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一键登录:

搜索
5星文学网 首页 诗词 人间诗话 查看内容

梦逝乾元第一卷第二十八章 怡林赐宴

MIke剑影 @ 人间诗话 2018-9-14 13:3418 人围观, 发现评论数2个 原作者: 蒹葭苍来自: 5星文学社 收藏该文



     该文章经网站编辑推荐和5星文学奖评审委员会评定,达到发表水准,已经收录网站稿件库。可作为申请5星文学网特约作家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会员作家的参考依据。
     媒体或个人转载引用本文,请联系作者申请授权,未经作者或本网书面授权,请勿擅自转载引用,侵权必究。


          

      果然不出几天,宫里传出消息,刘皇后早产,母子俱亡。这刘皇后虽出在刘家,却不似娘家人的跋扈,皇上对她的娴淑也特别宠爱。一但香消玉陨,皇上竟把怒气发在玉凤山上了,立马让枢密院派人去剿。
         这刘卞却一反常态,劝皇上道:“如今皇后大丧,不易征讨,望皇上息怒,还以龙体为重。容为臣日后计划妥当,再行追剿不迟。”
毕竟他的亲生儿子还在土匪手里,并扬言官兵若来,先杀了他,刘卞不得不忌。
         皇后大丧,文武百官临朝三日,日日叩拜,皇宫内外一片肃穆。皇上特喻,皇城大都三日不得娱乐,百姓官宦不得嫁娶,可见刘皇后在皇上心里的位置。
          待得出殡这日,满朝官员出建德门送至北苑,祭奠后,百官长号而退,由三位蒙古官员护送至北漠,其余人等返回。
          皇后丧礼已毕,太后却染上病疾,半个多月后,竟病入膏肓,生命垂危。皇上衣不解带,日夜守候,竟无一点转机。他大骂宫中御医,皇后早产,束手无策,太后病重,也无良方,还要你们何用?盛怒下便要赶了出去。
         刘卞跪劝皇上息怒,称宫中御医毕竟医治范围有限,不如遍访民间高手,或可有一线希望。”
         皇上即刻说道:“那还等什么,快传所有人立刻上朝,就是生病的,休假的一律不准。”
         几日不曾临朝的皇上,突传圣谕,谁敢怠慢。一时间,崇天门外,满朝文武轿马穿梭,一个个躬身趋步进见。
         少珺跟在恩师身后,抬眼看去,就连平日游手好闲、不爱上朝的至尊王爷也来了不少,还有那些经常称病在家赋闲的文武官员也没落下。少珺就知不同以往,她低头移步,小心的站立在梁攸旁边,大气也不敢出,整个大明殿几百官员静悄悄的。
        皇帝登上红金相嵌的殿基,匆匆受了叩拜,也不归座,就让王伯安读了举荐民间名医,为太后诊治的圣旨,遍喻满朝文武为太后荐医。
        众人听完,俱都松口气,尤其那些王爷贵戚和几位闲臣,更是放松,纷纷上奏,说太后洪福,定会无恙,还说皇上仁孝,感动天地,太后一定会福寿齐天。
        皇上手一挥,生气道:“这些好话先留着,你们现在就先给朕找个这样能妙手回春的名医来,只要医好太后,有官职的加官,如是庶民,也授予官爵厚禄。”
       满殿的大臣里,也就是少珺听了心里一动,却不敢露出声色。
       梁攸看她一眼,沉思着,自己这个门生的医术他知晓,就是那些养在皇宫的御医也不过如此。这些御医们,平时弄些滋补养身的法子还行,真有病,谁也不敢下重药冒险,只糊弄着自己这颗脑袋别掉了就行,连皇上也常说是些庸医。倒不是他们医术差,实在是怕死无葬身之地,要不然皇族里怎么都会短命呢。
        少珺见梁攸瞅她,心想,若是师傅在就好了,这是太后,尊贵之体,自己敢吗?但机会难得,能放弃吗?她看着梁攸,不知他是何意,心里矛盾重重。
         梁攸悄悄问她道:“你有几分把握?”
         少珺答道:“不知脉象,不敢妄言,但有几分可试。”
         梁攸又问:“你可有这个胆量?”
        少珺心想,恩师一向沉稳,即这样问,就是有意举荐,自己何不搏一搏命运,就是命绝,也大不了到泉下与子玉为伴。想到这儿,她展颜一笑,低声道:“弟子愿一搏,请恩师提携。”
        梁攸移步出列,奏报皇上道:“臣举荐一人。”
