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5星文学网 首页 短篇 中篇小说 查看内容

虚行记

公瑾鱼 @ 中篇小说 2019-1-31 15:16268 人围观, 发现评论数1个 来自: 5星文学社 收藏该文



     该文章经网站编辑推荐和5星文学奖评审委员会评定,达到发表水准,已经收录网站稿件库。可作为申请5星文学网特约作家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会员作家的参考依据。
     媒体或个人转载引用本文,请联系作者申请授权,未经作者或本网书面授权,请勿擅自转载引用,侵权必究。


           


                       第一章  冰域沸血

玄光次大陆是个众多智慧生物混杂的亚陆,在上古时期,人族就研习吸收虚空原力,人族先哲明命大师草创功法《天行决》,以此为基础,人族开始培养大量修士,战力呈几何级增长。人族在亚陆南部建起了强大的玄明帝国,已经延续一千三百余年,人族对玄光大陆不断地探索扩张,三百年前,帝国倾一国之力对玄光大陆进行了一次推演占卜,结果显示在亚陆的附近存在着一块主大陆,但尚无法掌握主大陆的具体位置,这个秘密作为人族的绝密,帝国在三百年时间里做了无数次的探索,在折损大量帝国精英和消耗无数资源之后,不仅未能找到主大陆,而且帝国因此开始出现国力衰败的迹象,其余各大种族宠宠欲动,帝国内部也出现裂痕。

帝国最北方流雪山脉,是帝国流放罪犯的贫瘠酷寒之地,在这个不毛之地,一年中有大半年时间的冰封期,除了出产几种稀有矿石和军备能源之外,就剩下延绵不绝的针叶林,所以这个地方是帝国的采矿区和原木采伐区,除了帝国的军队和采矿伐木的工人之外,就只有帝国流放此地的罪犯和罪犯的后代,很少有外人光临。可从上月开始,似乎整个流雪山脉开始暖化,出现了整个山区的气候异常现象,这个异象持续一个月时间还没有结束,引起帝国驻军和北方狼族的注意。

流雪山脉终年积雪,自北向南有一条冰川河流,帝国命名为南水,极北之地的狼族叫它阿孜拉河,这条河流滋养了整个帝国北方,是重要的灌溉水源河渔业产地。帝国与狼族的战争大多起源于这条河流也终止于这条河流。

夜离吃完整整一锅肉汤,躺在山洞里闭目假寐,三年来第一次如此温饱而惬意,可以吃撑以后有时间和机会思考人生,算算自己快十一岁了吧,被困在这篇贫瘠酷寒的冰原上随时受到死亡的威胁,与自己相伴的只有一个山洞,一把横刀,一口铁锅。一定要想办法离开冰域,回到坠恶城,争取一块生存之地。

坠恶城本来叫流雪城,可是实际控制这座城的全是帝国罪犯,帝国在千余年时间里流放此地的罪犯在此繁衍生息,逐渐建立起了庞大的势力,其中不乏有坠恶城主任余年这样的绝顶高手,在数百年的经营之下,在流雪山脉建起这样一座城池。这是罪犯建立的城市,自然就叫坠恶城。帝国对坠恶城没有实际管辖权,城里的势力盘根错节,一度混乱无度,最后在城主府的压制和各大势力的妥协之下,形成了一府三家五帮共管的局面。

一府是城主府,三家是坠恶城三大家族,城南柳家,城西付家,城北霍家,霍家是狼族,是北方狼族的势力在坠恶城的体现。五帮分别是南水帮,雪流帮,清秋落叶盟,大地琴音,暗流。南水帮垄断河运,雪流帮经营北方物资、主要是战略资源、修炼资源。清秋落叶盟是商业联盟,大地琴音是血族杀手组织,暗流是佣兵。

每一个家族或组织都有强大的战力和凭依,互相斗争合作,当然都受城主府的节制管辖,向城主府纳贡。因为城主任余年有他们都无法企及的强大实力,据说他的修为已到了人族顶尖的帝级,就算放在帝国,能与他抗衡的高手屈指可数。

夜离躺在山洞的草铺上,把自己打听到有关罪恶城的信息想了一遍,他需要修炼资源,否则修炼就停滞不前,对于自己这个天行决还在入门,虚空原力只有三层的普通人,坠恶城不可能有势力会接纳他,该怎么办了?这个山洞恐怕不能在待下去了,最近的异象越来越明显,很多休眠在底下的野兽都跑到地面上来了,这也是自己吃到一锅肉的原因,可总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情。他的山洞越来越热,冻土又开始融化的迹象,就连土壤的颜色都开始渐渐变深,似乎越来越向红色转变。夜离筑起一块土壤,心里一阵逸动,有心血澎湃的感觉,是火山要喷发了?更像是整个流雪山脉被浇灌和渗透了某种沸腾的血液。

