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一键登录:

搜索
5星文学网 首页 短篇 微小说 查看内容

我家葫芦

MIke剑影 @ 微小说 2018-6-24 17:1282 人围观, 发现评论数1个 原作者: 庄北来自: 5星文学社 收藏该文



     该文章经网站编辑推荐和5星文学奖评审委员会评定,达到发表水准,已经收录网站稿件库。可作为申请5星文学网特约作家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会员作家的参考依据。
     媒体或个人转载引用本文,请联系作者申请授权,未经作者或本网书面授权,请勿擅自转载引用,侵权必究。





        

                            葫芦趣事

    它在我家桌子上坐着,它坐立的时间比我的岁月都要久,它从来不会倚靠甚至借助外力在众目睽睽下显示自己的姿态。拿起书浏览每个字节时它就像个老人盯着你把书认真看完,爷爷就是在它的长期监视下完成了足以让家族兴奋的激荡事业。它的下身看似是用泥抟的圆形,上身是用尺子克量出来让人无法描述的圆,它的把很长比起男人下身长的那个东西它显得很细。摇起来里头净响很方便的让人想到妇女肚子里孩子往外踢打的回音,这声音给人留下深刻的铭文有它就有子,有子家族便香火不断。


    它的正面画着符文,小时候不懂这些只顾着好奇,那时就是好奇心重上学后就在课本上画着玩。作业本子上画的满是它的图案,有次交作业交错了本子就把自己画着玩的作业本给了老师。那时候心里是很忐忑的,我问收作业本的组长是啥作业,组长说我看了是美术。心里想老师不会看到我画的丑批评我吧,咱给它画上了枝画上了叶甚至还给它画上了与大树媲美的躯干。


   在教室里屁股还没坐热,脸上的汗还没有及时擦掉,空气与阳光加上尘土飞扬的化学混合物用力挤进眼里搞得我眼睛红肿,我沿着教室的石头扶手拐着自己模模糊糊的走向医务室。我还没到医务室就听见我们班那美术组长叫我名字,那名字的呼喊声一阵一阵的在我耳畔跳动,眼睛的刺痛早把这跳动声刺穿在心跳急剧加速下消失。组长在我身后大声说老师叫你去她办公室,她说你画的葫芦很奇怪,我看见你画的葫芦也很奇怪那个混色的图案叫啥怎么没见过。你这幅画在我们班上我认为是很有创意的尤其是那棵长的像《西游记》的人身果树相同的树。组长我的眼睛痛,老师还让我去她办公室,这事说来话长我还是先去了。同学里传闻我们那组长就是公认的事多,他那大就像是喇叭。他三十多岁时和老婆离了婚,他来找我给他介绍个好的,我说你就是事多,满地说,他也点头。

    你画的就是不错,你们班就是你一个原创,你以后肯定是一个画家。老师看我一进门就这样说。我不知道自己的画别人会认为是啥样子,但是多年后我都不知道自己除了画画外写故事也在我们班里也是正数第一。

    听这话,我一句话也没说,办公室全都是老师,男的女的都有,各种脾气的都有。来到这我也害怕,我经常被班主任批评,她那个位置我经常去。班主任与美术老师的距离有点远,他们办公室很大中间用玻璃间隔起来的一道墙,玻璃上有个门方便老师们进出,玻璃墙是透明的可以在这头看到那头。我那班主任左手拖着头看着我以为美术老师要批评我,即使眼睛很疼我都能凭直觉搜素到班主任那双冰冷的大眼睛。

   “马兴,你眼睛怎么了,你眼睛挺红的貌似是肿了,你怎么搞的”班主任走过来说道。

   “老师,我...我...我在教室里做化学实验一阵风吹过来眼就这个样了,风里应该有沙子”我回答道。


    听见水声,听见老师们谈话间的声音,汗水覆盖在眼皮上更疼了,办公室很大窗户很大。虽然是夏天这里即使不开电扇也能感觉到大风袭来。办公室离着操场很近,学校里说办公室要换个地方,这里要作为运动会的休息室。

   “马兴,我给你换的水,你先洗洗手,老师把脏水倒掉你再洗洗脸”

   “行,老师”。我说得很慢,听着紊乱的呼吸声和操场上的口号洗着眼睛。

   “马兴,待会你刘老师送你到医务室看看眼睛,老师现在要上课去,以后注意”

   “恩”,我忍不住心里触动眼睛里流出泪水,我急忙的说道“老师,谢谢您”

