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73|回复: 4
收起左侧

篮球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21 08:5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20世纪末,在广阔的中国版图上,大西北还是一块处子地,安静地平躺在黄土高原上,不声不响地做着五千年来美好的梦。渭河平原还在沉睡,松散的土壤干燥而贫瘠,人们艰难度日,早出晚归,挖空心思地想走出大山看看外面的世界。
五千年来,这里的石头还没有学会如何赚钱,如何相爱,他们只知道在尘土飞扬的山头晒晒太阳,数数夜晚的星星,看北斗星夜夜改变着位置和形状,不会悲伤,不会流泪。日出仅有的象征是下地,日落则是回家。
淳朴的年代并不那么长久,毕竟活着的岁月很多。四季不知不觉中轮回了人间的苦难,山坡上的羊马驴骡使黄土飞扬,在干瘪的土地上映出祖辈们的命运之殇。随着渭河水隔三差五的断流,靠天吃饭的人们开始断断续续地走出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将勤劳的双手伸向山西的煤矿和新疆的棉花枝。打工致富,仿佛不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口号。在那些已经盖起了新房开上了新的时风三轮车的黝黑的脸上,洋溢着时代的笑容。
但年复一年的开始,日以继夜的结束,并未改变任何人的命运。生于斯长于斯的年轻一代,肩负着比祖辈更为沉重的使命。但愿那一轮轮深秋明月般的眼睛里,能看到更为美好的明天。
316国道盘旋在高台山上,连接着渭水和各个山峦,是各乡镇到襄武古城的唯一大道。高台山上有一座雷神庙,里面供奉着雷震子的神像,那时候的人对神的迷信依然没有破除,家里的黑白喜事都要先去雷神庙里问询一番神仙的意思,然后才敢斟酌行事。在雷神庙往东一公里的山下,一所简陋破旧的乡镇中学坐落于国道之畔。
校门口两排粗壮的柳树沿着一段斜坡一直种到国道,像两排卫兵日夜守护着神圣的校园。从风水上讲,这几棵柳树与初中生爱打架的现象脱不了干系。校园里有五排平房建筑,一个年级一排,外加办公室和器材室各一排。校园不大,却是附近五个乡镇中学里教学成绩最好的,当然不是因为老师尽心尽力地教育使然,人们相传,这都得益于雷神的庇佑。
中学夏季篮球赛刚刚结束,颁奖现场人山人海,除了列队整齐的全校师生,还有许多村民前来观看决赛,这些乡人穿戴各不相同,妇女们带着五颜六色的头巾,即使是夏天也绝不摘下,以表明自己的贤惠端庄。男人们大都巴上粘着一支劣质的过滤嘴纸烟,眯缝着眼睛,时不时大喊一声“好球”以表示自己对篮球的了解和热爱。其实他们大多数人连篮球都不曾摸过。
学校的扩音喇叭在操场东北方的一棵白杨树上居高临下,像家里清晨时分站在庄墙上伸长脖子报鸣的公鸡,神气十足。教体育的杨老师拿着麦克宣读着比赛结果,声音像一匹成熟的骡子雄浑有力,震得每一棵白杨树的枝条都在瑟瑟发抖。全校师生站在操场,等待着篮球赛最后的仪式结束。
获得冠军的是初二(一)班,领奖的是队长何亚东。何亚东高高的个子,尖尖的下颚,唇线分明的嘴巴,双眼皮下两颗闪闪发光的明珠,最重要的是他的风趣幽默,只要跟他说一句话,就会被他的风采俘获。他一身蓝色的运动装,短短的头发,向右的流海,带着灿烂的笑容从一班的队伍里走到领奖台,转身面对大家。观众们都认得这个拼命三郎式的小伙子,他在决赛中一打二、一打三的对抗不时上演,精彩的过人、传球、跳投更是数不胜数。他就像一颗闪烁的明星用自己耀眼的光芒,给所有的观众带来了一场精彩绝伦的表演。
“这小伙,厉害得不得了……”
“你看到他跳投了没,那动作,跟球星似的。”
“全靠他一个人撑到最后了,不过那一摔应该真正摔疼咯……”
“那一肘子也轻不了,当时他脸都憋成红的了,躺在地上好半天……”
人群讲述着比赛精彩的部分,与其说这些乡人喜欢看篮球,不如说他们更喜欢看的是球员之间的较量和对抗,要是能看到打架斗殴到不可开交的地步,那才能说粘在嘴巴上的那些烟没有白白浪费呢。无疑,这场比赛的小动作之多,足以满足乡人喜看热闹的心态了。
“一班,一班,一班……”进入初中以来从没有在运动会中获得过名次的一班同学,显然难以压抑自己的狂喜,毕竟在校级比赛中听到自己的班级获得冠军,集体荣誉感和自豪感得到空前提升,班级的归属感也进一步加强,更何况还是意料之外的惊喜,难怪他们的欢呼声像汹涌的波涛一浪高过一浪。
就连站在队伍最前面的班主任魏老师和英语课李老师都满脸堆笑,喜不自胜。
“何亚东这孩子很厉害啊!”魏老师一摸着下巴上没有刮干净的胡须,一口雪白的牙齿在阳光下反射出刺眼的光来。
“嗯,就是啊,长得心疼,篮球还打得这么好,一班的女孩子怕是要遭殃咯。”这学期刚从大学毕业的李老师很漂亮,一头乌黑的波浪发倾泻在白色的露肩裙上,磁性十足的声音穿过那一弯又一弯的波浪而出,非常好听。九十年代的乡镇,哪里能看到穿裙子的姑娘啊,除了在少年懵懂羞涩的梦中。所以年轻时尚又会打扮的李老师,在这个乡镇中学被奉为明星。
