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5星文学网 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查看内容

猎狼

MIke剑影 @ 短篇小说 2019-3-13 11:3639 人围观, 发现评论数1个 原作者: 春深几许来自: 5星文学社 收藏该文



     该文章经网站编辑推荐和5星文学奖评审委员会评定,达到发表水准,已经收录网站稿件库。可作为申请5星文学网特约作家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会员作家的参考依据。
     媒体或个人转载引用本文,请联系作者申请授权,未经作者或本网书面授权,请勿擅自转载引用,侵权必究。


                                                             
                            


                       猎狼

                                                            春深几许

    斜阳日下,暮林飞风。寂静的山林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宁静。虎子和妞妞已经十八岁了,已经到了结婚的年龄了。祈福自言自语,想着自己的心事。(虎子说)爸,你在想啥呢。(祈福说)虎子、妞妞好吗? (虎子说)别老妞妞的、人家有名字、(欣蓝).我的妹妹那十里八村儿也数得上,
   (祈福说)她该嫁人了。(虎子说)爹,你把她嫁给谁呀?(祈福说)虎子、你想娶她吗?(虎子说)反正不能把她嫁出去。我们俩还得儿伺候爹呢。祈福:妞妞咋想的、可别委屈了孩子。虎子:爹、你问问她吗。祈福:妞妞、妞妞;唉、爹啥事啊. 祈福:你来。妞妞很麻利的来到祈福的身边。爹:什么事啊?妞妞你多大了。爹;你不记得啦、我十八了。是啊爹呀想给你找个人家、想要什么样的。爹、我还小呢这么快就想把我赶出去呀。爹、是不是我哪儿做错了。哪儿啊、你来咱儿家都十年了,你也大了、也该嫁人了。爹、我哪儿也不去、谁也不嫁、我一辈子都伺候爹。孩子女儿大了总会嫁人的。爹知道你和虎子好、可是爹怕委屈了你。你看咱家。爹:说啥呢我哪儿也不去我就伺候爹。丫头、爹也不问了过几天爹上集把皮子卖了,扯几身布料把你们的事办了。爹、妞妞快步的跑了出去。虎子傻傻的笑着。“爹、我出去看看”。“去吧、爹呀总算盼到你们大了。给你们成了家也算是对得起你娘了。
    1926年初,奉系军阀进兵关内,军舰驶入天津大沽口。冯玉祥将军率领国民军封锁大沽口,不准船只驶入。3月12日,日本军舰掩护两艘奉舰驶入大沽口,炮轰国民军,国民军奋起还击。第二天,日本公使向当时执政的段祺瑞政府提出抗议。北平、天津人民举行集会,督促政府抗议外国侵略。恼羞成怒的日本帝国主义,纠合英、美、法、意、荷、比、西班牙等国公使,向中国政府提交“最后通牒”,要求国民军撤去大沽口防御设施,否则,“决采取必要之手段”。同时,各帝国主义在大沽海面集结了20多艘军舰,对中国政府实行武力威胁。战争的阴影笼罩着大沽口,谁都想有一个安逸的生活,所以张祈福携妻子到了通化以躲避眼前的灾难。
    说起这张祈福,不得不提他的祖上。他的父亲张枫虽说不算是杨氏太极的嫡传弟子,可是也算是赫赫有名。早年参加过义和团,腥风血雨的日子过后换来的是命丧黄泉。母亲在张祈福十二那年撒手西去。张祈福在亲戚朋友的接济中长大,这倒也练就他豪爽的性格。父亲虽然死了,可他的武艺却没有失传。
   可这世道哪能允许好人过日子,妻子凤兰快临产的时候, 祈福乐得不行了、家住山里哪有接生婆,只是临近的几户人家帮忙。人都说女人生一回孩子就是到鬼门关走一回,难产却要了凤兰的命,虎子却踏着母亲的血路来到世间。
    这小家伙似乎有着顽强的生命力,邻近的人家的人都说这孩子是天煞孤星、一出生就要了他妈的命,将来会克父克妻,众说纷纭、总之虎子孤苦伶仃在人们的议论中长大了。
    虎子五岁那年祈福去山外卖皮货、回来晚了,半路上发现了妞妞,当时饿得快不行了。祈福把她带回了家,他就是现在的妞妞。就是小猫小狗还得儿给口饭吃,更何况是个人。张祈福天性善良,妞妞遇到好人了捡了一条命。妞妞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什么人、只知道自己叫妞妞。
