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5星文学网 首页 短篇 中篇小说 查看内容

夜约(小说)

MIke剑影 @ 中篇小说 2019-3-9 09:2763 人围观, 发现评论数2个 原作者: 走累了歇一歇来自: 5星文学社 收藏该文



     该文章经网站编辑推荐和5星文学奖评审委员会评定,达到发表水准,已经收录网站稿件库。可作为申请5星文学网特约作家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会员作家的参考依据。
     媒体或个人转载引用本文,请联系作者申请授权,未经作者或本网书面授权,请勿擅自转载引用,侵权必究。


               

      肖鸣病了,他患了严重的感冒,一整天都躺在床上浑浑噩噩,到了下午三点,他感到实在撑不住了,便强忍着爬起,跌跌撞撞的去职工医院就诊。
      他要去找岑医生,一个有着好听名字的女医生,她叫岑芸,是这家职工医院的当家花旦,也是肖鸣一家的好朋友,这在他刚从部队退伍回来后就知道。因此,当肖鸣一家相继调往市区,把他一个人留在荒凉的农场时,母亲就把照顾肖鸣的任务交给了岑芸,她也自然就担当起姐姐的责任来。
       当看见肖鸣晃晃悠悠的来到就诊室时,正在给人看病的岑医生有些吃惊的摘下口罩问道:“鸣鸣,你怎么啦,病了?”
       肖鸣一屁股坐下后,有气无力地指指脑袋说:“姐,我感冒了,浑身酸痛。”
       岑芸赶紧让护士给肖鸣量体温,等她看望病人后,用手一摸他的脑袋,啊,这么烫。拿出体温表一看吓了一跳:39.6度,够上高烧了。
      岑芸当即开好药后,让护士帮忙去领药后,亲自给肖鸣吃好药,嘱咐他一定要多喝水。
       肖鸣软绵绵地对岑芸说:“姐,我知道了,回去睡觉了。”
岑芸欲言又止,被刚站起来的肖鸣看见了:“姐你还有事吗?”
      岑芸扶着肖鸣说:“算了,鸣鸣,以后再说吧。”
肖鸣抓住岑芸的手问道:“姐,什么事?说呀。”
      ”等你身体好了再说吧。”岑芸还是摇头。
       这下肖鸣急了:“姐,我是当兵的,你不相信我?”
      岑芸拉着肖鸣到里屋的检查室,关上了门,搞得神秘叨叨的,然后笑吟吟地对肖鸣说:“鸣鸣,姐姐给你介绍个对象好吗?”
       嗨!当什么事呢?原来是这事啊。肖鸣腿一软,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说:“哎呀姐,这事以后再说吧,我浑身没劲,病怏怏的。”
      岑芸想也是:“那我就回人家,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什么,你已经答应人家了?约的什么时候见面?”肖鸣问道。
    “今晚”
    “今晚?”肖鸣一听腾地站了起来,想了一下斩钉截铁地说:“好吧,既然已经答应了那就要言而有信,男子汉说话要算话,我去,在哪见面?”
      “可你行吗?”岑芸无不担心地问道。
       肖鸣笑笑说:“不是已经吃了药了吗,回去闷头睡一觉,就差不多了。”说完就回家睡觉去了。
      傍晚时分,肖鸣按照约定提前来到岑芸的宿舍。
       这是在医院后面的平房式样的简易宿舍,进门后岑芸马上用手摸了摸肖鸣的头,感觉烧还没有退,头上还有不少虚汗,她又用手为肖鸣搭了脉搏,嘱咐他多喝水,按时吃药。
肖鸣打量着这间宿舍,见屋里并排放置了两张床,就不解地问:“姐,你不是一个人住吗?怎么有两张床呢?”
       岑芸笑嘻嘻的说:“对呀,给你介绍的女孩就是和我同宿舍的,马上到。”
肖鸣还是不明白:“这个女孩不是本地人吗?家不在这里吗?”
       岑芸告诉肖鸣,女孩也姓肖,和他同姓,叫肖虹,也是农场老职工子女,刚从护士学校毕业分配到医院工作,因为医院要上三班,女孩半夜上下班不方便,因此院里就为她安排了宿舍,和自己住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接着,岑芸又简单告诉肖鸣要注意的事项,让他要主动点。
说话间,一位姑娘推门而进,岑芸赶紧把她拉过来介绍给肖鸣,随后又对姑娘说:“他也姓肖,你们同姓,刚才部队回来,在电影院工作。”
       肖鸣右手习惯性地举起想作敬礼,忽然想起自己已经不是当兵的了,就忙改为伸手与姑娘握手:“你好,我是肖鸣,多关照。”
       姑娘看见小伙子想敬礼又改握手的样子,刚想笑,见人家已经把手伸了过来,就大方地与他握手道:“我是肖虹,听名字感觉我们是一家人。”
      岑芸高兴地夸道:“对呀,肖虹说的太好了,你们俩的名字听起来就像兄妹俩,看来你俩有缘分,那你们谈吧,我出去转转。”
      岑芸走后,肖鸣礼貌地对肖虹说:“请坐吧。”说完就在岑芸姐的床沿坐下。
      肖虹觉得有些奇怪:“有没有搞错,这是我的宿舍,应该是我请你坐才对呀。”
肖鸣笑了:“对对,是你的宿舍,那好,我已经坐下了,谢谢你。”
       轻松的话题已经让两人彼此都放下了开始的一丝尴尬,作为军人出身的肖鸣虽然不会紧张,但却也没有这种约会的经历,他也不知该从何谈起。
