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5星文学网 首页 散文 查看内容

宝贝的兔兔(散文)

MIke剑影 @ 散文 2019-9-15 10:02155 人围观, 发现评论数1个 原作者: hi.笑君来自: 5星文学社 收藏该文



     该文章经网站编辑推荐和5星文学奖评审委员会评定,达到发表水准,已经收录网站稿件库。可作为申请5星文学网特约作家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会员作家的参考依据。
     媒体或个人转载引用本文,请联系作者申请授权,未经作者或本网书面授权,请勿擅自转载引用,侵权必究。


           

                   宝贝的兔兔(散文)

   九月一日,我的大宝贝孙子,欢欢喜喜的走进了小学的课堂,似乎是在喧闹与欢欣中,开启了他的人生之旅。
   踏上征途,自然是要全副武装的。新制作的校服是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衫,一条蓝色的短裤,还系着一条黑白相间的领带。
   当然,最显眼的,是左胸上的校徽。呵呵,这校徽,圆形的,外一圈是金色的底子,配上云一样的花纹,上弧段处写着学校的名字。中间一块绿色的圆,小位小学生托举着一颗星,还有一条大道展现在眼前,似乎就要腾飞了。
   后背上背着的,是新买的书包。书包里除了铅笔盒、水杯,还有新发的书和本子。唯独缺少的,便是宝贝的兔兔了。
嘿嘿,兔兔,可不是真的兔子哟,是一只棉布包裹着棉花的枕头。这兔兔,乃是我那宝贝孙子的相伴之物,尤其是睡觉,那是一刻也不能离开的。
   我这宝贝孙子,小时还是很乖的。还未断奶,妈妈便去上班了。奶奶身体不好,在伺候孙子的问题上,只能做些辅助性的工作。领着孙子疯玩,混时间,甚至带孙子睡觉等实质性的事情,便责无旁贷地落到了我这个爷爷的身上。
我从年轻的时候起,就是个只会上班工作,家里家外什么事情都不会做的人。谁也没想到,当伺候孙子的任务揽下来之后,便什么事情都差不多会做,就连性格都彻底的改变了。
   每天,领着孙子在小区里转悠,在翡翠湖公园的长廊、小径上盘桓。很多熟人见了,都觉着奇怪:“哟,就你,还会带孙子?”
这个世界,有很多事情是令人想不到的。白天与孙子厮混,日子还是好打发的。有一句谚语说:“太阳上墙,娃娃要娘。”真是一点不假,每到傍晚时分,无论在什么地方,玩什么,饿与不饿,小家伙的本能需求,就是要娘。
   此时,小家伙会停止一切正在玩耍的活动。即便,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眼睛却开始东张西望,神情也会在瞬间变得呆滞、木讷,就如同被什么东西抽空了他那稚嫩的思维似的。最要命的,是晚上睡觉。跟妈妈习惯了,乍和爷爷睡觉,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因为,爷爷身上缺少了他需要的功能,没有了安抚的本质。要想让他安静下来,便在很短的时间内睡着,进入梦香,还真的是很困难哟。
   妈妈先是在网上淘了个塑料奶,让他睡觉时含着。是这小东西打小就精明,还是获得不了实质的需求呢。奶嘴塞到嘴里,只有几秒钟的功效。本来还不哭,当吐出了奶嘴,大概感觉被欺骗了,便哇哇的大哭了起来。没办法,只能抱起来,搂在怀里,拍着,颠着,在房间里转圈。直至他困得忘记了所有的需求,睡着了,才能轻轻的放到床上,让他安静的睡下。
   有一天,妈妈买了个布枕头回来,说让他抱在怀里,可能好些,有助于睡觉。这个小枕头,长长的,圆滚滚的,有两只耳朵,还有个弯弯的小嘴唇,尤其是两只眼睛圆圆的,黑黑的,很是诱人。小家伙第一次看见这个小枕头,先用一只手拽拽耳朵,再伸出双手交错地点着两只眼睛,好像他们早就认识似的,一下子就喜欢上了。
   妈妈说:“这是你的兔兔,是你好好的朋友,以后它就陪你睡觉了。”
   当然,小家伙还很小,听不懂大人的话,也不能理解大人的意愿。但是,兔兔那活泼可爱的形象,还是引诱了他的目光。