    虎子和妞妞十二岁那年因为贪玩儿,掏鸟蛋,在悬崖的下面发现断了腿的小狼。惹得母狼呼号围着张家转,小狼身上的气味,牵挂着母狼,所以狼会随时袭击人,虽然有武功在身,为此张祈福差点丧了命。亏得是虎子机灵用猎枪吓走母狼,才使张家所有人幸免于难。虎子逐渐把狼养大,可是家的周围总有母狼转悠。这只小狼似乎和虎子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虎子走到哪儿小狼就跟到哪儿,虎子给他取名叫“镇山”,意思即为镇山之王。为了不给自己和邻近几户人家带来麻烦,祈福决定让虎子把它放掉,就在小狼两岁那年虎子把它放了。也就是这只狼此后救了虎子一命。张祈福发现那时的小虎已经不简单的人物了。小虎自幼与他爹习武,也练就了一身的钢筋铁骨。机敏灵活、沉思缜密、十八岁的他俨然就是一座山。除了种地有时间就上山打猎设陷阱,练就百发百中的好枪法,山林就是他的天地。
    两天后张祈福去了镇上卖了皮货,买了些酒和孩子们结婚的应用之物。又去请了就近的几户人家做个媒俩人喝了交杯酒,拜了天地和他,就算是结婚了。唉、穷人家的日子没那些讲究,两人圆了房、老张头也算是静心了。
    虽然小日本占着东北,可对于住在山里的老百姓能见到几回,又没逼到那份儿上只求安逸。这年刚入秋的时候,欣蓝已有了他和虎子的小老虎,五个月的身孕活动不是那么自如。祈福和虎子心疼妞妞地里的活爷两个去干,妞妞中午去送个饭,日子倒也和美。可这一天就出事了,祈福去了镇上卖皮货,换些日常应用之物。虎子自己去干活,快晌午时妞妞把饭做好,到东沟儿时迎面碰到了三个日本兵和一个二狗子。其实啊镇上的鬼子轻易不上这里来,这不天气好吗,又有二狗子带路才到这里打猎,可是恰恰也就是这么碰巧,兰子母子大祸临头,这才有这灭绝人寰的一幕。
    兰子并不害怕因为从小也跟虎子爹练了武艺,对付两三个还是没有问题的。可她忘了她面对的这是几个狼,畜生而且全副武装。“站住、什么的干活,”兰子没吱儿声。“喂、太君问你话呢。”“我去给我男人送饭,”(二狗子)“你男人,我们就是你的男人,太君花姑娘大大的好。”“喲喜,大大的好。”日本小队长奔兰子的胸部就抓来了,兰子哪受得了这个,一个揽雀尾日本队长就趴下了,这下这几个鬼子可就不干了,围了上来,可他们哪里是兰子的对手。云手、侧蹬、崩挂几个鬼子可就带了伤了,鬼子这下可就急了,在镇里啥时候受得了这个呀。其中一个端起枪奔着兰子就是一枪,这一枪正打在兰子的肩膀上,兰子一栽歪血可就下来了,撒腿就跑,可你别忘了你武功再好跑得再快,也没有子弹快,更何况兰子已经有了五个月的身孕,这一枪正打在兰子的大腿上。一下子兰子就趴下了,这几个畜生上来扒了兰子的衣服,可怜的兰子伤太重动不得,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活活的被这几个畜生糟蹋了,可怜那腹中的孩子,身受重伤兰子流血过多,在绝望中闭上了眼睛。
    再说祈福上镇上回来,没见到兰子,听见东沟的枪声不放心就疾奔过来,远远地看到这一幕气的疯了一样,直奔几个鬼子就过来了。人往往失去理智时什么也不顾了,可怜张祈福一身的武功没等施展出来,就被一阵乱枪打死,怒目圆翻。几个鬼子扬长而去,可怜张家遭此横祸。再说虎子也远远的听到枪声,只是以为有人打猎,过晌了还不见兰子送饭,可有点着急了,急忙往回赶,当走到东沟儿时这惨不忍睹的一幕摆在眼前,这铁打的汉子摇了几摇摆了几摆差点没晕过去。撕心裂肺的喊,兰子、爹……………………..。可他们那里听得到啊,只有那无情的风雨淹没了他的喊声。虎子掩埋了兰子、和爹跪在坟前发誓,爹、兰子和我的孩子我一定用这群畜生人头祭你们在天之灵。
    没人知道是谁干的、虎子是凭着兰子手里攥着鬼子衣服的肩章,判断肯定是鬼子,这年月只有这群畜生才那么没有人性。山里虽然有几户人家虎子收拾好两把匕首、穿好衣服就去了镇上。虽然手里有猎枪可还不敢明目张胆的拿出来,他知道那样不但报不了仇连自己的命都得搭进去。
    虎子在镇上转了一天没找到什么眉目,天将近黑了的时候,路过一间酒馆儿,听里面的二狗子说、“太君、哪天咱还去打猎,说不定还会遇到花姑娘,上次那小娘们儿太厉害可惜死了,要不给太君带回来保证伺候太君舒舒服服。”“呦喜、你的大大的好、皇军的朋友,”“那敢情我绝对忠于太君。”虎子听到这儿气得血脉喷张就要进去,可是街上人来人往酒馆人又多,也下不了手啊。虎子隐身在街角的阴影里,怒目圆翻地等着他们出来。