必须经快离开这里,自己不能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掉,夜离心想。他的理想是成为任余年那样的人,成为绝顶高手,总不能被淹没在即将成为烂泥塘的山洞里。

 

        第二章   阴血之争(一)

坠恶城城主府会客大厅,大厅里坐了满满一大厅的人,除了坠恶城各大势力的掌舵人和代表之外,还有数个陌生面孔。

城主府负责接待的是管家任劳,只听任劳朗笑着说:既然北望侯座下慕深将军和无尽深寒的霍夫曼爵爷都已经到了,各位坠恶城当家的请入座吧,我们就开始今天的议题。希望大家今天有一个愉快的结果,议事结束侯我代表城主大人给大家准备了酒宴,诸位可以把酒言欢。

“本人慕深,人称悍狮,是替北望侯跑腿的马前卒,在奔赴坠恶城前,侯爷嘱咐在下一定要和北方诸雄多多沟通,对流雪山脉这次的异动做出充足准备,想必在座的各位都已知道,异动的源头就是暗界烛阴复苏,暗界封闭多年,这只烛阴应该休眠流雪山脉万年之久了,它选择在此时复苏,定有我等不可知的原因,望诸位与在下竭诚合作,探究这次异动的具体原因,以获得最大的收益,侯爷还严令我必须拿下烛阴的头颅和心头血,诸位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代表侯爷会给大家酌情交代的”,悍狮慕深身高八尺余,虎背熊腰,黑脸无须,说话低沉,但吐字清晰,口口声声不离侯爷,绵里藏针,恐吓与威胁的意思不言而喻。对于北望侯的威势大家都很清楚,被北望侯惦记上,恐怕在座的所有人包括狼族男爵霍夫曼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霍夫曼转动着自己碧绿色的眼睛,并没有急着发言,看到任劳望向自己,慢悠悠的站起身来,霍夫曼升高超过一丈,站起来就像是一座山,他修炼的功法也是狼族号称最有力量的“不动如山”,浑身上下就是力量的体现,爆炸的肌肉似乎要撑破紫黑色的皮甲,近战兵刃是一把狼牙棒,就随意横在面前的长桌上,远程武器是一把六级吞噬火箭筒,这个家伙满脸都覆盖着厚厚的棕色长毛,就是个人形怪兽。他瓮声瓮气的说“帕洛格伯爵大人让我务必拿到心头血,当然,伯爵大人说作为交换,可以给予一定的补偿。”说完他看了一眼慕深。

分赃大会一开始就陷入僵局,坠恶城其他势力没有人发言,也没有人会在意他们的发言,他们顶多就喝点汤,最重要的部分是在诛杀烛阴占中充当炮灰,这样或许能捞些许好处,还可以获得城主、北望侯和霍夫曼的补偿。

没人说话,自然就轮到任劳说了,他说心头血是烛阴总重要的宝物,府主大人也势在必得,不过好在复苏的烛阴心头血不应定只有一滴,这个等诛杀诛杀之后,还可以具体商议。现在需要重点讨论的是怎样布局以最小的损失诛杀此妖。

 

夜离带上自己的横刀走出山洞,这是他无意间闯入这个山洞时得到的意外之财,这把刀已经伴随自己三年了,属于自己唯一的心爱之物。夜里给自己的刀取名“霸刀”,希望这把刀实现自己制霸罪恶城的梦想。

夜离刚离开山洞一会就被迫回来了,整片山谷都是人,有帝国军队的战车在疾驰,狼族的重甲骑兵来回巡逻,坠恶城各势力的高手漫山遍野的搜寻什么。夜离凭借对地形地貌的熟悉,借着针叶林的掩护在山间转了一圈,看到山洞外如此情形,怕是没到坠恶城就死于非命了,略一判断,便又缩回了山洞不再出去。夜离感觉糟透了,唯一欣慰的是在山洞附近捕获了一条刚从泥土里最初的蟒蛇,这样实物就暂时不用担心。但是如此多的人搜寻,虽然山洞足够隐蔽,迟早还是要被发现。

夜离知道生死存亡时刻到了,但却束手无策,只能等待命运的判决。

山洞越来越热,泥土已经完全变成了血红色,似乎马上就会流出鲜血的样子,燥热而恐怖。

 