         话一出,把皇上和大臣们的眼睛吸了过来,皇上问道:“这人在哪儿?”
         梁攸道:“就是翰林院的霍少珺霍学士,他是臣的学生,臣一家有疾都是他看顾,臣还有一位亲戚多年沉疾,也是他治愈。但太后之疾,下官不敢断言,还请皇上亲自定夺。” 少珺也上前说道:“臣在幼时就拜师学医,懂些岐黄之术,也医治了不少人,只是太后的病患得小臣诊脉后才敢领旨。”
         众人见一个小小的儒臣,竟敢接这连御医都棘手的病,不禁惊叹,褒贬不一。皇上看着少珺,想起来说道:“ 你,就是两年前的新科状元霍明毓、霍少珺状元?”
        少珺道:“正是小臣。”
       “朕还记得你的答卷行文流畅、才思敏捷,又语机深睿、连登三元,当时竟喜我朝还有这样的人才。”又转向梁攸问道:“他现在表现如何呀?”
         梁攸回道:“明毓虚心好学,进步很快,目前 他是老臣得力助手了。”
         皇上欣喜道:“如此的人才,又懂医术,朕该早点下这个寻医圣旨。”
         殿上的那些皇亲贵戚没一个服气的,霍少珺这个小小儒生竟出这等风头,以后他还能把谁放在眼里?何况在这些戎马世家的贵族眼里,霍少珺的才华算什么,不过就是一卖弄文墨的文弱书生,岂能让他独占鳌头。
        睿王出列,向皇上奏道:“霍少珺不过是一介书生,且入职不久,又是这样小小的年纪,哪来的高深医术,皇上可别被他忽悠了。” 下面一帮贵戚们纷纷附和着。
       平章政事拜炎也出班奏道:“霍学士虽文才出众,但毕竟年轻,又非是行医世家,皇太后万金之体还请皇上慎重。”
       皇上对那些妄自尊大的贵戚们反感,他们的话本不放在心上,但听了拜炎的话他也犹豫起来。这个拜炎一向稳重,又是他得力臣子,既然他这样说,也不无道理。他颓然坐于殿基的龙榻之上,无奈道:“那,众爱卿谁能再推荐一个名医来?”
       刘卞说道:“皇上可宫外张贴皇榜,在民间招募,以重金相聘,不愁找不到名医。”
        王伯安不以为然,说道:“那些民间高人一向不在繁华闹市,找到他们还不知何时,怎知那些揭皇榜的人里面没有因图财而充大的人,岂不误了太后的凤体。”
        睿王不满道:“皇榜未贴,你怎知就没名医,历来重金之下必有勇夫,医术高他也是图个银子。”
        皇上脸露鄙夷之色,刘卞也觉的有些不妥,纠正道:“王爷休得乱说,那是在战场上,非世间高医所为。”
        梁攸又道:“如今应以太后凤体为重,霍少珺也是从小拜的民间名医为师,怎知他就不是被高人传授?臣的身边已有多人被他救治,老臣愿为他担保。”
皇上对梁攸谨慎的处世之道还是了解的,听他这样说,就把眼睛投向少珺。
少珺趋前跪拜,奏道:“如恩师所言,臣曾拜得民间名医为师,小臣刚才也说过不敢断言,须为太后诊脉后才敢定论。若小臣没把握,再张榜请名医不迟,还请皇上尽快决断,不要误了太后的病症。”这番话有自信,也有自知,表明了少珺非是莽撞之人,比大殿上任何人说的话都有说服力。
         皇上起身,制止大臣们的议论,说道:“你们无须再说了,太后如今急需医治。如此,霍学士速去后宫为太后诊脉吧。”然后吩咐退朝,撇下满殿的大臣,带少珺出了大殿,往后宫去了。
          刘卞本就不快,儿子成了人质,皇后殡天,朝中去了一个依靠,如今唯一依赖的太后又命悬一线。见素日并不待见的一个少年儒臣,竟借医术博了皇上信赖,不禁愕然。
          这个霍少珺说来也算是他的门生,当初他是奉旨监考,对少珺的试卷也是赞叹。想不到这人小小年纪连中三元,不过当时并没把他放在眼里,如今看来,还真不能把他小看了。
          一帮亲王贵戚仍有些不服,睿王道:“这个霍少珺倒会钻空子,满屋的王公大臣,这小子有什么资格。”
          枢密院副使詹木尔不屑道:“初出茅庐,还不知厉害,有他受的,到时,就等着砍脑袋吧。”
           秦中和正言厉色道:“这是与太后治病,你等以为是儿戏吗,你们不服,倒是荐一个名医出来。”
           这些人也不敢与他顶撞,就等刘卞发话。刘卞冷眼看着,不明不白的甩出句话道:“皇上都说了,只要治愈太后,就是功臣,你们哪个能行?太后好,是大家的福,懂吗。哼!”说完,拂袖下殿去了。