    时间不长这两个畜生喝完了,这时天已经大黑了,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奔着镇公所去了。当走到街角阴影处时,虎子突然现身一个手挥琵琶打倒二鬼子,进步搬拦捶将鬼子的喉骨击碎、那手法根本就防无可防,鬼子当时就没气儿了。随后一刀逼住二鬼子,“大爷饶命、”“再喊我宰了你,”“是是大爷饶命我不喊,”“东沟儿的事都有谁,”“大爷他们三个非得让我找花姑娘,大爷是他们逼我的饶命大爷。”“说、那俩儿鬼子在哪儿。”“在、在镇公所,”“那里一共有几个、说?”“一共八个再加上我们十几个人,”“是哪几个”“是龟田小队长和山本,”听到这儿虎子手上一使劲儿那家伙的喉骨已经碎了,虎子已经被复仇的怒火烧红了眼睛、割下了鬼子和二狗子的头,直奔镇公所。
    也真是艺高人胆大,虎子悄无声息地进入院内。透过窗户听到很多鬼子和二狗子在喝酒,屋里是乌烟瘴气。另一间房里也亮着灯,有两个鬼子在喝酒,说的日本话虎子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悄悄的透过窗户的小孔看见一个鬼子的衣服缺了一个肩章,虎子再也控制不住了,悄身进入屋里、二话不说奔边上的鬼子就是一脚、那鬼子也不是吃素的反身给了虎子一拳,直奔虎子的胸口、虎子一个云手拂过、随后来了一个倒拽猴,当时鬼子就趴下了,奔着他的咽喉就是一脚踏下,这个当时就没命了。这说的只是刹那间的事,另一鬼子赶紧抓起战刀、怪叫一声,奔虎子就是一刀,胡子一侧身刀在手臂上划了一个口子,这下虎子可急了,顺势一个侧蹬踢到鬼子,顺手一把椅子砸到鬼子的头上。随后虎子操刀割下一个鬼子的头,奔另一个鬼子去,这时外面乱套了,这麽大动静那屋里的人能听不见吗,而且就在隔壁,一窝蜂似地直奔这屋来了,虎子一看不好从门是出不去了,伸脚踹开后窗户,消失在黑夜中。镇子里可就乱了套了,乒乓的是枪声大作,死了日本人那还了得,跟开了锅一样。要不说打蛇不死反受其害呢。那个没被割下头的鬼子在临死前说出了真相,这才导致虎子和那几户山里人家的杀身之祸。
    趁夜虎子回到青沟、天快亮了,在坟前用鬼子的头拜祭了爹和兰子。“爹、兰子我给你们报仇了”,这个铁打的汉子那哭的是昏天黑地伤心欲绝。平静了一会虎子知道这麽大动静自己不能在这里呆下去了。收拾了东西拿上猎枪直奔山里去,他想那也许是今生自己的家。可能与狼为伍了。但得挺过去谁愿意孤身犯险,再说山里狼多,住哪儿啊。虎子抱着一种侥幸的心理,如果过几天没事,他依然会回来,不会再躲进山里。
    镇里忽然出了四条人命动静可不小,而且死的还是日本人,这麽多年小镇上就没出过这么大的事。上边下来一个叫龟田一熊彻查此事,你到这人是谁,就是被虎子打死没割下头鬼子的哥哥,这个鬼子据说杀人无数,拿人心下酒喝。就在虎子走的第二天,十几个鬼子加上六七个二狗子直奔清沟而来。当看到张家坟前的几颗人头,鬼子明白了这就是这儿的人干的。于是将这里五六户所有的人抓到一起,其实杀鬼子没人知道是谁干的,因为几户人家离得太远了,等被鬼子抓来才知道,即使知道也不会有人去说。鬼子为了报复将十七个人全部用枪给突突了,并且进山开始搜人。搜了一天没搜到鬼子回镇里了。就在两天后鬼子又从新进山搜捕。为什么鬼子穷追不舍,死的小队长叫龟田次郎,是龟田一熊的弟弟。他发誓一定抓住这个杀害自己弟弟的人,以祭在天之灵。
    当两天后虎子重回青沟时,这惨剧人寰的一幕再现。虎子更是悲痛欲绝,这个悔呀,是自己给大家带来杀身之祸。处理了众人的尸体,将乡亲掩埋,虎子开始自己的复仇计划。也正是这个时候虎子又一次与鬼子遭遇了。虎子本来想去找他们,可没想到他们竟然来了。其实啊、也不是那么巧,鬼子早已在这附近布置了眼线,因为虎子杀了人一个二狗子根本不敢动,急忙跑回去报告,鬼子这才出来。虎子隐身在一棵树后,远远地瞄准了一个鬼子,一枪下去好几个人倒了,猎枪是散弹枪一打一片,只有一个鬼子当场毙命。这可了不得,一时之间乱枪齐发,差点没打到虎子。这时他开始明白,只有进山那才是自己的天地。他拼命地跑,鬼子拼命的追,过了鹰涧,虎子歇了一会儿。林子这么大搜一个人不是那么容易,这群鬼子二狗子开始三一群俩一伙的走。黑夜和森林是猎人和狼的天堂,就在两个鬼子靠近松蒿的时候,虎子从树上一个飞身,一把刀已插进一个鬼子的头里,一个旋身一掌已击碎敌人的喉骨,转眼间两个都已报销。