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5星文学网 返回首页

宋中文的个人空间 http://5xwx.com/?4561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从林奕含的自杀寻找法律的‘忧郁’

已有 726 次阅读2017-5-8 21:52 |个人分类:情感|系统分类:随笔| 法律, 忧郁

/宋中文

【理想和病态社会的差距】

林奕含用一句话总结长达十六分钟的采访,‘她恍然觉得不是学文学的人,而是文学辜负了他们’。八天后便选择了自杀,因为这本书是自己‘不优雅的书写’,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书写’,令她充满屈辱感,甚至痛恨自己。让人仿佛深刻的感悟到因为诱导而走向被折磨和摧残的不归路的狂躁和暴乱的精神世界:房思琪相信文学是美丽的,艺术是高尚化的,是可以给人带来审阅的快感,没有任何的不诚实和巧言令色的成分在里面。她被玷污后,自我安慰、甚至逼迫自己患上斯德哥尔摩症候症,去爱上强奸犯,天真的认为披着文学和艺术外衣的‘教师’是真实的,而不是表里不一的龌龊的人。然而,现实击垮了林奕含的化身,房思琪注定不可回头的走向毁灭,她也没能逃离‘看到那些小旅馆、小公馆的壁纸花纹,那些腥膻的细节’,那些和自己被玷污时眼前所看到的一切细微事物的纠缠,足以令人作呕的脸在脑海里浮现,只能想到用自杀来阻止那画面的播放。

房思琪怎么会有爱?甚至还会对违背性自主权的人渴望性。林奕含起初对文学的崇拜和热爱,在被现实玷污后开始从内心里对抗:她的小说可以是露骨、细微的性爱刻画,没有任何故意的掩饰,充满了诡辩,‘如果你看不到诱奸和强暴,那一定是在装聋作哑’;但是,自我思想体系的矛盾(他们强暴和性虐待了小女孩,‘既可笑又可恶’,却‘一团和气,亦是好的’,而被认为是‘精美’。自恋的可以让内心情愫无限宽容,即使存在非常非常多的裂缝,用各种修饰的语言去弥补,最后变得坚不可摧,而得以在自己的想法里马上解套。天真的认为真正的文人是千锤百炼的真心,到最后回归只不过是食色性也而已),却让她对艺术的真善美产生冲击性的质疑。

林奕含永远都记得第一次知道奈波尔虐打妻子的时候,心中有多么的痛苦,她没有办法相信一个创作出如此完美的预言体的作家,会虐待自己的妻子。沙伊德在《东方主义》里直接点名奈波尔是东方主义者,可是很多书也在评论沙伊德是一个里外不一的小人。这一切就像剥洋葱一样一层又一层,林奕含没有办法去相信任何一个人的文字和为人,觉得世界没有什么是可以相信的。那些唯美的文学和艺术,都是不诚实的,都是可以巧言令色的?彻底摧毁她的价值观!她怎么也不能接受‘一个真正相信中文的人他怎么可以背叛这个浩浩荡荡已经超越五千年的语境(传统)’,这些例如‘都是你的错,你太美了’、‘当然要藉口,不藉口,我和你这些,就活不下去了,不是吗?’、或者‘你现在是曹衣带水,我就是吴带当风’、或者‘我在爱情,是怀才不遇’等等如此美的词句,背后还可以是‘强奸犯在某些时候会爱上已经爱上强奸犯的受害者吗?’

现实永远无法追赶理想,当绝望来临的时候,灵魂宁愿毁灭,也无法选择妥协!

【法律的忧郁:罪与罚】

爱上强奸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性虐待倾向等等,这是《红与黑》《包法利夫人》《日瓦戈医生》中的故事情节如今在林奕含身上再现,她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小说中的另外三个女孩同样是现实中遭受过诱奸的女孩原型)。她的自杀难以归结于社会的丑恶,或者‘李国华’毒品式的诱惑,或者‘父母’性的封闭,更或者是其心甘情愿堕落的选择,但是我们可以勉强的把诱奸看作是罪的根源,但令人痛心的是这也是受害者为罪人做无罪辩护开始的行为开始:

当警方从牢笼里解救出被囚禁长达十多年的女孩时,她拥抱犯罪者的行为让所有人惊诧。她不但不逃脱,却渴望继续被囚禁、被凌辱、被强暴,甚至性虐的生活。所有人认为她精神出现时常,已经完全不能正常分辨是非,但是她很理智说不会追究罪犯,相反她很爱她。我们会认为囚禁着有罪吗?林奕含说‘被囚禁的女人有病吗?’当她发现自己的一切遭遇如同被这些故事复制的时候,已经落入地狱,内心里也有了‘爱’的感觉,虽然‘李国华’距离自己的期望相差甚远,甚至比不上之前的男朋友。

然而,现实的‘李国华’却是个丑陋的骗子,性欲望的无偿施暴者,林奕含如何继续‘虽然他不是我的最爱,但是只要他深爱我,我也能接受他,我们也可以很好的幸福生活’的愚蠢幻想?不然,向何处去寻找活的价值。当生命遭受连尊严都无法维护的伤害时候,我们常常会用眼泪来倾诉,用黑暗来隐藏自我。这个时候父母成了最想依靠、却又最不敢直白的人。林奕含结束自己那段经历后,她的男朋友始终不离不弃,‘我知道这样的结果,你怎么这样蠢’,最后两个人哭泣。

‘我不是不是爱你,觉得自己很脏,已经没有资格去爱你。’林奕含她却没有亲口给男朋友如此说,被性侵后开始冷淡、甚至疏远他,而‘李国华’却和她保持着没有爱和结果的‘性奴’生活。

惨痛的心灵路程让她再也没有勇气走下去,自杀的欲望在脑海里没有停止过一秒的警醒:‘彻底的解脱吧,否则你会被真实的小说故事折磨和摧残一生,如何面对眼前的丈夫?’