 

     第三章   阴血之争(二)

任劳带着慕深和霍夫曼乘坐悬浮机甲战船飞向血流山脉而来,其余各势力的首领也各自驾驶战车,浓烟滚滚浩浩荡荡的奔赴而来。看来烛阴十有八九会在夜离山洞所处的这个位置复苏,搜有人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朝着这个方向而来,所过之处,所有的数目被工兵系数清除,途中的各种野兽也被当做是战利品架在了战车上。这样一支鱼龙混杂的联合部队,没有统一的指挥和作战方案,完全跟流寇山贼一样席卷而来,这可能是这片冰雪山林经历过最残暴的侵略。

凌晨的时候,夜离煮了一锅蛇羹,在这个巨大的山洞里,不用担心烟火会暴露自己的行藏,这个山洞很深很深,会自行消化这些烟尘。夜离对洞口做了隐蔽处理,看着整整一锅蛇羹,没有一点胃口,有的只是恐惧和绝望,他稚嫩的脸上泪光闪闪,他还是个孩子,经管有可能一出生就自立了,但毕竟年幼,对于这种从未遇到过的危机,还是产生了不能承受的恐惧感。

夜离紧握着霸刀,突然站了起来,这些年的绝境求生,让他的意志超出常人的坚定,恐惧更是随时与他相伴左右,时间长了,自然增强了抵抗力。他想起去年有一次,跟一头丛林棕熊的狭路相逢,当时几近认为自己绝无生理,可是最后凭借自己的智计和求生的欲望,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态,把那头熊引诱到悬崖边,在熊掌拍死自己之际,刺瞎棕熊的眼睛,和熊一起坠入悬崖,可是最后自己生还了,熊成了自己的食物。夜离想到这里,走过去端起一锅蛇羹吞咽而下,一边吃一边在想,外边的这么多人来此,肯定是为了流雪山脉的血色异动而来,难道异动的源头就在自己藏身之处吗?

夜离在这个山洞里待了整整三年,但却从未对这个山洞进行过仔细的探索,自己居住的只是整个山洞中的一个侧洞,是最干燥温暖的一个,当时他跑到此地无意进入山洞以后,在这个侧洞里遇见了霸刀后,就一直住在这里,自己白天要打猎,晚上回到山洞已经是精疲力竭,而山洞里夜晚一片漆黑,所以并没有探索剩余的洞穴,难道别的洞穴里有什么宝物?是宝物要出世了所以才引起外界的关注和探索吗?

横竖不过一死,还不如去探个究竟,想到这里夜离起身脱掉身生唯一的一件破袍子,和着点灯的松油做了一个简易的火把,提起霸刀就往洞的深处奔去了。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叶离觉得自己至少深入洞里数里了,可是整个洞穴还是死寂、黑暗和空旷,唯一不同的地方是感觉越来越热,身体开始出汗。他举着火把仔细观察土壤发现,山洞的岩石上居然渗出了血珠,难道这座山是活的?这究竟是什么样的生物?夜离咬牙继续深入,又过了半个时辰,他觉得自己满脸都是汗珠,用手去擦汗才发现摸了一手的鲜血,这不是自己的血,是血气开始雾化到空气里,然后附着到身上的。

 

在夜离离开自己居住的山洞一个时辰之后,寻宝联盟的乌合之众们就找到山洞的入口,经三巨头任劳、慕深、霍夫曼的判断,这就是烛阴之巢。联盟立刻组织人手在以山洞洞口为圆形的五里方圆组织了包围圈。并由三巨头带领百余名高手进洞查看。

进洞之前任劳说:“我们分三部分进入,谁先谁后,二位将军有何高见?”

霍夫曼不会信任人族,自然不会最先进入,但又怕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就说:“你们人族两大势力一前一后吧,把中间的位置交给我们狼族,自然不会出什么岔子。”

慕深对狼族和坠恶城的罪犯都不放会放心,但同时他也不会把他们都放在心上,他坚信不会有人冒着得罪北望侯的风险玩什么猫腻,无所谓的说道:“我打头阵。”说完就直接带着手下进洞去了。

霍夫曼紧随着进去了。

任劳沉吟一会,对着身后的坠恶城几个当家的说了几句,然后才慢慢的进洞。

 

 

               

                          第四章  阴血之争(三)