虎子拿起一支枪又迅速的隐秘在林荫深处,因为他知道面对这么多的鬼子,枪才是希望。鬼子也是漫无目的的搜索,刚死的两个人悄无声息,到现在他们也不知道已经死了两个。虎子暗暗的观察着已经走进自己为野兽设陷阱的鬼子,一步、两步、三步……….鬼子没见到什么好像要往回走,虎子想就这样让他们跑了,也太便宜了。只有我的出现才能把他们引过来,想到这儿突然起身向后跑去,鬼子和伪军一看有人便追了过来,举枪就射击,子弹呼啸着从虎子的耳边飞过。就在刚刚追了六七步的时后,齐齐的木排伴着刺耳的呼啸已经镶进鬼子的胸内、随着惨叫鲜血喷涌。你想哪是什么滋味儿,在绝望和哀嚎中断了气。其实伪军也不傻看到鬼子中了机关急忙躲闪,可他不知道,无论你往左还是右,都有设计好的断头路在等着他。就在脚刚踏出去两步的时候,绳套已经把他吊在空中,就像风中的残叶飘荡着。虎子举起了枪、子弹随着枪响伪军的脑浆喷了出来。可别小看这一枪,都知道固定的目标和移动中的目标,你要想打中那可是天大的区别。
    虎子从小生活在山里,打猎可是他生活中的一部分。枪对他来说就像自己的眼睛一样,这也是长久以来为了生存练出来的必杀技。随着鬼子临死前的哀嚎和枪响,这群鬼子伪军都奔这个方向来了。别以为小鬼子很笨,他们也是经过无数次的杀戮和训练,对于生命的威胁有一种极特殊的敏感。就在虎子逃到不远处,用树叶将自己埋起来的时候,一群鬼子迅速围了上来。看到死了的鬼子和伪军,气的龟田一熊是哇哇大叫。用生硬中国话:“一定要把这几个八路逮住,我要剥了他们的皮,用他们的心下酒”龟田一熊抽出战刀,“八嘎、快快地搜索,谁敢后退死啦死啦的有”。
    其实面对着血淋淋的鬼子和伪军的尸体,这些活着的无不为自己的生命担忧,可龟田在这儿谁也不敢后退。他们以为只有八路才敢跟他们对抗,他们那里知道,虎子为了报仇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这才有了这个孤胆英雄。血腥味弥漫着整个山林,这种味道对于狼来说那是神经的兴奋剂。远远地传来狼的叫声,尤其是将近傍晚的时候,那犀利的叫声格外瘆人。面对狼的叫声,很多鬼子和伪军都害怕,可还是仗着人多手里有枪给自己壮点胆儿。鬼子成扇面形搜索,也一步步的逼近了虎子的藏身地。面对死亡的威胁每个人都会紧张,虎子也不例外,他想如果鬼子发现了自己那就和鬼子拼了。可他还不想死,面对着仇人还想杀更多的鬼子、为死去的亲人报仇。庆幸的是鬼子从他身边走过并没发现他,可能是由于紧张两个鬼子的竟然有尿了,而且就在虎子的身边尿了起来。其实鬼子走得并不远,也就是三十几米。可虎子已经被仇恨充斥着,再加上艺高人胆大哪能放过他,于是偷偷地拔出匕首一刀插在鬼子的脚上,随着鬼子的惨叫、虎子一个飞身鱼跃把刀从下鄂插进他的脑袋。另一个赶紧拿起上着刺刀的枪奔着虎子就是一个冲刺,虎子一侧身单手顺着枪往怀里一带,右手的刀一个横切,鬼子的喉管即被切开,噗的一下鲜血喷涌溅了虎子一身,喉管的咕咕声在响,倒在地上,那也是最后的绝望。随后虎子赶紧拿起枪飞快地向一侧的高岗奔去。
    这一声惨叫也彻底的激怒了鬼子,他们知道只有打死这个人他们才有活的希望。迅速的向着个方向集结,鬼子这时可奸了,端着枪让伪军冲在前面。因为不知道人在哪儿,只是奔着这个方向打起枪。可虎子在暗处,有了枪心里就有了底气,就在乱枪中胡子瞄准了一个伪军,一枪那个伪军声都没有一个,倒在了地上。枪只要打在脑袋上,大脑的神经瞬间已瘫痪,不会有任何的支配能力。就在枪响的瞬间,鬼子也发现了他,密集的子弹向他藏身的地方倾泻过来。虎子向旁边几个滚身,已经躲开那个地方。在另一侧一棵大树的后面又端起了枪,这次他瞄住了在前面的鬼子,又是一枪鬼子回他小日本儿的姥姥家了。随后另一个伪军也报销在他的枪下。虎子不是军人、只是凭着自己精准的枪法和矫健的身手,对山林的熟悉才有这样的幸运。当鬼子发现他就一个人时,迅速的合围过来。日本人也不傻,对于战争中战术的运用非常纯熟。当虎子意识到时已经晚了、因为慌忙中他藏身后面就是百丈深涧,已无退路可言。龟田命手下、“一定要抓活的我倒要看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竟然连续击杀我大日本皇军”。也正是这句话救了虎子的命,十几杆枪齐发,又有充足的子弹。而虎子只是夺过来的枪,匆忙之中仅仅六七发子弹。鬼子交叉掩护逐渐靠进虎子,仅有的几发子弹只打到几个伪军。虎子倒不是惧怕,只是心有不甘,为没能猎杀更多的鬼子。暗自长叹,就是跳崖也不会让他们抓住。面对着十几杆枪和刺刀,谁又有决胜的勇气。
