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5星文学网 返回首页

yy月光照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5xwx.com/?11783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2018-08-15

已有 606 次阅读2018-8-15 11:31 |个人分类:散文|系统分类:散文

父亲的箫音

/毕福兰    

   
小的时候,我喜欢宁静的夏天。叔叔阿姨们端着小板凳,围坐在院子外人行道旁宽敞的空地上。手拿芭蕉叶制作的大扇子,轻轻地扇着凉聊着天。那时汽车很少,几乎听不到轰鸣声。只听到大人们的说笑声,小孩子们来回跑的欢乐声。

   我的父亲总是坐在稍远点的一棵白杨树下,轻轻吹着他那只心爱的萧。我爱依偎在他身边,静静地听着我虽不懂,却特好听的曲子。那清越、悠扬,又略显低沉的旋律,好像把我的心境,带入到一个花草葳蕤,亭台楼阁如画的仙境里。祥云缕缕,玉佩叮咚,朦胧间,似乎看到仙女们在蹁跹曼舞呢!

    我家住的马路对面,是古时留下的护城河。那时的景色没有现在的环城公园漂亮,清新。河的两边长着几百年留下的树林,优雅的小亭子,点缀其间。古色古香,韵味十足。这可是老祖宗,历尽艰辛,留下的自然景观。因过于幽深静谧,我一人从不敢走进去的。但我喜欢那片幽静的地方,它让我遐思,让我神往。

    在夏日的暑假里,每天早晨,父亲总是拿着他心爱的箫,带着我早早的穿过一片菜地,走进那幽静的树林里。他打拳,我看书。父亲原是行武出身,父亲打拳的声音总带着呼呼的风声,我坐在一边看书,偶尔抬眼看看父亲的拳式,很潇洒。父亲累了就靠在几百年还长得很丰茂的大树上,吹起那支长萧,萧的声音在清晨的树林里显得更是低沉,悠扬。仿佛把我带进了幻觉的梦境里。长箫配着武术,我觉得父亲像武侠小说里文武双全的侠士。

    父亲总觉得我太文气,总想把他那身武艺传授给我,说是健体还能保护自己。可我懒,吃不了那苦。并且,压根不太喜欢舞枪弄棒。父亲只好传授给小我三岁的很是活泼的妹妹。并告诉妹妹不声张,只是健身,强体。说是真人不露相,主张淡泊人生。所以无人知晓他们的本事。这句话成了我长大后做事的楷模,从不张扬,不出风头,不显山露水。后来在人生的路上,小妹的身手起了很大作用。

   以后,我们父女三人每天早晨路上还没几个行人时,同行到那片树林中,他们练拳,我看书。休息时我和妹妹就静静的听那悠扬的萧声。箫声穿过树林飘向天空。

   妹妹瞌睡特多,早晨有时醒不来,迷迷瞪瞪,父亲就背着她去。可练拳时,她的精气神全到位。看来,她很适合习武。妹妹喜欢在父亲的箫声中打拳,箫声委婉动听,小妹拳术柔中有刚,瞪着带有英气的双眼,两个小辫来回摆动。画面很美,把我总能带入那无限的遐想之中。

   每天晚上吃完饭,父亲就拿着板凳和箫坐在院外的路边树下,静静的吹着箫,低沉悠扬的箫音,沁人心扉,尤其夏天的夜晚,凉风微微,路边的白杨树发出的哗啦啦的配合声,特惬意。每当这时候,我意境中感觉好像《三侠五义》中的白玉堂在云雾撩绕中,由远而近走在了我的面前 。

   父亲偶尔也会拉着京胡摇着头唱着我听不懂的京词,我总是不愿意听。我就喜欢听父亲吹箫。

   有时我望着天边挂着的月牙儿,听父亲吹箫,仿佛看到月宫中的嫦娥姑姑,广袖妙曼,长裙飘飘,在聆听人间传来委婉悠扬的箫音呢!

