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5星文学网 首页 短篇 中篇小说 查看内容

长篇神话小说“狐魂”

MIke剑影 @ 中篇小说 2018-9-18 12:04152 人围观, 发现评论数1个 原作者: 洋蜡人来自: 5星文学社 收藏该文



     该文章经网站编辑推荐和5星文学奖评审委员会评定,达到发表水准,已经收录网站稿件库。可作为申请5星文学网特约作家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会员作家的参考依据。
     媒体或个人转载引用本文,请联系作者申请授权,未经作者或本网书面授权,请勿擅自转载引用,侵权必究。


                          第四十章  鲤鱼公主逼婚凤求凰

                                               鲶鱼将军无奈落慌逃

      

      布谷声声唤来了初夏。蓟运河边开放着五颜六色的野花,纤细的芦苇在微风中展开嫩绿色的叶子,河里的野鸭在水里戏耍,偶尔扎到水里捉住一条小鱼,含在里向伙伴们炫耀着,然后慢慢地吞下去,扬起脖子“呱呱”地叫几声。
     晴儿领着景翔和景昭两个儿子来到河边。一群孩子们正在追逐,戏耍着、景翔景昭也与小伙伴们一起玩耍起来。太阳的余晖照在河水里,远处看去,一片金灿灿,犹如一群金鲤鱼在水里游动。远处与夕阳交融的河面出现一个个小黑点,渐渐地映入眼帘的是一条条小渔船,是那些以打渔为生的渔民回家了。晴儿看着船上的人们闹闹嚷嚷,高高兴兴地抬着一筐筐鱼走上岸来,就招呼两个儿子:“景翔、景昭,我们回家了,给爸爸做饭去。”两个儿子蹦蹦跳跳地跟妈妈回家了。
     夜里,一家人正在梦乡中,被敲门声惊醒:“晴儿嫂子,快开门!三柱子病了。”晴儿答应着,急忙穿好衣服将门打开,李二柱喘着粗气说:“嫂子,快去看看我弟弟吧!”晴儿一边跟着二柱走,一边问:“三柱儿咋的了?”
      “咳!别提了。今天我们哥仨打了不少鱼。我哥说,今天高兴,咱哥仨喝点酒。喝得正开心时,老三又哭又闹,说一些听不懂的话。我妈妈害怕,就让我来请嫂子去给老三看看。”
      晴儿到了李家,见三柱脸肿涨的连眼睛都小了,趴在炕上,就像在水里游泳似的,两只胳膊往前划拉,两条腿前后蹬着。晴儿笑了,问:“三弟,你练的这是哪一招啊?”三柱斜了晴儿一眼,嘴里却仍然叨咕着人们听不懂的话。
      晴儿点上香,看见香火像条条鱼儿摆尾。一会儿,随着香火往上升,她看见一条鲤鱼正怒气冲冲地望着自己。仔细一瞧,是一条九百年的鲤鱼精。晴儿问道:“请问鲤鱼精灵,李家三柱因何故让公主如此愤怒?附在他的身上折磨他?”鲤鱼精斜目剜了晴儿一眼,说道:“你是谁?本姑奶奶是鲤鱼宫四公主,你胆敢质问我?看你不知天高地厚的,想必是不想活了,看剑!”说着话,抽出宝剑向晴儿劈来。晴儿急忙用水袖搪了过去,那宝剑“当啷啷”飞出两丈多远,震得鲤鱼精手腕发麻,急忙用左手将右手腕攥住。
