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5星文学网 首页 散文 查看内容

生日礼物

MIke剑影 @ 散文 2019-10-20 13:57117 人围观, 发现评论数0个 原作者: 随意的风来自: 5星文学社 收藏该文



     该文章经网站编辑推荐和5星文学奖评审委员会评定,达到发表水准,已经收录网站稿件库。可作为申请5星文学网特约作家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会员作家的参考依据。
     媒体或个人转载引用本文,请联系作者申请授权,未经作者或本网书面授权,请勿擅自转载引用,侵权必究。


          

    作者按:一个特殊的日子,有很多的惊喜,真的是人生一大享受。尽情地享受生活吧,享受生活中的惊喜。活在平凡里,体味平凡的快乐,简单而纯粹。
    幸福的生活自然地呈现,虽平淡却包孕浓情。真实的感情,真实的心情,真实的记录,真实的生活。送自己一份真实的生日礼物,留下一个真实的记忆。
    名叫平庸的你,天赐造化三生有幸有这么一位百夸不倦的好老婆,令人艳羡也。若说一生什么礼物最珍贵,上帝赐予的贤妻是也!值得所有“丈夫”们借鉴和“参照”。
    这篇文章文笔生动,生活情趣浓郁,言语诙谐自然,情景趣味盎然,构思飘逸,思路清晰,诙谐活泼流畅的文字,道出了令人羡慕的小日子。
    作者坦然的把自己直白地刻画了出来,仿佛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快乐和悠然。