   父亲的箫音,无形中熏陶了我。音乐的细胞慢慢的在我体内滋长。使我热爱音乐,为现在辅导小孙女的钢琴积淀了一定的乐理基础。

   父亲不善言语,可他在生活中对我们的点滴要求从不拒绝,眼睛里总是流露出慈爱的目光。对我们的错误都是点头微笑。母亲总说,他惯坏了我们。父亲对我更是疼爱有加,我稍有委屈,他就会抚摸着我的头说:“你哭爸爸会心疼的,有爸爸在,别哭,没事的。”总是给我安慰。

    因我文静,好学,成绩优秀,他把希望全部寄托在我身上,希望我上大学,圆家人的梦。那时,家里有个大学生可不简单呢。我学习很刻苦,当遇到难题心烦时,父亲不言语,总是轻轻吹箫以平静我的心情。只要听到那箫声 ,我的心即刻就会安静下来。就这样,我在父亲的关爱和箫声中长大了。

    可这一切的梦想随着历史的变革化为泡影,“文革”运动改变了几代人的的命运,虽然不上课了,听不到读书的声音了,可父亲的箫声始终伴随着我。

    下乡的号角吹响了,我随着这场运动的影响,在敲锣打鼓的热烈欢送中走进了农村的广阔天地里,接受再教育。

    农村生活很艰苦,我是在蜜罐里长大的,没受过苦。每当劳动很累使我心烦意燥时,望着天上的明月,我就特想那低沉悠扬的箫声。那样我的心就会很沉静,很轻松。

    可我听不到父亲的箫声了,而且是永远的听不到了。

    因为父亲在我下乡半年后到农村看我,当时是收麦的时间,因龙口夺食,抢收麦子,没有顾及父亲的感受。回去第二天就突发性暴病离开了我们。

    当我赶回家时,父亲的灵房已在院中搭起,听妈妈说:“父亲看你们吃的饭没菜没油只有盐,渴了喝凉水,麦刺扎的满胳膊红印,脸晒通红,他心疼,他心里很难受”。望着静静躺在棺木里的父亲,我哽咽着,强忍着没有发出的哭声,我害怕我的哭声惊动父亲,怕父亲心疼我。我泪如泉涌,我恐慌,我不知道怎样安慰自己,更不知道怎样安慰母亲。我将父亲的箫抱在怀中,回忆着,回忆父亲给我点点滴滴的爱,回忆父亲对我缓缓言词的教育。

    父亲还为我的前途担忧,他的心愿,我的梦想,能否实现。是否会在农村永远待下去?他带着彷徨,失望,带着对我的爱,带着他的箫音永远离开了我。

    夜间,我一人静静地守在灵前,四周漆黑,只有那两根白蜡烛悠悠然然地亮着,凄凄惨惨的流着烛泪。

    孤独的我抬头望着夜空,看不到月亮,点点星光无法陪伴我内心的寂寞与恐惧。这是我第一次单独承受失去亲人的悲伤。发冷的我双手抱肩,想父亲的箫声,想父亲慈爱的眼光。

    我感觉父亲还活着,仿佛父亲的手在抚摸我,仿佛看到了父亲吹箫的身影。轻轻的箫音在涤荡着我的悲伤,使我没有了恐惧。感觉到了温暖。

    我后悔当初没有跟父亲学吹箫,不然我可以静静的给天堂的父亲吹首他喜欢的箫曲。想到这里,我的泪水不停地流,我紧紧地抱着我本想留下来作为纪念的箫。可想想这是父亲心爱之物,应该留在他的身边。今后想起父亲时,心灵的感应,能使我听到天堂传来父亲安慰我的箫音。

    我给母亲说: 可否找个会吹箫的给父亲送葬,母亲答应了我的要求。出殡那天,我什么都听不到,只听到那低低沉沉,悲悲戚戚的箫音。父亲就这样的离开了母亲,离开了我和小妹。

    从此后我不愿意听箫,每当听到那悠杨低沉的箫声就会让我想起父亲吹箫的身影,就会让我想起对我无语,却用心深深疼爱着我的那双慈祥的眼光。思念间,我的心隐隐作疼。

    当我再次进入那片树林时,以前的古韵旧貌已不复存在,已是一个有着现代气息的美丽的公园,绿化的很漂亮。人们三三俩俩悠闲的散着步。

    我想在那里找父亲和妹妹打拳的身影,想找父亲靠在大树吹箫的声音,可我知道,这一切已飘在了空中。我泪流满面,我对着天空,只想对父亲说;在农村我锻练得能吃苦耐劳,也磨炼了意志,更锻炼了生活能力,已经不是娇滴滴的小女生了。现在的我,很自信很坚强。而且,我了了你的心愿。我人生的路虽然坎坷,但走的很好。

    我仿佛听到那蔚蓝的天空飘来了父亲那悠扬的箫音。              2013.7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