     鲤鱼精横眉立目,她轻轻跳起跃入半空。她鳍尾摆动上下跳跃,霎时河水腾空而起,天上电闪雷鸣。腾起的河水与天上的大雨交合一起倾盆而下。晴儿已是三千五百年的道行,鲤鱼精只有九百年的修行,论道法那鲤鱼精没有晴儿的深厚,只是她借天之力,呼风唤雨,以翻江倒海之势向晴儿逼来。晴儿本是陆地功夫,自知水中功力不足,不敢恋战,便腾空而起,驾起青云直奔瑶池宫。晴儿来到天街门外,向护门神讲明情况,疾奔瑶池宫前跪下,言道:“禀报西王母娘娘,珍珠洞主晴儿拜见九尾白狐圣主。”九尾白狐出宫与晴儿相见,晴儿急忙说:“圣主快快救我!”然后将事情讲了一遍。九尾白狐说:“鲤鱼精灵的事情,我要禀告王母娘娘才是。”说着转身走进瑶池宫。西王母急命差官拿来蓟运河水族鲤鱼宫殿花名册,查看四公主的情况。差官答道:“禀王母娘娘,蓟运河鲤鱼四公主本已远嫁清河太子为妻,只因她专横跋扈,目无尊长,被太子殿下休回蓟运河。回到蓟运河以后,她每天闷闷不乐。鲤鱼王与王后疼爱女儿,处处迁就于她,如今不知去向。”
     王母道:“知道了,退下吧!”王母对九尾白狐说:“你随我前往蓟运河鲤鱼宫。”走出宫门外又对晴儿说:“你暂且回去,尽量不与四公主交手,等我回来再作道理。”晴儿答:“尊懿旨!”晴儿回到李三柱家里,退下香位。
      二柱向晴儿讲了在蓟运河捕鱼发生的事情。
      清晨,我们将船开至蓟运河中间的时候,看见一条金色大鲤鱼正在追赶一条河鲶鱼。见这两条鱼,时而跳跃出水面,时而沉入水底;时而 一前一后追逐时而撕咬在一起。黑白的鲶鱼矫健凶猛,金灿灿的鲤鱼灵活敏捷,厮打的场面非常壮观。我对哥哥和三柱儿说,咱将其一网打尽。大哥说不行,这可能是两条鱼精,千万别招惹。两条鱼厮杀近半个时辰,鲶鱼用鱼须抽打鲤鱼,鲤鱼用尾巴急扫鲶鱼。鲤鱼尾巴将河水拍起很高然后落下,那落下的水滴如粒粒枪沙,抽打在鲶鱼身上,鲶鱼在水里腾空跳跃躲闪着鲤鱼的追杀。渐渐地鲶鱼败下阵来,沉入水底。那条鲤鱼浮在水面巡视着,一会儿,它也沉入水底不见了。大家以为那两条鱼都走了。
     突然,水里掀起一个浪头,鲶鱼一跃,跳进我们的船舱。鲤鱼在水面游了一会儿,掉头游走了。我对大哥说:“大鲶鱼流泪了,放了它吧。”大哥同意了。三弟对着那条鲶鱼不解地自言自语地说:“鲶鱼为啥被那条鲤鱼打败了?应该比鲤鱼厉害啊!”鲶鱼突然说话了:“那是我们的四公主,我怎敢惹她?”我哥仨听见鲶鱼说话,感到十分惊奇!三弟就问它:“鲤鱼为何追杀你?”鲶鱼叹了口气说:“它逼婚,非要嫁给我。”“啊!”我哥仨更感觉稀奇了,鱼不但会说话,还说出这等事情来。三弟就跟鲶鱼精开玩笑说:“这可是好事,答应啊。”鲶鱼精又叹口气说:“谁敢娶她啊!谢谢你们让我藏在船舱里,躲开了四公主的逼婚。再求求你们将我送远一点好吗?”