李老师说完眨着大眼睛看向班主任,魏老师奔三的人依旧是单身,年轻女性的一瞥竟让他脸红了起来。他咧开嘴露出自己引以为豪的白牙齿笑着,“小孩子嘛,玩一玩也是可以的,别出事就好。嘿嘿……”
“哦……”李老师带着方言的嗔腔,用玉一般圆润的手指着魏老师,“你不怀好意啊。”
“哈哈哈哈……哪有哪有……开玩笑的。”魏老师的牙齿跟他白色的的确良衬衫反衬得自己的脸暗淡无光。我心想,李老师绝对不会跟魏老师在一起的,不然两个人的结婚照得多难看啊。
在浪潮相接的间隙,能隐约听到初三的队伍里传来的“亚东、亚东”的女声,我循声看去,一片人头攒动,哪里能找见声音的源头。
本来胜券在握的二班,历年都是冠军得主,这一次以一球之差丢了冠军宝座,每一位二班同学的脸上都是极其复杂的神情,有难以相信的、有捶胸顿足的、有恨意难消的……那样子仿佛要冲上去将亚东暴打一顿才解气。
“有什么了不起,不就一个球吗,得意成啥样了。”二班的前锋韩强站在我的右侧,他手插在兜里,边抖腿边不屑地嘟囔道。
韩强很壮,尤其是他的胳膊,就像钢筋铁骨。他家有个铁铺,放学之后他都拿着大铁锤在铁砧上捶打火红的铁条钢筋,砸成各式各样的农具。韩铁强脸色黝黑,头发蓬乱,是初二年级为数不多长胡子的男生之一。远远看去,很难说他是一个未成年人。传言他连大人都敢打,虽然还是一个初中生,但那一脸的煞气,就连镇上的小混混也要让他三分。平日里看到李强,我都远远地绕开,生怕跟他有一丝一毫的不和。谁会愿意和他那样的凶神恶煞有冲突呢,如果有那也肯定是脑子不怎么清楚的二愣子。人们说的“一肘子”,就是韩强打在亚东肚子上的,那“一肘子”要是打在我身上,我怕自己的肚子都会被打破了,想想都暗自侥幸。
“闭嘴,输了就是输了,一个球也是输。管好你的嘴巴,再说一句小心我抽你。”二班队长王刚声音不大,但底气充沛,即便人声沸腾,近距离也能听得一清二楚。李强很驯服地“哦”了一声,抽出手,站的直直的,好像在王刚面前自己的一身骨架就是摆设一样。猛然之间,我觉得王刚恐怖至极,至少要比外表看起来令人害怕的李强更恐怖一些。
本届的篮球赛中,亚东以一人之力带领体育差到极致的一班获得了冠军,对有着很多体育特长生的二班来说,输给弱小的一班简直是受到了最大的羞辱。更何况两班的比分仅仅是一个两分球,这对志在必得的二班来说,更加难以接受。但比赛已经结束,心中有再多的不爽都只能等到下次比赛再决胜负了。
王刚,是从另一个镇子转学过来的体育生。跟何亚东比起来,个子稍小,但瘦削的脸颊有一股英武之气,那双略微凹陷的眼窝里,射出一股冷冽的光芒。笑起来时,露出两颗尖利的虎牙,让人不寒而栗。作为队长的他,此刻真是又恨又恼,复杂的心情怕只有他自己才能说清。虽然口上不说,但心里的愤怒和不服,绝对要比李强多上一万倍。
王刚是转校生,亚东是留级生,都是在新学期刚刚加入陌生的班级。要融入一个新班级,是相当困难的事情,就像要在柴草堆中插入一根麦草,如果没有绝好的机会,基本不可能完成。对他俩来说,这场篮球赛的意义除了在老师同学面前证明自己的能力,还可以在全校树立自己的威望,帮助自己在新班级、新学校站稳脚跟,获得更多同学的认可和喜欢。
那时候,我们还不懂这么深的道理和事物之间的联系,我们没有校服,没有可乐,没有音乐和电影。穿着千奇百怪的衣服,喝着流过黄土地沉淀下来的暗黄色的水,走着崎岖坎坷的山路,唱着古老的山歌和童谣,在湛蓝的天宇下沐浴着晴暖的阳光,夏日的山风从雷神庙倾巢而下,吹动每一个少男少女的发丝,黑色的眼睛里还没有伤感的影子。那时我们单纯而快乐,用世纪末的童年等待着新世纪的来临。
谁能先知般的预料到这次比赛,能决定我们之后的初中生活呢?除了雷震子大神,还能有谁。
大人们常说:亏心事不能做,举头三尺有神明,人恶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在这个乡间小镇,雷震子是最大的神,乡人们虔诚地信奉着祖先们古老的训诫。
虽然已是很久远的故事,但是一想起来心头还是会有一阵暖意。
 楼主| 发表于 2015-10-6 10:34:14 | 显示全部楼层
梦里花落春又空
人何在?
影随流水东
 楼主| 发表于 2015-10-6 10:34:18 | 显示全部楼层
梦里花落春又空
人何在?
影随流水东
 楼主| 发表于 2015-10-6 10:3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梦里花落春又空
人何在?
影随流水东
 楼主| 发表于 2015-10-6 10:3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梦里花落春又空
人何在?
影随流水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