    班主任站在门口停住“没事,都是自己家的孩子,不用谢”。

    我那时经常犯错,经常给班主任老师揭课短,我老师不是本地人说一声流利的普通话。我一说话班里就一阵狂笑,我那班主任老师没法上课,班主任把我老爸叫去守着人批评我,我写了很多张检讨。我给班主任画了一幅肖像画就是画的丑些,我也不知道是谁给贴到教室的黑板上,我在家反省老爸就接着电话去学校把肖像画拿回了家。老爸说,你班主任说你是个出色的画家。班主任在那幅画上写了一句话到现在我记忆尤新,‘谢谢我的学生马兴画家’。


                                               


   “马合。你以为怎么生,就是这样生,这酒不能再喝了,英子在家等着你咧,喝了酒可不能干这事咧。你快看地头上的秧秧,立秋儿就能割,你快瞅瞅你家的那块地都几年了连个草星子都没冒出来。”听我爷爷说老爷爷就是这样被自己的父亲教训的,那时候他们父子俩坐在屋顶上喝着闷酒,看着地头的秧秧说着未来孙子们的前程。地头的大水井不知道怎么被雨水冲坏了,老爷爷和他父亲下梯子时从地下涌了一股泉水给老爷爷喷到了脸上,全身湿透。老爷爷的父亲连忙说泉水是地精,这地精冲到你身上想必会有喜事发生。

   老爷爷的父亲叫马德,爷爷说马德爷爷是个医生,马德爷爷因为医术高明传到了十里八方,县里的大官都会来村里让马德爷爷瞧病。

    马合大晚上喝了很多白酒,他醒来时公鸡早已打过鸣。英子在后屋里叫当家的吃饭,他下地时一掀被子便感觉到不对劲,他的衣服全部都在床上。马合没去后屋直接去了地窖,他发现娘子酒没了半斤。娘子酒是结婚时喝的,他结婚那天没喝酒,他怕吐,他怕自己醉酒的模样吓着英子。马合洗洗脸喝了口水,他想这下也好应该是地精起了作用,明年也能下个仔。

    马合朝着北院喊去,爷、爷、爷、北院里传来娘的声,你爷早上公鸡一叫就去了地头堵水去了,你爷怕地精跑了别家去。马合心里嘀咕晚上不是都喝了酒吗,怎地爷喝酒没事呢,马合跑到北院拿起爷的葫芦一看里面竟是水。英子在大屋等着马合吃饭,马合心里想好一个爷,爷这名医还真厚实。

     地里头一个人在吼,唱的是村里人人会的地头歌,马合站在北墙贴着耳朵听。

    “地里头,地里头,我们全家都有”

    “漫天星,漫天星,地精你显显灵”

    “水来,水来,年年大丰收”

    “哈哈,哈哈,哈哈,年年大丰收”

    马德手里拿着旱烟袋在嘴里滚来滚去。他这旱烟袋里面没烟草,他想着儿子和儿媳妇深耕后的果实,马德继续唱着地头谣。地里的秧秧在晨初雨露的滋润下吐穗,马德拿着旱烟袋抖抖土,拿起一块土块捏捏。他这烟缸里没烟草,马德一直奉行修身养性,他自己常说这个年龄的人了就应该延年益寿。人比人要活得长,千万不能寻那罪受。马合安慰自己到爷就是爷。

    英子喊:当家的吃饭,这饭等你快吃咧,吃饭咱俩干正事。英子给马合盛了碗面条,英子还没吃。英子到这个家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出去别人指指点点,说她给马家断了后。有的还说马合那玩意儿不行,得治。英子知道马合老实,马合看见村子里漂亮的女人也不会多看,英子心里踏实,英子经常告诉婆婆马合是个老实的好男人。

    马合一听正事心便急忙的跑到大屋,便问道什么事。英子说:吃完了饭下地。

    马合以为昨天晚上英子做过什么,吃了一口条子问道:英子,昨天我这衣服谁给,你没有做过什么吧。

    英子朴实,英子到马家没说过一句谎话。在很多人的攻击下谁又不想,毕竟在一个床上睡觉也几个年头了。英子说:爷给你放床上的,衣服爷让我给你放的。说完这话,门口有人敲门,英子开门看见王婆子站在门口说:二家的生了,我想让马合开着去城里买鸡蛋去。

    马合的面还没吃完,英子原模原样的把话说了,马合没说就去了。马合心里想,你二家生的到快,你结婚你比我晚还生的真早,马合心里瞎想没注意地上的坑歪了脚,没怎么伤就是疼。王婆子坐在车子上说:你马合啥时候生个娃,你王婆子我也能当上个奶奶当。马合自己心里气,你说啥不行说这事。他骑着马车老远的看家二家站在村头朝他挥手,挥的他心里生气。马合想去城里得让先生算一卦生个啥,他告诉王婆子,王婆子说那事吧不迷信就行。