      我们没敢多问啥,往船舱里舀了些水,以便鲶鱼漂起来,带着它往远处划去。船到一个河岔口时,鲶鱼说到这儿就行了。我们小心地将它放入水里,鲶鱼在水面跳跃了三次后,说:“一会儿,你们看见鱼群就下网捕鱼,捕一网就回去吧。”眨眼工夫,鲶鱼不见了。我们往前划了一会儿渔船,果真看见一大群鱼向我们游来。我们记住鲶鱼的话,打了一网鱼,收起网就往回赶。谁知我们划到那两条鱼打架的地方,那条鲤鱼还在那里悠闲地游着,看见我们的渔船,它一跃,跳进我们的船仓里。三弟一看很高兴地说:“这鲤鱼送上门来了,我看看四公主啥样子。”话音没落,鲤鱼一跃而起,尾部猛地一下抽打在三柱的脸上,然后投入水中游走了。三弟骂了一句:“这条骚鲤鱼!”
      这时,晴儿耳边听见九尾白狐在叫她,急忙摆手,示意三柱不要讲了,她急忙点香,蹬神坛。见九尾白狐站在王母娘娘身旁,她急忙下跪给王母娘娘请安。“晴儿免礼,平身。”晴儿站起来,听王母说:“晴儿,鲤鱼四公主傲慢、刁蛮、任性,因被清河太子休回家门而心生恼怒。见鲶鱼侍卫将军性情憨厚,做事认真,就逼迫他与自己成婚。如今,鲶鱼将军不知逃向何处。四公主到李家三兄弟的渔船上搜查寻找无果,气愤之中,正巧听见李家三柱说话调戏她。因此,四公主这才报复李三柱。”晴儿问道:“请问娘娘千岁,四公主不听规劝,见我就打,如今我该怎么做?”
      “你暂且相劝她,如果她实在不听劝告,我来处理此事。”
     “尊懿旨!”晴儿弯腰双手抱拳呼唤一声:“有请鲤鱼四公主!”河水掀起一个浪头。见这傲慢的四公主跳出水面,仍是怒目圆睁,她手舞绫带照晴儿劈面而来。晴儿轻轻一跳,钻入云彩,鲤鱼四公主追到空中。只见,空中云飞风起,河水涛声四起,不一会,晴儿败下阵来,来到瑶池宫门前,禀报:“启禀王母娘娘,我实在无能力说服她,还是请您降伏四公主吧!”王母娘娘言说:“好的,晴儿你往后站,”说着,从头上摘下一只玉簪朝鲤鱼四公主抛去,一声:“定!”河水即可风平浪静,但见那鲤鱼四公主在半空中定住一动不动了。王母娘娘又断喝一声:“鲤鱼王家千岁听旨!”霎时间,河水又“轰隆”一声,一个水柱从河水中腾起,一条鲤鱼飞跃空中,即刻化作人形。鲤鱼王爷驾云急忙走进瑶池宫门前跪下:“鲤鱼卑职在。”
      “你女儿野蛮骄横,追赶鲶鱼将军逼婚。如今,鲶鱼将军不知去向,成何体统?今日将四公主交给你,自行处罚吧。”
     “尊懿旨!”
     “水晶冷宫将官听令!”
     “卑职在!”
      “鲤鱼四公主刁横成性,不听劝告,打入水晶冷宫一年,不得走出宫门半步。”
      “尊法旨!”冷宫将官率女官将四公主架起,轻轻飘入水中。
      王母娘娘说:“摆驾回后宫!”
      “是!”彩娥宫女旗幡伞扇簇拥着王母娘娘,九尾白狐与晴儿告别,跟随王母娘娘离开瑶池宫。晴儿下了香案,对李家讲明原委,李家全家跪在地上,往天上双手合十,他们感谢晴儿求助王母娘娘,解救李家三柱之恩!这正是:
鲤精不善被夫休
威逼鲶鱼强婚求
将军落荒急逃难
王母懿旨冷宫羞
  