     可这时天已经黑了下来,鬼子身后那六七双阴森的眼睛,也在逼近。那是什么“狼群”,莫不是说狼真的救虎子来了吗?狼毕竟是狼,血腥味吸引着狼群向这边靠拢。当狼群悄悄地走近鬼子时,他们并没有发现,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虎子身上。这时一个伪军发现有狼,声嘶力竭的喊、“狼”。为什么这么害怕,靠近山里的人都知道,孤狼好对付,若是遇到群狼几乎没有生还的机会。他这一哆嗦枪也就响了,差点打中前面的狼,这一下反而激怒了狼群。群狼已经像箭一样奔鬼子来了,知道他们为什么不开枪吗。其实说的时间长也就几乎在伪军打枪的同时,冲在前面的狼已将一个鬼子的扑到,剩下的只有哀嚎。另外几只狼也扑到了两个伪军和一个鬼子,那份惨啊。胳膊肠子遍地,真是惨不忍睹。也许日本人到现在也没明白,什么叫野兽,与野兽相比他们只有过之而无不及。再说龟田一看到这种场景吓坏了,当时就愣了,等回过神来几个手下也已丧命。剩下的几个人围在一起对着狼群就开始打枪,并且疯了一样向山下逃去,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玩儿了命的跑啊。其实这群狼也扔下一具同伴的尸体跑开了,可并没走远。虎子当时暗自庆幸是狼群吓走了鬼子,可他不知道危险也正逼近他自己。鬼子刚跑狼群又回来了,畜生毕竟是畜生,他们需要的是生存,食物的诱惑远比生命还重要。虎子一看傻眼了,这哪是几头狼,是十几个。怎么这么多,原来呀不是被虎子打死几个鬼子吗,狼只要是有吃的就不会攻击人,狼多肉少啊。所以才出现刚才的一幕。
    即使是血液的腥味儿也掩盖不住活人的气味儿,就在鬼子逃往下山的途中。狼群又把虎子给围上了,也就是同时虎子刚想逃走可是已经晚了,人要是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虎子是彻底的绝望了,没被日本人打死反倒喂狼了。因为他知道狼的习性,独狼好躲,群狼难敌呀。尽管这样虎子还是抱着最后一战的决心,身上的血腥味儿还在散发。群狼已将虎子围上了,嗷嗷地叫着,虎子已无处可躲,前面有狼群后面是深崖,有时候狼似乎更比鬼子更可怕。虎子由于一整天的奔袭,又累又饿,已经没什么力气了,可最后一战的决心也已下定。就是在群狼将要攻击的一霎那间,后面有一头狼对着空中叫了几声,群狼当时就不动了,虎子就想到底还有多少狼啊,还在招呼。出乎虎子的意料之外,那匹狼自己向着虎子走了过来,虎子已经举起了手中的匕首,准备最后一搏,嘴里大喊、“你来呀”。狼走到离虎子四五步远的时候停了下来,轻轻地叫了几声,虎子很奇怪,心里纳闷儿,到底怎么回事。这声音听着怎么有点轻柔,看它的样子不像是攻击自己。难道是它,那条断了腿被自己养了两年的“镇山”?虎子从没想过再能碰见它,“镇山”、 “镇山”、虎子轻轻的叫了两声,只见狼轻轻地摇了摇尾巴,低下头轻哼两声。世上的事就是这么巧,虎子认出了它、它也认出了虎子,只见它在原地转了两圈,向空中又叫了几声,群狼乖乖地退去了。最后它望了虎子一眼,也消失在黑暗中。虎子这时也才明白那就是自己养了两年的小狼,而且真正的成了镇山的头狼。连野兽都懂得报恩、小鬼子连野兽都不如。又累又饿的虎子、也起身向山下的方向走去,在一处僻静的地方,找了口吃的洗了把脸、把自己埋在树叶中睡了起来。夜格外的静,第二天也许是个好天,也许还有更多的挑战,管他呢睡醒了再说。
    再说鬼子和几个伪军一溜气儿跑到山下,惊恐和狼狈害怕到了极点,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碰上狼群了。回到镇公所的时候,已经半夜了、惊恐和不安只能用酒去麻醉自己沉沉的睡去了。龟田醒来后才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要说自己吧,战功赫赫几乎没吃过败仗,可这次损失了这么多人怎么向自己的上司交代。说是被一个人猎杀这么多手下,肯定会被上面责罚,大骂自己无能。于是龟田就说遇到了八路的游击队,要求上面支援。大鬼子大骂了龟田无能,但还是给龟田派来十几个鬼子和十几个伪军伪军,告诉他一定要把这伙土八路消灭。其实鬼子倒是有个规矩,无论战死的士兵死在那里,一定找到他们的尸体,火化后骨灰送回国去。也这是这样,才使龟田和众多的鬼子伪军,都丧命在这里。