    二家手里提溜着一斤猪肉,说是给马合的,让马合回家吃肉。二家脸上的喜冲到马合的脸上,马合看到二家手里的猪肉心里也没那么气了。二家和王婆子在车上说来说去,二家说自己晚上做了一个梦。二家说自己晚上梦见一只雄鹰载着一个带把的在他屋顶盘旋,他这个梦连续做了好几天醒来就告诉了果果。二家说就是这样果果就怀了,这次去城里不仅要买鸡蛋而且要让先生求个卦图个吉利。

    在头顶上出现一抹云,马合看着头顶想不会下雨吧,今天应该是有云的天,云跑了天又放了晴。

    这天是个好天,英子从屋里拿出马合的衣服洗洗晒在竹竿上就和婆婆下了地,英子看见父亲在地头忙活就叫了一声爷。马德看见儿媳妇拿着锄头来到地头忙活说:英子,你去前面那边吧我和你婆婆在这,注意安全。英子啥也没说就去了前头犁地。马婆子端坐在地头说:老头子啥事说吧。马德看着儿媳妇走的远些,他有点担心,他怕儿媳妇会说他这个年龄的人了啥也想,不正经。马德端坐在地头,拿起杯子喝口泉水说:老婆子,你的待会儿问问英子昨天晚上和马合干事没有,我一个糟老头子虽是个中医自己的儿媳妇不好问。

    地上的秧子都出了穗,英子看到这穗又想到昨天晚上自己盖上被子的冲动,英子的眼角若发的湿润,她的眼睛红了。婆婆问她啥事她也没说,婆婆知道娃子心里苦,婆婆也知道娃子为什么苦。婆婆回头走向地头,看着马老汉吃着自己烟袋不冒烟,她听见不远处有打闹的声音,离他们越来越近。马老汉横起烟袋指着说:看看人家的娃娃,那二家的不是也生了吗,过几年都能跑喽。

   马婆子叫叫英子,英子时候不早了回家等你汉子去,我早回家给你爷早做饭。

   月头在地间升起,户里的烟囱冒高,地头的孩子大多都回家玩耍吗,只剩下几个大孩子你追我,我追你。

   马合这车跑的很快,从北门进的就是比南门快些,王婆子下了车就奔去店铺买了鸡蛋。他俩走到先生的铺子里说给我俩算一卦。先生会‘奇门遁甲’、‘梅花易数’、还通地里阴阳,门口的招牌就这样写着。先生算卦很独特,门口的招牌还写着卦准后付钱。没等马合说完,先生就一手捉住了马合。先生说马合长相奇特,说他婚后无孕,马合心里大惊,老先生说的真准。二家听了深信不疑,二家看着先生屋里的罗盘,八卦镜身后竟然冒出冷汗。

   先生给他俩一人一个葫芦让他俩回家埋在地里,多浇水,他给马合写了几句话让他拿回家再看。说是告诉别人这卦就失灵了。路上有个放牛的老汉,几个孩子围着老牛团团转,村里家户生出了烟。马合喊:英子晚上吃猪肉,英子你煮了肉。英子在家做着饭,看到马合拿着锄头在门口买了些东西奇怪的问什么。马合说:葫芦,先生说埋在地里就有子。

    马合把葫芦埋了,马合浇了很多水。马合跑到地头背着水桶捞上来的地精,爷说的话很灵,爷又是一个医生。马合相信地精能钻到自己家里去,钻到英子的骨头里,钻到自己的腰里去。

   大晚上,马合拿出那张先生给他的纸条,看完后马合就笑了。马合慵懒的躺在床上。英子看着自己家的天花板,面对着自己的男人说:立秋就让爷给把把脉。

                                              责编Mike剑影




备注:
欢迎关注我的博客:庄北的新浪博客


[groupid=228]当代100位潜力作家[/groupid]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1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1)

热门推荐

我家葫芦
葫芦趣事 一 它在我家桌子上坐着,它坐立的时间比我的岁月都要久,它从来不会倚靠...
冲锋衣
前些年,我所在的小镇常常组织元旦长跑活动,镇直各单位组队参加,有的单位穿着统一的...
往事如梦
2013年7月下旬,我所在的学校要评选五个省级农村义务教育骨干教师上报县局,每月有六...
竞聘
在去年11月的岗位竞聘中,各校按照教育局人事股联合各校负责人制定的考核办法,根据得...

今日热门

马上观看
首届文学春晚专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