                         第四十一章  顽童嬉耍草垛捉白兔

                                银蟾仙君施法逼小华

      幻村依仗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村民们相互来往真诚相待,邻里之间关系很融洽,很少发生说长道短的现象。每天吃罢晚饭,大人们相继走出家门,来到天湖旁的大柳树下说话。孩子们在许增家门前的空地上玩耍。
      小河里蛙声一片,柳树上蝉声阵阵,月亮被璀璨的星星围在四周,笑弯了腰。一群小孩子在李二爷家的草垛旁,玩捉迷藏。一个小伙伴儿藏起来,另一群伙伴儿在寻找。小华藏了起来,随着一声“找吧!”孩子们散开,围着草垛找了,找了几圈没找到。他们在一起小声地叨咕着:“小华能藏在哪里呢?”景翔说:“我们爬到草垛顶上去看看。”说着,这群小伙伴儿像小猴子似的,蹭蹭几下子爬到了草垛顶。可是,还是没有见小华的影子。小伙伴们站在草堆顶上喊着:“小华,小华!”小华怀里抱着一只小白兔,站在草垛下:“哎!我在这里,你们上草垛干啥去?”小伙伴儿们出蹓儿、出蹓儿小泥鳅鱼儿似地纷纷溜到草垛底下,争看小华怀里的小白兔。小白兔,红红的眼睛很亮,耳朵高高地竖着,雪白滚圆的身子。“小华,这小兔儿哪来的?真好看!”景翔问。
      “就在草垛洞里。”
      “草垛还有洞?我们咋不知道。”
      “走,我领你们去看。”
      小华说着就转到草垛东侧离地面两尺多高的地方,他轻轻拨动几根芦苇杆,一个不大的洞映入眼帘。孩子们很兴奋,争着要往洞里钻。小华拦住他们说:“洞很小,很深。只能进去一个人,你们谁先进去?”狗剩说:“我先进去。” 说着狗剩就弯腰爬进去了。他刚进去,就听里面“啊啊”地喊着,腿伸出了洞外。孩子们不知道发生了啥事,一起拉住狗剩的两条褪,把他拽出洞口。只见狗剩脸色发白,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景翔紧张地追问:“狗剩咋的了?”老半天,狗剩指着小华说:“你骗人!那里没有小白兔,全是癞蛤蟆。”小华急忙分辩地说:“你胡说!我明明就在那里捉到的小白兔,你咋说里面是癞蛤蟆?”狗剩比划着说:“那么一大堆癞蛤蟆,可恶心人了。”小华对景翔说:“你给我抱着小白兔,我进去看看。”不一会儿小华退了出来,神色很紧张。孩子们追问:“小华,到底是小白兔还是癞蛤蟆?”小华从景翔手里要过来小白兔怏怏地说:“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咋回事,我们都回家吧。”
      第二天早晨。小华手里拿着一个小篮子,来到天湖旁边,沿着小水沟边上挖野菜,狗剩、景翔、小凯也来帮忙挖小白兔最爱吃的苣菜、蒲公英。他们就在河沟边一边挖野菜,一边谈论着小白兔的可爱,不一会儿就挖半篮子野菜。小华说:“我们不挖了,每天给小白兔吃新鲜的野菜,不挖那么多。”小伙伴们一起来到小华的家里。
      小华的爸爸给小白兔用高粱秆夹成一个两层的小房子。上层小白兔住,小白兔拉的粪便,从高粱秆的缝隙中掉在下层。这样,小华每天打开兔窝的小门,在下层就可以清理粪便。小白兔的新房子既温暖、又防风、还安全。
      小白兔给孩子们带来了很多乐趣。可是怎么逗,它就是不高兴,每天不吃不喝。渐渐地小白兔瘦了,耳朵耷拉下来了,眼睛也没有了精神,而且,显得很急躁的样子,经常发出低沉的“咕咕”地叫声,它大多时间把鼻子和身子靠近窝边转圈。小华对爸爸妈妈说了这些情况。妈妈说:“没关系,小白兔是感觉孤单,时间长了就会好的。”第六天早晨,小华早早起来看望他心爱的小白兔,发现兔窝小门边儿有一只癞蛤蟆。小华想起了那天晚上在草垛洞里的情景,找来一把铁锹,将这只癞蛤蟆铲起来走出大门外,扔到小河沟里。小华回到兔窝前,听到小白兔在窝里焦急地嘶嘶叫着,他急忙打开兔窝门,小白兔扑向小华,小华伸手要抱它。它照小华的手咬了一口,然后,飞快地朝大门外跑去。这时,狗剩正好走进大门口。小华喊:“狗剩,快关大门,小白兔要逃。”狗剩已经看见小白兔跑来,回身就将大门关上。小白兔朝狗剩嘶嘶叫着,翘起脚尖站立起来扑向狗剩的腿就咬。小狗剩只穿一条裤衩,腿被小白兔咬伤了。小华跑过来逮住小白兔,放进兔窝里。小白兔在窝里面仍然嘶嘶地叫着。