夜离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火把早就熄灭了,他在黑暗中摸索前行,热浪和血雾让他连呼吸都困难,他觉得自己在走向一颗太阳,他知道自己要脱水了,可能就这样死在这里,悲哀的是到死都没能弄清为什么而死。一步也走不动了,夜离在黑暗和炙热中喘息,片刻之后,他一头栽倒,昏死过去了。

在烛阴意志的控制和气血压迫之下就算虚空原力十层的人也坚持不到现在,夜离只有三层的原力等级,已经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了。

慕深进洞没多久就发现有人已经陷进去了,根据足迹判断诗歌十岁左右的小孩,慕深暗咐,一个孩子怎么会到这个地方来,应该是个侏儒或者其他种族的高手伪装的。要加快速度了,以防被人捷足先登。就在这个时候,慕深突然清晰地感受到了来自于烛阴的意志,烛阴意志里居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敌意,反而有一种善意的邀请的意思。慕深相信任劳和霍夫曼也会接受到这种信息,现在情况不明,只有见步行不了,慕深相信烛阴绝非善类,表达善意意味着更大的杀机。

当众人进入山洞腹地,整座山体开始震动,洞里开始大面积塌方,洞口在须臾间封死了,今冬的搜有人被困在里面了。夜离被震动落下的泥土掩埋了,他只剩微弱的呼吸,生命信号十分微弱,死亡离他不远了。

一阵热浪和血雾暴乱之后,烛阴从洞里破土而出,只见这是一条身长数十丈,全身通红的巨蛇,它长着一张模糊巨大的人脸,脸上有四只眼睛,两只如同燃烧的火球,两只如冰冷的寒潭。烛阴盯着众人,有一种嘲弄的快感。一阵慌乱之后,慕深的手下们一整暴风骤雨般的扫射,这些当兵的使用的都是帝国制式三四级的枪械,子弹多数都是普通的铅芯弹头,杀伤力有限,连烛阴的鳞片都没有破损,反见烛阴一身低吼,四目散射出血色光芒,光芒过后,慕深身后有十几名元力修为世纪左右的士兵爆成了一团一团的血雾,血雾很快就被吸收进烛阴的红色躯体里面去了,吸收完之后,烛阴似乎高大了几分,躯体也更加粗重光滑。慕深冷哼一身说道:“暗界的杂碎,就这点道行,今天就是你的死期,看本座今天就割了你的臭头。”

烛阴本事暗界强大的生灵,只不过在受重伤在此地休眠万年,千里长的的身躯,如今只剩几十丈,它现在是极度的虚弱,帝国和狼族都没有因它派出过强的战力,就是早已推演出这头烛阴并不强大,对于顶尖强者来说,它的身躯和血液作用微小,自然不愿花费过大力气去理会。只有北望侯有一个很疼惜的孙子,修行天赋一般,十岁的年纪也只有五层原力,所以才派了慕深这个初阶王级高手来取烛阴心头血,烛阴的心头血可以有限度的提高人的修行天赋,拓宽血管和增强心脏的作用。

烛阴也知道自己的处境,所以才释放血气吸引一些低阶修行者来找自己,好使自己恢复血气境界和实力。只有一个王级初阶的人族,烛阴不惧反喜,这是它恢复的良药,兴奋异常的烛阴一声怒吼,张开大直奔慕深而来。慕深不慌不忙的从背上去下了一把钨钢锻造的雁翎刀,一刀劈下。

一道乌光惊雷般滑向烛阴,烛阴瞬间慌了,这一刀落在身上,不死也立刻重伤,它对人族的战力估计出现了重大偏差,万年前的人族弱小,因为没有社和人族修行的功法,一般来说人族就是其他蛮荒各族的养料和奴隶,可是万年后的今天,一个小小王级人族,一刀就可以杀灭自己。刹那间烛阴转身以背部硬受一刀,刀刃破开鳞片一道尺许深五六尺长的口子开在烛阴水缸般的身躯上。鲜血瀑布般的流淌而下,在这当口,霍夫曼一炮轰至烛阴面门。