    山林的鸟的叫声让虎子醒的很早,经过一夜的酣睡虎子已彻底的回复了精神。清醒了头脑也让他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如果鬼子再回来怎么办,几个鬼子倒是好对付,再多呢还能不能应付。思绪在脑子里飞快的流转,是走还是留。最后他决定留下、山林是我的天,不管怎样一定不屈服。既然下了决心就得儿有所准备,现在的虎子已不是昨天的虎子了。经过生与死的抉择,使他认识到生存的重要性,决不会那么莽撞了。一个缜密的复仇计划在他的脑子里产生了。
    一大早鬼子从镇公所出来,直奔清沟而来。在张家的草房搜了一会什么也没得到,索性一把火给烧了。虎子远远地看到家被毁,心底的愤怒到了极点,来吧、今天你们一个也跑不了。鬼子看不见有人,多少放松了警惕,可是龟田和昨天经历生与死的鬼子不一样。时时刻刻都放松不了,一路无事直奔昨天搜索的地方。远远的见到死去鬼子的尸体,周围看了看没事,龟田这才命令去收拾尸体。也就是在两个鬼子动尸体的刹那间,来自后面的呼啸声使鬼子又是木排齐齐的插进两个鬼子的胸膛,这是龟田所想不到的。随着嚎叫声鬼子断了气,龟田彻底地被激怒了,命令向周围开枪扫射,随着枪声的停止悄无声息。龟田气急败坏地命令两个伪军把鬼子的尸体,挪开用布袋装起来。悲剧又同时上演了,就在两个伪军接近鬼子尸体的瞬间,一根横木飞击过来,根本容不得反应,伪军已重重地飞出五丈开外哼都没哼一声死了。龟田当时就傻了,我们遇到的是人还是魔鬼,因为谁也想不到的是、重复的陷阱会用几次。龟田都疯了命令手下又疯狂的向周围扫射了一阵子,没有结果这才罢手。并命令搜索前进不放过每一处可疑的地方,可他哪里知道虎子就在他头顶的树上。
    当他们走过、虎子悄悄的从树上下来,计算着下一个目标。鬼子和伪军已经草木皆兵,任何一点的动静,都会一阵乱枪扫射。虎子正是利用这一点,才使自己的计划成功。他发现无论是鬼子还是伪军,都不敢单独行动、他悄悄地捡起几块石头,左右分打。很大的响声使得鬼子到处乱开枪,龟田看到此情景不得不命令三个人一组分散搜索,每组两个伪军一个鬼子的或是两个鬼子一个伪军。这也就是虎子的计划之一,鬼子只有分散了他才有胜算的机会。他们每组的距离大约都在三十米左右,这就给虎子创造了机会。虎子巧巧地贴近最边上的几个鬼子,左手一个搂靠捂住一个伪军的嘴,右手一个横切伪军已毙命。几乎就在伪军毙命的同时,刀已出鞘插进一个鬼子的后脑,当另一个鬼子刚反应过来时,虎子一个侧蹬,他已飞到树上,同时刀也插入了他的咽喉。几乎就在瞬间毙命。说的时间长,这一切都在悄无声息的进行,虎子又隐身到丛林的深处。
    虎子知道要想杀死敌人必须得悄无声息的进行,一旦枪响就会招来杀身之祸。于是潜身到另一侧,因为临近毕竟怕敌人发现,要让他们防不胜防。必须得剪除两翼的鬼子,鬼子很奸,隔一会便互相喊话。就在东侧的鬼子刚喊完的同时,虎子突然出现在鬼子的背后,一个转日月右手扣住鬼子的嘴,左手搭住后脑拧过去随着轻轻的闷哼,鬼子已报销了。前面的伪军似乎听到了动静,刚回过头来虎子的刀已飞了出去,直插咽喉,从脖子后面透了过去。另一个鬼子被这一幕惊呆了,转身刚要跑虎子的刀已经到了,斜斜的刺进了太阳穴,从另一面透出来。瞬间的猎杀,悄无声息。鬼子集中在中间地带,似乎发现两侧的同伴儿,没有声音。其实这时虎子已经把鬼子的尸体拖走,这却另有他用,只留下一个鬼子的尸体。这是鬼子们发现西侧的同伴不见了,全聚集于此,一会儿只看见血迹。又叫东面的伙伴儿,没有了声音,这下鬼子可毛了,根本没见人平白的失去了六个人。龟田气得嗷嗷乱叫,命令对周围所有的隐蔽物开枪扫射,疯了一般打了一阵。没听见任何声音,可对于虎子也是危险到了极点。其实就在鬼子开枪扫射时,虎子以藏深处的树上、只是敌人发现不了罢了。