从此以后,无论白天、晚上,只要睡觉,就让他抱着兔兔。兔兔在他的怀里,任他抱呀、拍呀、拽呀,好似一切的需求,都在这里获得了满足。睡梦中,小家伙和兔兔成为了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只要是睡觉的时候,就不能没有他的兔兔。
   小家伙会说话的时候,最先说的是:“爸爸、妈妈。”接着,小嘴里冒出来的字,便是:“兔兔。”这兔兔两个字还是连发,一口气说出来的,中间没有停顿。而且,第一个“兔”字发出的是高音,后一个“兔”字说的低音,有些深沉。兔兔两个字,从他的嘴里冒出来,就像唱歌似的,很好听哩。这种说法,还定型了,直至今日,依旧是这个说法,一点都没变。
   小家伙三岁那一年,我驾着车,我们一大家子的人,外出作短暂的旅游。出门匆忙,居然忘了携带他的兔兔。车在高速上快速地奔跑着,他也兴奋了好一阵子,终于抵不过瞌睡虫的侵扰,要睡觉了。可是,没有了兔兔,就如同少了摧化剂,没有了温暖的相伴,丢掉了可以依赖的寄托。尽管,被妈妈抱在怀里,拍着,摇着,却都无法代替他的兔兔。
   车一路飞驰,他一路折腾,两三个小时,居然没有睡着。弄得一车人,都不得安宁。
还有一回,因为发烧,住医院了,须躺在病床上打吊针。也是出门急了,没有带兔兔,怎么能躺得住?但是,不躺不行,打一次针不容易,乱动,针眼处就会起包,还会回血。没办法,只得命令他爸爸开车回去拿兔兔。怪的很哩,兔兔塞给他时,眼睛还闭着,便张开双臂紧紧地抱在了怀里,任它烧呀,打针呀。他呢,很快就睡着了,就像正常的夜里睡熟了一样,甜甜的,美美的,憨憨的。只有可爱,其它,什么也无从说起。
   上幼儿园了,中午是在班上睡觉的。若是没有兔兔,一样不睡。也就只能跟老师商量,给他破个例,让他带着兔兔上幼儿园。他们一个班,近四十个孩子,只有他,有此爱好!
   到了幼儿园大班的上学期,老师跟他说:“你都是大孩子了,将来还要干大事,顶天立地哩,总不能带着兔兔一起出门吧。”他说:“那,我还带一个学期,下学期不带了,行吗?”老师很干脆,说:“行,就按你说的办!”
   还真行,大班的下学期果然不带兔兔了。只是,在家里,无论白天、黑夜,只要睡觉,还是离不开兔兔的。
   兔兔是用布做的,他夜夜的抱着,有时还要亲上几口,自然也就有被弄脏了的时候。每过一两个星期,就要洗一洗,晒一晒,以保持干净、卫生。还有,经常跟我回家,与我们过夜。另外,每年还要去一两次外婆家,只有一个兔兔显然是不行的。于是,自从有了第一个兔兔,接着便有第二个、第三个。现在,几处累集起来,恐怕有十多个兔兔了。当然,这些兔兔,都是同样的颜色,同样的款式,同样的大小,只是新旧不同而已。
   而今,上小学了。这是人生的起步,也是人生的转折。或许,白天、晚上睡觉,还是忘不了他的兔兔。但是,他的眼前,他的心中,一定不再是曾经的世界了。



                  
                                2019年9月2日写于合肥翡翠湖畔


                                            责编Mike剑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1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1)

热门推荐

谢落,唯美
我在那一刻将自己幻想成了修行千年的狐仙,那飘落着的杨花柳絮就像飘落在四月里的山寺...
想起当年的食堂(散文)
想起当年的食堂(散文) 十五岁,小小的年纪,正是读书求学的大好时光,却离家外出,...
散文、杂文和随笔文集《琢磨》后序
编者的话:在这个物欲横流、充满浮躁的年代,能够静下心来好好地读完一本书已经是难得...
随意的风
编者按:这是一篇找工作的经历。因为家庭经济紧张,在已经内退之后,作者不得不南下寻...

今日热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