           半月后,少珺领懿旨,由后宫内侍李安引导,自东华门,进掖门,穿亭过廊,往后宫来见太后。两旁楼台高阁、飞凤翔龙,雕花玉栏、曲径通幽,奇花异草、绿树掩映。少珺知道 前面不远处就是后宫嫔妃、王孙太子居处,她唯恐不小心闯了禁地,紧随李安,不敢旁顾。
          来到太液池上的白玉雕花石桥,李安回身说道:“请霍学士稍候,小的去回太后,万不可乱走动。”
         少珺道:“请放心,下官不敢。”
          李安走后,少珺望着桥下潺潺的流水,两旁柳树水面倒映,绿如碧玉、翠若琥珀,犹如此时的心情,淡定舒畅。想起第一次来这儿时,与此竟有天壤之别。
          那日从大明殿出来,跟着皇上一直进到太后的寝宫清宁宫,她就等在宫外,心里忐忑不安。脑子里飞快想着师傅医书上的每个案例,如今太后的年龄、体质、病相一概不晓,不知诊脉后,自己还敢不敢下药。这可是一次最好的机会,我能抓的住吗?就在胡思乱想时,李安传喻,她整整衣冠,心却安定下来,不管怎样,机会不能错过,就算冒险也值。
         她在前殿见过皇上,皇上说了太后的病况,又看她儒雅年少,多是存了点疑虑,说道:“你要仔细诊脉,不可大意,那些御医们可都盯着呢。”
         少珺点头告退,跟李安转过中间设的描金大漆翠花屏障,进到太后的寝室,两旁宫女皆垂手侍立,不离左右。她低头趋步,小心的来到榻前,一名宫女从纱帐内扶出太后的一只手,少珺半跪着靠近床榻,把手轻轻按上。初时还心里打怵,把脉过后,倒安定下来,她小心翼翼的说道:“小臣还要再观察一下太后的舌苔面色。”
           宫女把纱帐打开,太后侧身高卧,脸色潮红,唇暗紫,微微气喘,本是一副还不算苍老的容颜,却被折磨的憔悴不堪。她微微睁开眼睛,问道:“我这病吃了不少药,越来越重,是不是我的大限到了。” 说完眼泪涌了出来。
          少珺见她如此,心想这位独揽大权的女人,生死关头,竟也有脆弱的一面。
           少珺放下宽大的袍袖,低头回道:”太后正值盛年,偶有微恙,不必忧虑,只是前些时日忧伤过度,积郁在胸,饮食俱费。待小臣拟个方子调理一下,可保无恙。”
          听如此说,太后心里稍安,看了下少珺说道:“听说你是连中三元的状元,小小年纪,竟懂医术?”
          少珺回道:“小臣自幼拜箫御医为师,经常随他出诊。”
          太后又问:“可是前朝的御医箫林之?”
          少珺点头,回答是。
           太后笑道:”怪不得你说的这么自信,哀家倒也信了。” 说完一阵喘咳。
           少珺躬身下拜,说道:“太后保重,小臣这就去开方。” 说完起身,退后几步,才转身来到外面。
          一帮御医正窃窃私语,见少珺出来,迎上来道:“霍学士有何见解?”
          少珺说了自己的医理,御医们纷纷道:“不可,不可,太后是金枝玉体,又久病体虚,怎能用这种虎狼之药。”
          少珺说道:“太后虽饮食俱费,终是积郁引起,若一味的进补,只是补了表象,根子不除,终会加重。”
           御医们仍是坚持,少珺只好说道:“这个方子,是下官一人开的,责任我担,与各位前辈无关。”见他如此,御医们倒脱得干净,一齐下去了。
           少珺拜见皇上,说道:“现在小臣可以接旨了。”
          皇上迟疑,刚才他们的辩论犹在耳边,他能信任眼前这个年轻人吗?又转念想,这些宫廷的御医们,还不是因他们平庸才把太后延误至此,倒应该让霍少珺一试,想到这儿说道:“霍学士真的有把握?”
           少珺到了此时,真像接了场大仗,成败在此一举。她回禀道:“小臣明白利害关系,不会拿自己的脑袋开玩笑,请皇上放心。” 她知道自己话里要有一丝的迟疑,就会失去这次机会。
         皇上下令给霍学士准备住处,看来太后痊愈前自己是出不了宫了。
         一连三天,少珺几乎都是守在清宁宫,时时给太后把脉。尤其第一天,自己一夜未眠。当宫里传出太后减轻的消息时,她松了口气,这场险终于过去了。又调方换药,直到太后能正常饮食,她方能出宫。
         在崇天门外,兰湮迎上来抱住少珺,热泪盈眶。少珺连声说道:“没事了,赢了,我真的赢了。”