    这时的龟田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从属下的表情来看,知道他们害怕到了极点。于是这老鬼子想出一计:“他们的开小差儿地有、回去抓住死啦死啦的。你们小心成一排正面搜索,一定要消灭八路”。鬼子伪军听到这时,也就壮起了胆子,毕竟人多手里有枪。这时的虎子可没闲着,早已绕到鬼子的身后伺机动手。虎子这儿回只拿了一杆枪,鬼子身上的子弹袋可是全部拿了回来。要不说战争能给人心灵上洗礼,经过上次的幸运逃脱,虎子变得更加思密成熟。就在鬼子向前走,一个伪军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同时清脆的枪声也响了起来,与此同时鬼子也倒下了四个。鬼子几乎在同时开枪射击,一阵枪打完后上前搜索,只看见五只枪齐齐的排在地上,鬼子开枪扫射时虎子趁他们注意前边,从后边飞身骑到一个鬼子身上,将他的头向后一搬鬼子的头已经向上了,睁大眼睛无奈的望着天,好像是想像着回姥姥家的快乐。虎子飞快地将鬼子拖到低洼处,剥下衣服穿在自己的身上。虎子不是军人,可他凭着矫健的身手过人的机智和缜密的思考,才有此时的胜利。其实虎子满可以逃到远处的山里或更远的地方,可他这种天生不认输的性格,造就了他注定就是个顶天立地的人物。虎子的计划中没有这一部分,可是鬼子已抱成团儿,自己又人单势孤只能只身犯险,也许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
    倒地的四个,有三个伪军一个鬼子的,伪军一个被打在腹部,眼见活不成了。一个被打在胸部断气了,另一个打得很准正中咽喉早死了。日本兵被打在了右胸部,已无再战之能。龟田大声呼喝继续搜索前进,其实啊没有谁不害怕,就是日本人的武士道精神害了他们自己。他们总认为自己是天神的子孙,战无不胜没有谁可以打败他,可你忘了小日本儿,这是中国的土地。龟田留下两个人看护受伤的,巧就巧在其中之一就是虎子,那说龟田没认出虎子不是自己人嘛,这时的鬼子都一身土一脸泥,谁也看不出是什么模样。鬼子向远处搜索过去,空地上只剩下他俩和伤兵,鬼子给了他一支烟和他说话,可虎子不会说日本话,日本兵看了看他,虎子接过烟趁日本兵点烟的时候,一掌击碎他的喉骨,随后将他的脑袋送到了后背。地下躺着的两个迷迷糊糊地,虎子过去伸手掐碎了两人的喉骨,瞬间毙命。解决这几个后,虎子迅速的追上了搜捕的鬼子,谁也不会注意身边多出来的人。鬼子们已成了惊弓之鸟,时时刻刻都注意脚下,生怕还有陷阱。可是真是越怕越有,就在一个伪军向前走时一个夹野兽的夹子夹到了他的脚上,撕心裂肺般的惨嚎。就在他坐在地上的时候,一个人从树后飞身向前,鬼子一看乱枪齐发转眼间那人倒下。这是谁呀,原来是虎子最先杀死的鬼子,把它搬过来吊到树后,绳索的机关就在夹子的下面,所以夹子一动人就飞身出来。也就在鬼子打枪的同时,虎子趁乱拔出匕首一刀插进一个鬼子的后脑,另一把刀已插进伪军的咽喉。几乎在同时鬼子已经到了尸体的前面,一看惊吾的是目瞪口呆,是自己的人已经变成了筛罗了。其实当虎子杀了这两个人的一瞬间,前面的鬼子回头已经看见,张嘴就喊:八、也就在张嘴举枪的时后,虎子顺手一甩飞刀已插进鬼子的嘴里。虽然只是一个字可鬼子的神经也是高度紧张,鬼子的子弹像雨点儿一样打了过来。人倒了下去,其实啊倒下去的是已经死了的鬼子,因为在虎子甩出飞刀的瞬间,鬼子的枪口已调转过来,乱枪齐发哪有隐蔽物啊。只能用尸体挡住子弹,尸体倒下去时他已顺势滚到树后,在蒿草间潜行隐蔽的很远。
    鬼子一看人倒下迅速和围了过来,看到是自己同伴的尸体,更是惊恐万分。一个伪军说:“太君我们遇到鬼了,人都没看到就剩我们几个了、再打下去我们都会没命的”。这时的龟田才真正地意识到,自己带出来近三十人,只剩下十一二个了。万分的惊恐和复仇的愤怒充斥着龟田的心,鬼子也是人只是战争的疯狂把它们变成野兽。狂妄已使得龟田失去理智,他一定要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连人都没看见几十个鬼子伪军全都战死。八嘎,竞敢厌战死啦死啦的有,拔枪毙了这个伪军。别以为这帮伪军是什么好鸟,大多数都是地痞流氓外加土匪。就在他们向前进攻的时候,胡子早已隐身在五十几米外的土岭上,密密的树和蓬松的灌木,谁也无法发现他的身影。当鬼子现身搜索时,虎子发现他们只剩下十几个人了,自己搜到的子弹也有十几颗足以对付他们,想到这儿虎子决心一个也不放过。