      于是,他干脆就像唠家常般地和肖虹谈起了自己的家庭情况,成长经历,当然最多的肯定是自己的军旅生涯。
       肖虹饶有兴趣地听着眼前这个干练的小伙子滔滔不绝的故事,仔细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忽然发现了一个怪现象。
      只见肖鸣一面侃侃而谈,根本不像紧张的样子,可另一方面却又不停地用手抹额头上的汗,她不知道此时的肖鸣还在发烧,热度还没有退,能够坚持下来,恐怕全凭意志力了。
       肖鸣说了半天话,也不见姑娘接话,只是静静地注视着他,心想:这丫头怎么回事?也不说话,光让我一个人说,你倒也说点啥呢?
      转念又想到了芸姐关照他男的要主动的话,就对肖虹直白地说:“芸姐下午刚告诉我今晚和你见面的事,我也没有什么准备。我是当兵的,喜欢直来直去,我想还是把我的情况都告诉你,这样你可以对我有一个基本的判断,省的再花时间去慢慢了解。”
       接着,肖鸣自顾自的把自己的年龄、身高、性格、兴趣爱好等情况统统倒来。末了,还认真分析了自己的几点不足,态度十分诚恳,让肖虹大感意外,虽然自己也没有这样的约会经历,但也知道,一般男孩都会尽量展现出自身的优势,给女孩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家伙,竟然如此详细地解剖自己,把自己的不足都客观公正地告诉了她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女孩,而且态度真诚,一看就知道绝没有装腔作势。因而,肖虹反倒对他有了一个良好的印象,凭女性的直觉,她感到自己和这个可爱的傻大兵可能有戏。
      屋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肖鸣也没有带手表,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于是转身望着芸姐桌上的台钟,一看,呵!竟然已经快九点了,难道自己一个人讲了好几个小时吗?嗨,到底没有经验。
       想到这里,肖鸣忙起身准备告辞,肖虹见状也没有阻止,就跟着站了起来。
肖鸣刚要走,忽然想起什么,扭头问道:“你今晚上夜班吗?”
     “不,我明天是夜班。”肖虹答道。
     “那这么晚了,你怎么回去呀,家里远吗?”肖鸣又问。
       肖虹告诉他:“我爸妈会来接我的。”
       话刚说完,门被轻轻推开,进来的是肖虹的爸妈,肖鸣见状忙打招呼:“叔叔阿姨好。”
       肖虹爸妈笑着点头,也不回话,同样注视着他。
       肖虹显然已经对肖鸣有了不错的好感,于是,就为他解围:“时间不早了,你先走吧,我们骑自行车走。”
       肖鸣本想这么晚了,还下雨,自己应当送人家回去呀,刚才自己完全沉浸在与姑娘的交流之中,早把发烧的事忘了。可现在忽然觉得浑身都难受,额头上还在不断冒虚汗,腿也发软,他感觉快要撑不住了,别说是送人家回去了,就连自己回家都困难。
      于是,肖鸣只能硬着头皮和肖虹一家告别,回家去休息了。
      第二天下午,还在床上躺着的肖鸣听到有人敲门,便撑着爬起开门,可令他意外的是,门口站的竟然是昨晚和自己约会的姑娘肖虹。
       肖虹架着软绵绵的肖鸣到屋里床上躺下,忙着为他烧水,整理房间,还把带来的热稀饭喂给他吃。
       肖鸣晕晕乎乎地问:“你怎么知道我生病了?是不是芸姐告诉你的?”
       肖虹轻声说:“上午芸姐给我打电话,问我昨晚见面感觉怎么样,我才知道你原来是带病  前来约会的。怪不得你老是擦汗,于是我就问她要了你家的地址摸来了。”
       肖鸣想到自己昨晚没有送她回家的事,就抱歉道:“我应该送你们回去的,不好意思。”
       不曾想肖虹噗嗤一下笑了:“好了,别提了,我爸妈可对你有意见了,认为你不够礼貌,我可已经替你解释过了,下回你自己去我家当面向他们道歉吧。”

                                                                                                              责编Mike剑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2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2)

热门推荐

夜约(小说)
肖鸣病了,他患了严重的感冒,一整天都躺在床上浑浑噩噩,到了下午三点,他感到实在撑...
长篇小说《血胆忠诚》第四章
第四章、为国而战 “爸,小时候我们睡觉时您老是给我和弟弟讲那些打仗的故事,部...
体检站(小说)
肖鸣跟着一帮咋咋呼呼的青年下了车,抬头仰望着“一人参军,全家光荣”、“提高警惕,...
长篇小说《血胆忠诚》第三章
第三章、南疆来信 肖伯平难得请了半天假,回到家后忙开了,等傅玉华和二儿子肖鸣回...

今日热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