          这场赌就是搏得一次机会,这种机会不是人人都能有的。少珺有了,并且抓住了,所以才迎来二次进宫觐见的机会。
        “太后传霍学士慈仁殿觐见。”李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少珺回身答道:“小臣遵旨。”
            然后随李安过了太液池,沿雕龙画凤,瑞鸟祥云的百步曲廊进了太后的慈仁殿。殿前白玉砌栏,两廊金凤吐瑞,殿阶下明泉喷涌,香草环绕,点缀着片片殷红的香果,奇香阵阵,就连识得百草的少珺也不认得。
         她随李安步上大殿的石阶,心想,这慈仁殿除了比不过大明殿的气势外,其精致庄严并不逊色。
         太后端坐在一张缀有百兽图案细毡铺就的白玉榻上,高髻紫冠,明珠摸额,绛紫的丹凤丝质蒙袍,罩着宛如少女的身材,健壮中不失女性的妩媚。少珺只快速的瞥了一眼,便尽收眼底,若不是她眼角与额上的皱纹谁也难相信已是近花甲的年龄。
         少珺趋前几步,躬身下拜,口称太后千岁,千千岁。太后轻抬手,示意她起来,说道:“如今哀家身体已无不适,多亏霍学士妙手回春,这偌大个皇宫竟无一个像爱卿一样的良医。今日招爱卿来,是哀家的一片心意,爱卿不必拘束,还是坐下说话吧。”
          少珺还是叩拜谢过后,才欠欠身子坐了。
          太后定神瞧着眼前这位为自己驱除病魔的儒臣,年纪也就是与自己的皇孙相仿,却是俊逸非凡。那几日自己病重,未仔细看他,如今看来,他的清丽相貌,到比那世间的美丽女子还胜几分,莫不是女子吧?她细细打量少珺,那种审视,入木三分
          少珺已感到太后放在自己身上的眼光,生怕露出破绽,毕竟女人观察女人还是很敏感的。她定下心来,压低嗓音,说道:“并非小臣医术高超,实是太后福泽绵绵,寿可齐天。”这些言不由衷的恭维话是她两年来最苦恼的变化。
          太后眯起眼睛,笑意斐然,说道:“爱卿小小年纪也会说这样的话了,这种话听的耳朵都起茧了,哀家明白,人的寿命终是有限的,可谓是天意不可违。”
          少珺暗想,这位太后倒是很清明,不知她这话的用意,便揣度说道:“小臣初任官职,一切以前辈为榜样,不敢擅自逾越。”
          太后收起笑意,说道:“你年轻知道分寸,不愧是梁攸的学生,不过像他那样也忒过于圆滑,滑手的东西大概是不想让人抓住,可抓不住的东西,谁还在意呀。”
         少珺心中肃然,这位太后确实不简单,自己更要说话谨慎,以免前功尽弃。她站起来,对着太后屈身下拜,说道:“太后一语点透小臣,小臣当以此鉴,尽心竭力,忠心不二。”
           原来太后对这个霍少珺已从外貌上十分欣赏,如今又见他谨慎中透着聪慧,倒是个秀外慧中的臣子。既然皇帝已说过要给他升职,他若识相,我倒可以助他一把。她复又堆笑道:“爱卿果然心思聪慧,是可造之才,你既然治好了哀家的病,皇家绝不食言,定委以重任,就看你的造化了。”
         少珺此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当场谢恩道:“小臣谢太后恩典,永世不忘太后的荣宠之恩。”
        太后问李安酒宴可备好,李安回说已备齐,她便招呼少珺道:“爱卿随哀家来吧,这可是为你准备的。”
         李安挺身站在殿阶上,传谕道:“太后起驾怡林苑。”
        一帮侍女宫娥应声而至,太后在李安和少珺的陪同下,由宫女们相拥而出。
        少珺一时像做梦一般,突然降临的这种荣宠,让她头脑有些昏昏然,她梦寐以求的愿望,近在眼前。但她清楚,在同僚嘴里说的朝堂争斗她才刚刚介入,前面是风是雨自己还尚未知晓。
         怡林苑此时春风正浓,千株牡丹争芳斗艳,怡林阁上,早已摆就玉石镶嵌的楠木雕花桌椅。太后在上首坐定后,少珺才在最下面的一个桌子上入座。
       尽管桌上摆的山珍海味,香气诱人,但少珺却知这种场合的不同,她小心翼翼的回答着太后每句问话,适度的讲点中原风土民情,太后听得很感兴趣。
      少珺发现,太后的汉话不是很丰富,但加上少珺熟练的蒙语,两人聊得倒很投机,她不得不佩服太后思想的睿智与活跃,怪不得这个女人能操纵两代帝王,她若是男人,这个皇位恐怕她要当仁不让了。