       第七天早晨。小华来到兔窝前,看见十几只癞蛤蟆趴在那里。小华叫来爸爸,爸爸也用一把铁锹,铲起那些癞蛤蟆扔进小河沟里。小华打开兔窝门,看见小白兔半睁着眼睛,蜷缩在兔窝的角落里。小华咋叫它,它都一动不动。小华就找来一根高粱秆捅它,小白兔发出了喷气声。小伙伴们来了,看着小白兔这个样子,心情都很沉重,围在兔窝面前谁也不说话。
      下午,小华感觉头痛,就躺在炕上睡觉,晚上也没出去和小伙伴们玩。小伙伴们也因为小白兔生病,感觉没了兴趣,早早回各自的家里睡觉去了。景翔回到家里对晴儿说:“妈妈,真是怪事,小华捉了一只小白兔,好几天了,就是不吃我们给它挖来的野菜,还咬人,把狗剩和小华都咬伤了。小华今天急得脑袋疼。”晴儿在灯底下做针线活儿,对景翔说:“是吗?你先睡吧……”娘两个正说着话,小华妈妈进来了:“晴儿妹子,快去给小华看看,他闹脑袋疼。我家兔窝这两天总有癞蛤蟆,那只小白兔在窝里面总转圈嘶嘶叫。我怕小华脑袋疼与那小白兔有关系。”晴儿抬起头问:“小华头疼与小白兔有啥关系?我去看看。景翔你也快睡觉,听着景昭一点,弟弟睡着了,别掉到地上。”说着,拿起一炷香就跟小华妈妈走了。
      小华跪在炕上,脑袋顶着墙,小屁股撅起老高,哼哼唧唧的。晴儿见平时顽皮淘气的小华这个样子“扑哧”一声笑了:“哈哈,小华咋的了,小屁股撅得那么高,等挨打啊?”
      “婶子,我脑袋疼。”晴儿点上香,坐在炕上闭上眼睛,嘴里说道:“张家小华头疼是何神灵所致,快快上来显身。”随着缥渺的香烟,月宫银蟾仙君浮现出来。
      晴儿上香一看,倒吸一口凉气,急忙下跪:“晴儿拜见银蟾仙君。请问银蟾仙君为何在此显身?晴儿不知仙君来此,有望仙君谅解。”银蟾面沉似水、闷闷不乐地答道:“我受玉帝之命捉拿瘟疫瘟神归位,玉兔仙子与我同行。当我与众蟾蜍捉拿瘟疫神之时,玉兔仙子被你管界顽童捉住,在我分神之时瘟疫神逃走。我多次解救玉兔仙子无望,均被铲除扔到天湖旁的小河沟里。我与玉兔仙子常年相伴嫦娥仙神。这次,玉兔仙子征得嫦娥仙神同意与我一起出行。现在它被张家关闭在院内,已经病得奄奄一息。我捉拿瘟疫神至今未果,再过三天,天花瘟神就要施放天花瘟疫,这里将要爆发一场天花瘟疫,导致幻村孩童死亡一半。我与玉兔仙子也将受到玉帝惩罚,无奈之下,施展法力致使小华头疼痛。如再不释放玉兔仙子,我将要了小华性命。”
      晴儿一听,跌坐地上,大声疾呼:“银蟾仙君暂且慢行,恳求放过小华性命,让他马上释放玉兔仙子出来与银蟾仙君相见。”
     “玉兔仙子性命危在旦夕,我岂能轻饶他!”
     “银蟾仙君有何条件,请讲无妨。”
     “你管界地域复杂,地面之上洞穴颇多,树草隐蔽难以辨认。如今不知瘟神妖孽隐身何处,不能捉拿它。你如与我捉住天花瘟神将功补过,我就放过张家小华。你如不能捉拿天花瘟神,我将禀告玉帝与王母娘娘一起问罪于你。”
      “晴儿法力恐不能抵挡天花瘟神。但是为了解救小华性命,我愿为银蟾仙君效力捉拿瘟疫神。”
“好,我暂且用法力将张家小华围困。你如能捉住天花瘟神,我将小华交给你。你如不能捉拿住天花瘟神,我将你与小华一并带到天庭复命。”
      “望银蟾仙君开恩。晴儿马上领命,晴儿告退。”这正是:
湖水蛙声顺天摇
玉兔香魂欲仙飘
银蟾情惜娇蓉悴
晴儿领罪谢寒桥

                                                     责编Mike剑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1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1)

热门推荐

长篇小说《血胆忠诚》第五章
第五章、走上战场 肖剑随部队乘坐军列来到广西南疆边陲驻扎待命,这里离边境已经近...
夜寻(小说)
肖鸣从部队退伍后一直有一个心愿,要找到当年一起从农场去当兵的几名失去联系的战友,...
夜约(小说)
肖鸣病了,他患了严重的感冒,一整天都躺在床上浑浑噩噩,到了下午三点,他感到实在撑...
长篇小说《血胆忠诚》第四章
第四章、为国而战 “爸,小时候我们睡觉时您老是给我和弟弟讲那些打仗的故事,部...

今日热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