起一团团雪雾弥漫着。  兮儿脚一滑,顺着斜坡下落,雪狼跳起跃过兮儿,用身子接住了她:“当心,小怪物。”
         兮儿讶异的合不拢嘴,半晌道:“是你说话?你会说话?”
          雪狼晃着身躯走上崖顶,前腿撑起,望着远方不尽的雪色大地,有一种苍凉的孤独。
        “你怕我吗?”低沉清晰的声音响起。
         “不,不怕,昨天是你救了我,要不我早冻死了。”兮儿肚子咕咕叫了,她打开布包,取出矿泉水和面包。她拿了面包啃了一口,走向雪狼,把另一个递到它嘴边:“我一天没吃东西,饿了,你也饿吧?很好吃的。”
           雪狼闻闻,用舌头舔舔,把头一甩:“我不吃这个。”
        “那你吃什么?”
         “吃你!”
           兮儿咯咯笑起来:“我不信,要吃你早吃了,我知道你想吃肉,对不对?可我的肉不好吃,妈妈说我的肉是苦的,连蚊子都不咬我。”她抹抹嘴边的面包屑,喝了口水:“你从哪儿来的,你有妈妈吗?”
           雪狼学着她的样子,抬爪摸摸她头发,说道:“我是从人的手里逃出来的,我们狼族居住在福克兰群岛,长长的海岸,辽阔的草原。那里有我们生存的食物和族人,可人族闯入我们的生活,大量捕杀狼族人,占了我们领地。侥幸逃生的祖先分散在各地隐居,这样他们也不放过,人族大批砍伐森林,草原沙化,毁坏我们生存的环境,逼得我们四处迁徙。”它声音沉闷,充满忧郁。
            兮儿轻声道:“其实我们不都是坏人,妈妈说,人是应该保护你们动物的。”
           雪狼放下爪子:“两年前我的家人被人族追杀,我和几只幼崽被他们囚禁带走。可我们从不伤害人类,只要他们留给我们足够的食物和居住地,我们便不会与人族发生冲突。也是人救了我们,送我们来到你的城市,我相信你妈妈说的话,可你要记住,人有邪恶的一面,不能原谅那些伤害你的人。”
         兮儿一知半解的点头,又道:“野生动物园是我喜欢的地方,你为什么要逃?”
         雪狼起身昂头,两眼放光:“我喜欢自由自在,不想做人类的俘虏,所以我用了两年的时间撕开了铁网,才逃了出来。”说完,它跑了一会儿,腾空而起,像一道白色闪电划过山崖。
       “雪儿!雪儿!等等我。”兮儿跟在后面喊着。
          眨眼间雪狼重回兮儿身边,惯力冲的眼前雪粉凌乱,嘴里还叼着一只浅黄色野兔。
          兮儿心疼那只兔子,可张张嘴巴又合上了,她想起刚才雪狼的话。
         雪狼似乎看懂兮儿的心思,叼着兔子到岩石后面去了。等它转回,嘴角还带着血迹,歉疚的看着兮儿。
           兮儿冲它一笑,合起小手,面向兔子死的方向:“小兔子,原谅兮儿没有救你,因为雪儿饿,它不吃你会饿死的。你是好兔子,会上天堂,等见了妈妈,告诉她我有朋友了,我替雪儿谢谢你。”
           她看着雪狼:“你愿做我朋友吗?”
          雪狼眼里有种说不出的复杂神情,它不忍拒绝小姑娘的请求,因为在她的眼里也读出了一种与自己相同的孤独。它走到兮儿身边,用舌头舔着她蓬松的头发:“你不用回家找爸爸吗?”
           兮儿也想爸爸,尽管他已经不喜欢自己。她看看怀里的食物,突然笑道:“我有吃的,可以和你玩几天的。”
           雪狼嗅嗅鼻子,凝神倾听:“有人来了。”它张嘴要叼兮儿。兮儿拿手一推:“不要,”她爬到雪狼身上,抱住它的脖子。
          当雪狼驮着兮儿走下岩石,正与一帮上山的壮汉打个照面,远远见了,雪狼倏然跃过几处乱石,进了丛林。
          下午又飘起了雪花,雪狼驮着兮儿找到一处岩石缝隙,依偎在兮儿身边为她取暖。听她说着她的故事。
         一夜的安静并不预示着平安, 它感觉到危险在逼近,它必须逃离,也要把兮儿送回家。
           看着兮儿被自己暖的红彤彤的脸蛋,它用前爪弄顺兮儿的乱发:“我该走了,你也要回家,我终究无法接受人族。”这样说着,心里却生出一种不舍。