          几杯酒后,太后兴发,对少珺说道:“我们虽是马背上长大的民族,但对你们中原的地理文化也很喜欢,如今皇上叫人把许多汉家书籍译成蒙文,我也看了几本,里面讲的很好,有许多治国修身的道理。听说霍爱卿三元及第,文采当属第一,今日借着酒兴,爱卿不妨作诗一首,添点雅趣。”
        少珺这下有点难住了,作诗不惧,但汉文一但雅起来,恐怕这位太后就像听天书了,若用蒙文,她还真不知道怎样把美好的意境诠释出来。脑子一转,想起许多蒙古歌里的词汇也很丰富,还有他们那些浪漫的传说,不如结合一下,只要听着好,错点韵也无妨。
        她便起身说道:“小臣蒙太后错爱,实不敢当这第一,就勉力做出四句,在太后驾前献丑了。”
说罢吟道:瑞花名苑琼楼碧,玉宇神风御宴临。曲九回廊祥音去,长生天字锦书还。说完,又用蒙语翻了一遍。太后听着,并不生涩,两种语言她都明白,吉祥大气,甚是喜欢。
    “好,好诗” 皇上正巧赶到,听到少珺的诗,不禁夸赞道:“蒙汉相通,即通俗简洁又有浩然之气,霍状元才情宽泛,还精通蒙文,是我大元的栋梁。”
        少珺忙垂首拜见,称道:“皇上过奖,小臣实不敢当,只愿尽自己绵薄之力,不负隆恩。”
         皇上见过母亲,说道:“见母后身体痊愈,又能饮酒出游,儿臣欣慰,这也多亏了霍爱卿的医术。”
         太后说道:“可不是吗,我原以为自己是要撒手去了,却不想起死回生。这下,你可又要被哀家制约住了?”
         皇上惶恐道:“哪里,母后这样说儿子,儿子可担不起。”
         太后笑道:“说笑呢,你的孝道做母亲的还能不知。”  然后对少珺道:“我这个皇帝儿子,孝是不用说的,他眼里还真时时装着我这个母后。”
          少珺见皇帝的脸上有些挂不住,明白这种场合已不适和自己,便要告退。太后摆手,对皇上道:“你不是要给霍少珺升职吗,不知有无空缺?”
         皇上回道:“我倒想着哪,已派人去查六部的空缺。”
         太后有意无意的随便说道:“我怎么听说那个鄂多儿一年上不了几天朝,净泡病呢,这种人白吃朝廷的俸禄,还留着干嘛?”
          皇上一怔,暗想,枢密院如今是刘卞的势力控制,自己几次用科举选拔人才,但都被这些人压住了。这个空缺他一直想塞进自己的人去,却不知母后为何提拔霍少珺?他看看少珺。少珺忙低了头,心里像打鼓一样砰砰乱跳,终于明白,自己已被推到风口上了。
         皇上应道:“母后说的是,容儿子斟酌一下。”
        太后笑笑,对少珺道:“皇上是一直想着你哪,你可不要辜负了这片苦心。”
        少珺听懂太后的弦外之音,忙一拜到地,说道:“小臣明白,叩谢太后皇上的隆恩,必不负圣意。”说完,她不动声色的看了皇上一眼,只一瞥而过,便把皇上眼里的复杂神色看了个透。

                                                                                                                   责编Mike剑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2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2)

热门推荐

写一笺素语,暖一程薄凉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青春是一道明媚的忧伤 。迷茫的我们,没有人可以超脱尘世...
游云台山
游云台山 昨日漫游一线天,信口吟哦蜀道难。 微微春风吹草动,悠悠鸟鸣唤河仙。 蝴...
想念九儿
想念九儿 文/小沙弥 1 四五菇凉,不咋地 敢做拼命三郎,为小沙弥 赌气上哪儿风去了...
小沙弥云游去
小沙弥云游去 文/李章喜 路想脚板了,风想行程 云想小沙弥了,身如飘萍 说走就走...

今日热门

马上观看
首届文学春晚专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