生日礼物

    我姓平,名庸,字无为。一向自命清高,自负有思想、有追求,有理想的我,在这个矛盾重重,千奇百怪的社会上拼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依然还是没有立住脚跟,还处在一种尴尬的社会生活环境当中,有的时候,静下心来仔细地寻思寻思这些年所走过的路程,心里就酸溜溜的,挺不是个滋味。
    生活、工作多半辈子如此平庸,如此无聊,如此尴尬,可在家里还经常不由自主地就想当当大老爷,有事没事地还好跟老婆摆摆谱,拿拿架。
    平时在家里,我不喜欢干那些拖地,擦桌子,刷碗,洗衣服之类的家务活,更不喜欢陪着老婆没完没了地逛商场。滑稽的事情是,自从我们俩相爱的那一天开始,每当双休日,或者是逢年过节的时候,老婆每一次让我跟着她去逛商场,我几乎还没有一回不是挤出满脸的笑容,无精打采地给老婆提溜着那些买回来的大包小包的东西,吊儿郎当地跟随在老婆的屁股后头当个仆人。
    今天是农历的腊月二十三,是小年,是灶王爷上天的日子,也是我五十周岁的生日,可我自己却给忘记了。
    上午十点来钟,我坐在办公室里戴着老花镜津津有味地浏览着齐鲁晚报,办公室的屋门突然被人给推开了。
    谁这么没礼貌,进屋连门也不敲一下。心里这么寻思着,便不耐烦地摘下老花镜,慢慢地抬起头来一看,里不由自主地就冒出了这么两句话:“咦!你不在家里好好待着,怎么跑到我的办公室来了?”
    老婆好像没有听见我说话似的,只见她一步跨进屋里,反手就把屋门给关上了。她站在屋门前,双手把腰一掐,脸一板,瞪着一双藏不住笑意的大眼睛看着我说:“老东西,别看报纸了,起来吧,快点,走,跟我到百货大楼买点东西去。”
    看着老婆那种神气又霸道的小样子,就活像个小女孩子似的,我忍不住地一下子笑出了声音,一边笑着一边说:“好吧,反正快要内退回家了,在办公室待着也没有什么正经事,就跟着你到百货大楼去逛逛吧。”
    在百货大楼的三层楼上,在数百种皮鞋当中,老婆精心地挑选了一双“满足”牌的男士牛皮鞋,我这才知道,原来今天是我五十周岁的生日。
    家里的经济状况并不怎么太好,老婆给我买了这么一双昂贵的牛皮鞋,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还挺愧疚的,可当我从老婆手中接过皮鞋盒子的刹那间,心里的不安立马就消失了,一种暖烘烘的幸福感顿时冲昏了头脑,不假思索地伸出一只手紧紧地握住了老婆的一只手。
    “哎呀!哎呀!你看看你,看看你,还不赶快松手!真是的!怎么这么讨厌啊!”
    老婆满脸绯红,嗔怪地朝我小声吼着的同时,旁边那两个年轻的女售货员已经咯咯地笑出了声。这时我方才察觉到自己失态了,连忙放开老婆的手,嘿嘿地干笑着借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老婆挺不好意思地转身往前走去,我提着皮鞋盒子赶紧跟在老婆的身后离开了这家皮鞋柜。老婆往前面紧走了几步路,回过头来瞟了我一眼,我立马冲着老婆傻呼呼地笑了笑,赶紧地往前撵了几步路,看着老婆在收银柜窗口前付完钱,我一只手提着皮鞋盒子和老婆一前一后地上了电梯下了楼,肩并肩地说笑着走出了百货大楼。
    我们俩回到家,进了屋里,我就笑嘻嘻地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从茶几上拿了根香烟抽着,看着老婆笑眯眯的屋里,厨房,来来回回地忙活着做中午饭,嘴里一边哼哼着黄梅戏:“神仙岁月我不爱,乘风驾云下凡来,飘飘荡荡多自在,人间景色胜瑶台。万紫千红花似锦,几株垂柳一棵槐……”
    老婆的歌声很甜美,很动听,每当她幸福地哼哼着小曲的时候,我听着听着就会兴奋的不得了。老婆不仅仅戏曲唱的好听,而且身上还有那么一种很特殊的女人味道和神韵。她那每一个温柔的眼神,每一个优雅的姿式,每一个浅浅的笑意,有时候都会让我意乱情迷,神魂颠倒。
    老婆跟我说话的时候,一般情况下都不会喋喋不休的乱叨叨。她不管跟谁说什么话,还是办什么事,几乎都是三思而后行,有条不紊。待人接物从来都不会大大咧咧,没老没少地没礼貌。她是个有教养,有思想,有情趣,会生活的女人。
    快吃中午饭的时候,儿子和准儿媳妇从济南赶到了家里,大包小包地给我买了不少生日礼物,高兴的我不得了。
    一家四口人坐在餐厅吃饭的时候,他们都是有话没话找话说地活跃我的生日宴会,其乐融融的家庭气氛感染得我异常兴奋,两杯小酒下了肚,情绪也就更加高昂了。
    老婆高兴,儿子不怪,准儿媳妇不烦,兴高采烈的我打开了话匣子,难免又多贪了那么一杯小酒。满面红光,神色飞舞,口若悬河,天南地北,古往今来的人情世事,尽情尽兴地跟一家人侃了一大通。
    下午三点多钟,我的兴奋劲还没有下去,背着双手独自走出了家门,醉意朦胧地逛到了公司。公司院子里,整个办公大楼都寂静的没点声音,办公大楼走廊里掉下一张纸片的动静,我这双老耳朵都能够听得见。
    快过年了,人们的屁股都坐不住了,都忙活着办年货,走亲串友去了。我心里这么寻思着,就伸手从裤子口袋里掏出钥匙开开办公室的屋门,走进屋里泡上一杯普洱茶,然后坐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点燃一根香烟,抿着茶杯里红红的浓茶,享受着寂静的清福。