          又是一个清晨,云像慢慢裂开一条缝,亮光徐徐透出,照进这片树林。兮儿吃完最后一片面包,依依不舍摸着雪狼的脖颈:“你要跟我回去吗?他们是不是来抓你?”
        “兮儿,你回去吧,那些人里一定有你爸爸。”
        “可他不会常来看我,总让我一个人在那个大别墅里,我不喜欢。”兮儿用脸蛋亲着雪狼白色的毛:“我舍不得你走。”
         “兮儿,你是人类,我是狼族,不可能永远在一起。”
             林子后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雪狼叼起兮儿衣角慢慢向林外退着,不一会儿便被迫退到林外的空地。一名狙击手轻声对不远处的战友道:“我看着这只狼不像对女孩有威胁,要不要---”
         “好了,女孩要出事,你有责任,局长都说了,你执行就是。”这人对后边做个手势,报告目标已进入射程,在等机会。
           兮儿看看四周隐隐约约的人影,不由担心:“雪儿,你逃不了的,我觉得他们人太多了。”
           雪狼眯起眼盯着远处那块巨石,知道那里有一处窄窄的山涧,只要跃过去,就脱离了包围,凭自己---,它自信道:“兮儿,你走吧,他们抓不到我。”它用头拱开兮儿,猛地向岩石跃去。
           许是天意感应,走出一步的兮儿却看到了一柄长枪的管子,她在屏幕上早已认识,尽管只是一处也让她心惊胆战。子弹出膛的速度不知多少,可就是在短短的刹那,兮儿跑向雪狼:“雪儿,快跑!他们有枪!”说话的同时,兮儿已暴露在子弹目标中。
          雪狼的跃起与兮儿的回身几乎是同时,那子弹也开的及时。是一秒还是两秒?跃起一米的雪狼蓦地扭身落地,迅疾的令人没看出什么,便有数道血线迸出,几朵血花飞溅。雪狼挡了三颗子弹倒在血泊里,除了抽搐已发不出任何声音。
        “雪儿!雪儿!”兮儿爬到雪狼身边,撕心裂肺的哭着。
          没人看出刚才发生了什么,知道这头狼已被击毙,女孩得救了。只有三名狙击手明白,是这条狼救了兮儿,也挽回了他们的罪恶,这是条什么样的狼哦!是狼吗?
          兮儿用手捂着雪儿胸前和头部的血洞,哭的泣不成声。雪狼看着兮儿,瞳孔放大散开,嘴巴张着,喉咙发出几个声响,兮儿趴在它浸血的头颅边倾听:“兮儿,别怕—我替你去,找妈妈。”
          兮儿拼命点头,哽声道:“告诉妈妈,明年的第一场雪我不会再耽误,我会去看你们,我要告诉她,你是我朋友。”
发表于 2018-7-8 11: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为您的作品推荐,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7-8 12:01:5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总编老师,向您问好!

14

主题

37

文稿

1万

积分

3星级作家

Rank: 3Rank: 3

积分
17157
发表于 2018-8-7 21:3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品读老师别开生面的优秀作品,为您点赞!

点评

谢谢支持!谢谢点赞!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8-7 22:02
 楼主| 发表于 2018-8-7 22:02:03 | 显示全部楼层
洋蜡人 发表于 2018-8-7 21:33
品读老师别开生面的优秀作品,为您点赞!

谢谢支持!谢谢点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马上观看
首届文学春晚专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