任劳笑道:“就这么个小东西,二位下手轻点,别弄个血肉模糊,老朽就站在这里看死它。”任劳缓缓退后两步,垂手而立,一副看戏的架势。

霍夫曼一炮在烛阴面部炸开,烛阴的面部除了四只眼发出血色光芒之外,其余不跟血肉模糊。烛阴知道自己凶多吉少,就算死也要带走这些卑微的低等生物。它伸出爪子挖掉一只眼睛扔向人群。眼珠在人群里爆裂成一团血雾,血雾有极强的腐蚀之力,所过之处所有人华为白骨,在猝不及防下慕深的左臂被血雾沾染,危急关头慕深一刀切下左臂,闪身避向远处。霍夫曼也好不了多少,他的头顶被腐蚀之后,以手撕掉一层头皮,血流满面,惨不忍睹。只有看热闹的任劳得以幸免。血肉精华能量被烛阴吸收,烛阴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面部的伤痕也消失了不少,仅剩三只眼的烛阴转动巨大的身躯扫向慕深,它恨极慕深,定要杀了才解恨。慕深不负“悍狮”之名,刚失去一条手臂并不怯战,提刀就横斩烛阴腰身,霍夫曼举起狼牙棒就砸向烛阴的心脏部位,任劳知道自己不能再袖手旁观,否则这二位一定会秋后算账,从袖子里面掏出一把努,对准烛阴的一只眼睛就射,任劳作为城主府管家,使用的是城主任余年的成名兵器“冰魄神努”。

烛阴对任劳的箭和霍夫曼的狼牙棒,挥动尾部和伸出双爪击向慕深。

慕深没有想到这畜生会和自己同归于尽,想要躲闪已来不及了,索性一声爆吼,钨钢刀直斩而过。

烛阴的身躯被斩成两节,心脏部位被砸出一个大洞,冰魄箭在射中眼睛后化成的冰晶冻住了它的整个头部。烛阴庞大的身躯倒下去了。烛阴知道自己无力生还,选择杀死慕深,慕深被烛阴尾部扫中后飞出去在洞闭砸出一个两米深的坑,可是他并没有死,吐了一口老血之后,从坑里爬出来了。任劳赶紧施以援手拉起慕深,他可不想慕深在自己的地盘上出事,不然麻烦肯定不会少,就算城主也不会好过。

在混乱中残喘的烛阴并没有就此死去,而是用秘法把自己的心头血凝结成一颗血色圆珠,偷偷塞在了身下的泥土中去了。

夜离还在泥土中昏迷,在无意识下觉得有一颗果子在自己的身旁滚动,一把抓住这颗果子就塞进了嘴里。

当慕深和霍夫曼破开烛阴心脏后发现一滴血都没有,他们对整个山洞进行了地毯式搜索,结果出了挖出一个发烧的人族少年之外一无所获,怒火中烧的霍夫曼想一拳捣碎这个孱弱的少年却被慕深挡住了,“这是我人族少年,岂容你滥杀无辜,这个孩子我带走了,说着提起夜离扔给了随行的下属。”众人带着心头血神秘消失的疑问瓜分了烛阴尸体。

最重要的心头血没有了,余下的东西,慕深带走了烛阴的头颅,霍夫曼挖走了心脏,任劳获得了烛阴的三只眼珠。剩下的皮肉鳞片坠恶城几大势力瓜分了。这些东西在大势力严重并不太重要,可是对于普通修士来说,皮革和鳞片能制作战甲,血肉骨头制作武器和药品,都是保命的东西,坠恶城的几家自然不会放弃。

发着高烧,昏迷不醒的夜离被慕深戴上了悬浮战机,慕深打算把这个神秘少年作为向侯爷复命的战利品。

这个少年除了发烧之外并无奇特之处,但慕深隐隐觉得恐怕与失去的心头血有某种关联。

 

 

 

 

                     侯门深海

慕深回到侯府以后,未来得及休息就去想北望侯复命。名义上是向侯爷复命,其实见到的是侯爷的二儿子慕方,像侯爷这样的人族高手,不可鞥为世俗所示耗费精力,他们的使命就是提上自己的战力,所以北望侯大多数时间都在闭关修炼。像慕深这样的侯府高手也已经有三年时间未见侯爷的面了。

慕方六十多岁了,修为境界也是王级初阶,由于潜力有限,很难再有大的突破,所以王府的世俗事务由慕方全权处理。慕方在自己的书房见了慕深,说是书房,没有一本书的影子,慕方侧卧在精锻绫罗装饰的软塌上,微闭着眼睛,一个角色少女为他捏腿捶背,另一个摇着蒲扇,在他耳边小声说着什么。整间书房里面门,只有一条大床,一个软塌,还有一个放慢各种时令水果的大木几,这几件木器都是由贵重至极的地金灵木整体雕刻而成的,一方地金灵木的价格是十万两黄金,而且有价无市,这么大的木头正体雕刻而成,这三件家具价值连城,地精灵木珍贵的原因就是增强人的气血,长时间的和人体接触,会有养生延年提高天赋的效果。这都是其次的,地精灵木是帝国重要的战略资源,因为木质坚硬超过金铁,一般多用于战车战机以及战船的制造材料。是帝国明令禁止非官方交易的战略性物资,可是在慕方这里,仅仅是他书房行乐的床板。这显然是这位侯府二爷的九牛一毛,他平时的奢华生活更夸张离谱。