    当鬼子走进三十几米时,虎子已瞄准了走在最前面的鬼子,枪响人倒地,脑浆喷流了一地。一看这样鬼子纷纷隐身树后,交替掩护往前走。又一声枪响,最后一个伪军死了。鬼子就在树后隐身,虎子也迅速的换了几个地方,虎子观察有的脚漏在外面,对先打脚露头就得死。虎子瞄准一个鬼子的脚,一声惨叫头漏了出来,随着一声枪响又死了一个。龟田这时才真正的害怕,没看见人被打的人却是枪枪头部中弹,再打下去自己也会没命。想到这命令火力交叉掩护撤退。他激励瓦拉的说什么虎子也不知道,看见他们撤退了虎子才明白要跑没那么容易。他迅速的向后绕过去想在前面截击,鬼子后撤的速度很快,虎子又是绕行,将好追到后面。虎子举枪瞄住了一个,一声枪响倒下两个,怎么回事。三八大盖儿的穿透力非常强,虎子瞄的又是头,子弹从眼睛穿过透过去正好击穿另一个鬼子的后脑。只剩下六七个鬼子了,边奔虎子藏身的地方打枪边跑。胡子看看子弹也只剩下四颗了,好像刚才跑的时候丢了几颗,不管怎样绝不能让他们逃出山去。就在鬼子向前快到山口时,虎子已早等在那里,鬼子以为没事了,也就放松了警惕。五十步、四十步、三十步,虎子的枪响了,接着第二枪、第三枪、第四枪,四枪下去死了五个鬼子。第一枪又是一枪穿俩。这次怎么这样痛快,虎子隐蔽在暗处,他们又是在开阔地无处躲藏。龟田他们为什么不开枪,确切的说也没子弹了,一天的狂扫乱打能带出来多少,这时龟田拔出了战刀,另两个鬼子也端起了枪。龟田咆哮着“你到底是人是鬼我要和你决一死战”。只要是人都会疯狂,两次进剿人都没看见,五六十人全都报销。虎子不知道他们也没子弹了,只是看见他们没放枪,也怀疑到这一点。于是他故意露头,然后闪身,可那两个鬼子只是端着枪保护在龟田的面前。于是虎子走了出来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到了近前“你不是要看看我吗,是人是鬼,来啊看呐”
。这一声断喝,龟田才细看,虎子还穿着日本人的衣服,他真的不敢相信就是眼前的一个年轻人,会击杀了他五十几个鬼子和伪军。他不愿相信这是个人,宁愿相信他是个鬼。
    其实日本人的空手道和刺杀本领很厉害,可那是没遇见真正的对手,两个鬼子同时冲了过来举枪便刺,虎子侧身左手抓枪管往回带,搭在另一把刺刀上向外推去,同时右手已将刀插到鬼子的脖子里,抽到鲜血狂喷。拔刀同时侧蹬将另一个踢倒在地,左手戳枪将他钉在地上。两声哀嚎、又去了两个。龟田此时真的傻眼了,这还是人吗,一个照面死了两个,他刀虽然举着可人却没敢动。“来呀、你不是想拿我的人心下酒吗?怎么、不敢了”。龟田后退一步举刀冲了过来,横披、竖斩、左旋、右捻,龟田的刀法其实很好,就是在军界也享有盛名。刀刀都带着风声,可没伤到虎子,“你不是想杀了我吗、来呀”。虎子大喝、就在龟田出刀一个横切的时后,虎子一个卧头藏身已到了龟田眼前,再想收刀已来不及了。一把匕首已插进他的左肩,随手拔刀旋身刀又插到右肩上,龟田啊的一声再也握不住刀了,战刀当啷一声落地。“跪下,给我死去的亲人跪下”。龟田大叫“我是武士,必须站着死”。虎子抽刀在龟田的两腿上插下,龟田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疼的是怪叫连连。“爹、兰子、孩子我给你们报仇了”。说完两把刀齐齐的插入龟田的咽喉,鲜血喷涌喉头怪叫,已经断气了。
    虎子回到坟前,祭拜了自己的爹、兰子然后痛哭一番,起身望了望自己哪里还有家呀,家在哪里,能去哪里。
    给爹和兰子磕完头,望望远处的大山,虎子毅然决然地走去,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从此以后这一带传着一个故事,这儿的鬼子去打猎,惹怒了狼神结果全被杀死。你道是谁传出来的,就是那个腿被夹断昏过去的伪军,侥幸逃出山,这才有了狼神的故事。

                                                           责编Mike剑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1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1)

热门推荐

李贵的风流事
李贵的风流事 一 李贵在路旁停好车,带着胡桂英走向集市。 腊月根下的大集从来都是...
猎狼
猎狼 春深几许 斜阳日下,暮林飞风。寂静的山林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宁静。虎子和...
【原创】池横小说《85----1000》南京馄饨
凤前街有家馄饨店很出名,慕名而来的食客们长年不断。我每天路过那儿,店里总是满满的...
老石有感
那天,退休多年的老石回原单位第二次参加退休教师座谈会。   他认识老史,故在语文...

今日热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