    窗外有点黑了,我下意思地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石英钟,已经快五点了。
    刚才来上班的时候,老婆让儿子带着准儿媳妇去看望他姥姥去了,他们俩刚走出大门口,老婆就已经撸胳膊挽袖子,兴致勃勃地动手打扫起家里的卫生。
    平时老婆一让我帮着她干家务活,我就头痛,就闹心,就满肚子的意见,就免不了要朝着老婆嘟囔着说:“你好好看看我,像个干家务活的男人吗?啊?你这不是纯粹浪费人才吗?你也不去问一问,看一看,谁家的大老爷们整天跟着老婆屁股后头落落家里这些琐碎的事情……”
    我嘟囔老婆归嘟囔老婆,闹心归闹心,可这些年来只要是让老婆逮住了我,家里的那些家务活,我干得还是挺认真、挺卖力、挺带劲的。
    不过,实话实说,并不是我从心里愿意去干那些闹心的家务活,而是我这个人天生犯贱,有事没事地就是喜欢讨好老婆。
    现实生活里,不管是什么样的男子汉大丈夫,日常生活当中不讨好老婆,不干一点家务活,那都是不现实的事情,就连孟子年青的时候,一时高兴了还给他老婆洗过脚,泼过洗脚水。老年的时候,还经常亲自动手整理整理书房,给家里的花卉换换土、施施肥、浇浇水。
    现在回到家里,我肯定逃不掉要帮助老婆干那一些闹心的家务活。回到家里要是一点活也不帮着老婆干一干,闷头不响地装老实讹人,躲到书房上电脑,尽管今天是我的五十周岁生日,也会惹得老婆不高兴。惹得老婆不高兴,那我不是闲着没事找气生吗?干脆,我就这么舒舒服服地在办公室里再继续待一会儿好了。
    既然现在我不愿意回家,在办公室里待着也是待着,还不如打开电脑敲打点什么东西玩玩好呐。晚一点回家,家里的那些家务活肯定让勤快了多半辈子的老婆都给干完了。等一会儿回到干干净净,利利索索的家,嘴里叼着香烟,倒背着双手,迈着四方步,里屋外屋转悠几圈,装模作样地检查检查老婆的劳动成果,一本正经,老气横秋地表扬表扬老婆,那种情景还是挺有意思的,忽悠老婆玩的游戏即滑稽又有情趣。
    对!今天就这么办,怎么说我也还算是个男子汉。男子汉大丈夫在家里能不干那些闹心的家务活就不干,能偷懒就偷懒,能躲上一回是一回。
    再说了,人生的路途还长着哪,只要上帝不让我去见马克思,家里的那些家务活天天都会有,也不在乎今天这一回了。
    寻思到这儿,我站起身子走到屋门前,伸出一只手打开电灯开关,转身来到电脑桌子跟前坐下来,随手打开了电脑。
    回想回想自己那些残缺的旧情往事,随想随用手指头在键盘上敲打出一篇文字,然后用眼睛看上几遍,用心去感悟感悟,用嘴有滋有味,有声有调地朗读朗读,朗读给自己的耳朵听,朗读给自己的心灵听,朗读给青天和大地听一听,这不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吗!
    脑子里这么琢磨着,双手便开始在键盘上敲打了起来,稀里糊涂的一气呵成了以上这些半生不熟的文字。
    静静的仔细地看了看以上这几段文字,心里寻思着,今天老婆给我买了一双牛皮鞋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我,怎么说我也得意思意思吧,来而不往非礼也。干脆,就把这篇文字打印出来拿回家,当作我的一份礼物送给老婆好了,尽管这份粗糙的礼物对老婆这个挺务实的女人来说一点也不实惠,可这毕竟也是我的一点心意呀!
    我早就想把自己这些年来所看到、所想到、所悟到的事情写成一部我是我,我非我的自传体小说,今天何必不来个一箭双雕,把这篇粗糙的文字再修改修改,当作小说的引子,日后在以平庸这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为主要线索,写出一部长篇小说。
    如果我写的小说能写出我们这一代一部分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的喜怒哀乐,能写出他们的假丑恶言行,以及他们人性深处的那一些真善美的话,我这个平庸的小人物也就不能算是太平庸了吧。

                                                       责编Mike剑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0条评论

热门推荐

谢落,唯美
我在那一刻将自己幻想成了修行千年的狐仙,那飘落着的杨花柳絮就像飘落在四月里的山寺...
想起当年的食堂(散文)
想起当年的食堂(散文) 十五岁,小小的年纪,正是读书求学的大好时光,却离家外出,...
散文、杂文和随笔文集《琢磨》后序
编者的话:在这个物欲横流、充满浮躁的年代,能够静下心来好好地读完一本书已经是难得...
随意的风
编者按:这是一篇找工作的经历。因为家庭经济紧张,在已经内退之后,作者不得不南下寻...

今日热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