看来慕方已经放弃修行了,只能背靠侯爷这颗大树享受荣华富贵了。

一个人精神的腐朽必然是从肉体腐朽开始的。慕深暗叹一口气,自己本身也是北望侯一族,但由于是旁门左支,没有慕方这么好的命,想要出人头地,只能努力修炼,在战斗中取得军功,到今时今日,他也只是众多侯府王级强者中的末流。这次血流山脉之行,本来以为可以立功,让自己更进一步,可烛阴心头血丢失,自己更是断了一臂,恐怕就连这微不足道的地位也保不住了。

“二爷,卑职回来了,有负所托,二爷责罚我吧。”慕深进入书房就跪在了软塌之下。

慕方连眼睛都懒得睁开,细声细气的说到:“悍狮失去了一条爪子,恐怕凶不起来了,嘿嘿,把此行的经过讲讲吧”,慕深心冷,这个老家伙,活脱脱就是个老太监的样子声音,侯府用这样的掌舵,让人唏嘘。

慕深把捕杀烛阴的经过讲了一遍,最后说道:“我们在烛阴之巢搜寻心头之血的时候,在泥土里挖出一个男孩,卑职觉的这个男孩跟消失的烛阴心头血有关,所以带回来了,如何处置,请二爷定夺!”

“什么样的男孩?”慕方睁眼问道。

“十岁左右,赤身裸体,发着高烧,昏迷不醒。”慕深答道。

“等醒了以后查查,没什么问题就送到今时学院去。”慕方随口说道,至于烛阴心头血的事情,他才不会操心,一个月前北望侯意识体降临,说了烛阴复苏之事,心头血是给他的大孙子,就是慕方大哥的独子的,跟自己这个无儿无女的二爷没多大关系。

侯爷一系人丁稀少,北望侯是世袭公爵,到慕今时这一代已经世袭第四代了,慕今时这一系属于第一代公爵的直系子孙,到慕今时这一代四代单传,慕今时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慕圆在六十岁时老来得子,儿子今年十岁,取名慕应看。是世袭北望侯的继承人。今时学院就是第四代北望侯慕今时一手创建的军事学院。

“明院还是暗院?二爷!”慕深问道。今时学院分明暗两院。明院就是普通的军事学院,主要培养带兵打仗的军事人才,当然对个人战力的培养明暗两院同样重视。暗院主要学习暗杀、刺探、以及特种作战。明院的学员一般可以顺利毕业,在北方军种某个差事。暗院极其残酷,六年时间的学习之后,十不存一,是用真正的死亡浇筑出来的杀手。

“暗院吧,你也下去好好养伤,伤好之后我会给你安排合适的去处。”慕深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自己难免要被边缘化投置闲散了。

“卑职告退了。”慕深有点失望的转身离开慕方的书房,听到里面少女银铃般的笑声响


起,握了握仅剩的一只拳头,大步走回军中。


满怀心事的慕深回到营房,看到夜离依旧昏迷不醒的躺在床上,自己不幸的遭遇让昔日铁血残暴的悍狮从未有过今天这么柔软的心。慕深仔细看这个孩子,眉清目秀的,就是有点瘦弱,应该是营养不良,身体上有许多伤疤,新旧叠加,这个孩子的生活一定非常不易,为了一餐饭要付出身体受伤甚至是生命的代价。他叫来了为夜离诊治的军医,军医说这个孩子的情况非常奇特,浑身发烫,似乎体内有一团火在燃烧,照这个程度,应该早就死掉了,可这个孩子的脉搏跳动却越来越强,心脏的波动也是强劲有力。


                                        责编Mike剑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1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1)

热门推荐

山路弯弯
《山路弯弯》长篇小说 内容提要 80年代初期,豫西山区一对男女青年高考双双落...
黄土地
黄土地 章社友序英国著名...
长篇小说《血胆忠诚》第五章
第五章、走上战场 肖剑随部队乘坐军列来到广西南疆边陲驻扎待命,这里离边境已经近...
夜寻(小说)
肖鸣从部队退伍后一直有一个心愿,要找到当年一起从农场去当兵的几名失去联系的战友,...

今日热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