【法律的忧郁:人性的丑恶】

‘李国华’是林奕含父母的朋友,在错误的认为社会本善良的温和情愫下,竟然委托这个人面兽心的教师对女儿予以照顾。当事情发生后,她或许试图像小说描述的那样,想和父母一起欣赏《钢琴教师》、《安娜的小岛》等关于情欲性爱的话题,然而结果是被父母指责,如同小说里的女主询问父母‘为何没有性教育’的时候,她的妈妈居然如此回答‘需要性的人才需要性教育年纪轻轻就勾搭老师,真骚

由此,她内心开始恨自己,甚至产生了强烈的屈辱感,从来没有想过美丽的背后是欲望和邪恶。这或许让她的父母也始料未及,但他们也无法和这个结果完全脱离干系,直到他们知道所有事情的真相后。

人性的丑恶吗?

一个26岁的女孩,社会阅历算不上资深,然而精神的伤害却几近崩溃?用柴静的一句话比较贴切,这是生命不可承受之重。林奕含说,‘书写的时候我很确定,不要说世界,台湾这样的事情仍然会继续发生,现在、此刻、也正在发生。我无力改变现状,这不是报告文学。我这样变态的、写作的,称之为艺术的欲望到底是什么:一个老师,常年用他老师的职权在诱奸、强暴、性虐待女学生。’这不正是社会病态的最淋漓尽致的表述吗?

【法律的忧郁:废除死刑不是保护人权所必须的】

不仅台湾,大陆或许更为可怕?人贩拐卖妇女、幼女进而强奸、性虐、逼迫卖淫、杀害,白银连环强奸杀人案,继父猥亵奸淫继女案,近亲属诱奸幼女案……现在、此刻,正在发生,承受着精神的折磨重复着林奕含的路,距离灵魂的陨落越来越近。法律却无能为力,即便约束的那么完美:《台湾刑法》第221条关于强制性交罪的规定,以强暴、胁迫、恐吓、催眠术或其他违反其意愿之方法而为性交者,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6条关于强奸罪的规定, 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奸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如出一辙。刑罚太轻,短暂的牢狱根本无法让被害者的内心遗忘细微的现场画面。生命遭到侵犯尚且不能很好的坚强的保护,人权自由从何谈起?

类似的刑罚如拐卖儿童罪、危险驾驶罪(酒后驾驶)、生产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罪、网络以及信用卡诈骗罪,任何一宗罪都足以致受害者身心俱裂、家庭破裂,而现实的结果时加害人被人身限制数年重见天日,而受害者承受着不可逆转的生命绝望。因此,在逐步废除死刑,执行少杀、慎杀的原则基础上,应当提高侵犯人身自由、权利犯罪、暴力性犯罪、社会常发且危害性极大犯罪的刑罚期限,严格使用自首、立功、减刑、假释、缓刑、暂外监外执行等可能不予执行刑罚的情形,延长刑罚执行期限,例如拐卖儿童罪、生产有毒有害食品罪等就完全可以判处无期徒刑,强奸罪的加重情节的量刑应当在原基础上延长服刑期限至无期徒刑或终身监禁、信用卡诈骗罪的最高法定刑提高至无期徒刑或附加严格条件限制减刑,等等。

 

【后续】林奕含:

1、李国华--强奸者--原型为补习班老师。

2、诗的传统、抒情诗的传统,从诗经被后代学着超译误读成政治诗之前的那个传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诗缘情而绮靡’,孔子说的‘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诗无邪’。我们都知道,一个人说出诗,说出情诗的时候,应该是言由所衷的,他是有志的,有情的,应该是思无邪的。

3艺术可不可以是不诚实的?

4艺术是否可以含有巧言令色的成分?会不会,艺术从来就只是巧言令色而已?艺术家不断的创造新的形式,会不会也只是巧言令色而已?

5我的审美观是形式、内容不可分开的,或者用安德烈纪德的话说表现与存在是不可分开的,注意存在,不用词义,而用歧义,然而停留在囫囵吞枣阶段的少女房思琪,这是不可一而二的。在奥斯维辛之后,诗是野蛮的。我的精神科医生在认识我几年之后说,‘我是经过越战的人’,又过了几年对我说‘你是经过集中营的人’,最后说‘我是经过核爆的人’。Prime Levi说‘集中营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但我要说不是,房思琪式的强暴才是。我在写这个小说的时候会有一点看不起自己,那些从集中营出来幸存的人,他们在书写的时候,常常有愿望,希望人类历史上不要在发生这样的事情。

6、我常常对读者说,当你在阅读的时候,感受到痛苦,那都是真实的;感受到了美,那也都是真实的。真实的痛苦是文字和修辞建构而来的。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马上观看
首届文学春晚专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