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一键登录:

搜索
5星文学网 首页 短篇 中篇小说 查看内容

长篇神话小说“狐魂”

MIke剑影 @ 中篇小说 2018-8-9 17:4614 人围观, 发现评论数1个 原作者: 洋蜡人来自: 5星文学社 收藏该文



     该文章经网站编辑推荐和5星文学奖评审委员会评定,达到发表水准,已经收录网站稿件库。可作为申请5星文学网特约作家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会员作家的参考依据。
     媒体或个人转载引用本文,请联系作者申请授权,未经作者或本网书面授权,请勿擅自转载引用,侵权必究。



第三章   晴儿出嫁红云似小

小倩儿落水魂归西天

     正当姥姥劝说晴儿的时候,门外有人喊:“家里有人吗?”“谁啊?”姥姥急忙迎了出去,“哦,他大叔,大清早的有事啊?”
     “ 姥姥,你家姑爷大早晨从他家出来,背着料货(一种点心)一溜小跑来到你家。那料货从包货纸里掉了一道,我从家里拿了小簸箩跟着拾了一道。你老看看,一块不差,都给你老送来了。”
    “ 哎呀!这咋说的,还让大叔跑一趟给送来。大叔快进屋坐会儿吧!”
    “不了,我还有事,姥姥,我走了。”      
    “他大叔慢点儿走。”
    姥姥望着走远的大叔,再看看手中端着的一小笸箩料货,摇着头自言自语:“这姑爷啥时候才能长大啊!”
喜日子很快就到了,午夜才过,长辈们便急忙给晴儿开脸上头。“开脸”就是姑娘在结婚这天用白线编成错综的链,然后套在两只手指上,另一个线头含在里,一松一紧在脸上来回拉,将汗毛用线夹下来。“上头”就是将做姑娘时的独根辫子盘成一个髻。这样做,是在告诉人们,从今天开始这姑娘就变成小媳妇了。
    晴儿就像个木偶人似的任婶子大娘们摆布,她身穿大红织锦缎的龙凤牡丹图案的大袄,露出粉色内衣;下穿大红八幅绣裙,脚蹬一双红色绣花软底儿鞋。往她头上看;牡丹花儿引逗着凤凰展翅,粉红色的海棠耳边低垂,银钗垂吊着的几粒珍珠来回摇摆。
    别看晴儿是个贫寒人家的姑娘,她“开脸”后略施粉黛的容颜,细嫩滋润。加之长相俊美,行为举止大方优雅,真好似云霄仙子来到人间。
    人们将晴儿打扮好后,已经是四更天了。
    姥姥走到门口,往门外望去,突然“扑愣愣”几只小鸟像受了惊吓似地,“喳喳”地叫着飞走了,把姥姥吓了一跳。
    她抬头往天上看去,繁星缀满的天空,有一片红云,似一条小船往远处飘去。
    姥姥不安地小声念叨着:“这许三爷家咋还不来人接亲啊!”
    姥姥刚刚走进屋子,还没有站稳,只听门外两声炮响,接着便是“噼啪噼啪”一阵花鞭炮竹,好不热闹。(炮是两响的炮竹,俗称“二踢脚。”)这时有人喊:“一声炮响心发慌,二声炮响接新娘,三声炮响花堂拜,夫妻双双入洞房。贾老太太,给您道喜了,我们来接新娘子上轿啦!”
    人们急忙将一块绣着鸳鸯戏牡丹的红帕巾盖在晴儿的头上。晴儿撩开盖头,抱起正熟睡的四妹倩儿,脸贴在倩儿的小脸儿上眼泪簌簌地掉下来。
    姥姥走到晴儿跟前接过四妹,声音哽咽地说:“晴儿,从今儿起,你就是许家的儿媳了,过门后好好伺候公婆,侍奉好许增。”
    “姥姥……”晴儿说不下去了。
    这时有人喊:“姑娘出嫁掉金珠,发了娘家富了夫。晴儿上车吧!” 迎接晴儿的是一辆披挂大红花的马车。
    晴儿上了马车与乡亲们告别,从此成了许增的媳妇。
    再看天上那片红云,一直飘到一座翠柏环抱的大山上空,降落云头。
    山上即刻升起一股红雾,往山顶中的一个呈椭圆形的山洞飘去,很快,红雾便笼罩整座青山。山洞口的雾气渐渐散开,隐约地见一只浑身雪白的狐狸拖着九条滚圆的尾巴。
    突然,洞口红光闪过,一位佳人往洞内款款而去,耳边响起一个温柔的声音:“玉花迎接圣祖,请圣祖就坐。”
    一个深沉稳重的声音言道:“贾晴儿已经出嫁,按照我们的目的行事。”
    晴儿嫁到许家后,每天起早贪黑很勤快,洗衣做饭,伺候公婆,照顾丈夫和小姑子。
    她撂下耙子就是扫帚,忙忙碌碌不失闲,公公婆婆都很喜欢这个俊俏贤惠的儿媳。
    可是,老两口觉得儿媳心事重重,总是眉头不展。
    他们心里明白,她是惦记着几个未成年的妹妹,还有年迈的姥姥没有生活来源,更不好意思向婆家再提出什么要求。
    于是,三爷就和妻子商量,将她的三个妹妹和姥姥接过来一起生活。
    二妹秀儿生性活泼顽皮,她疯起来,就像村里那些半大野小子们一样。
    秋季的一天,她对抱着倩儿正在打盹姥姥说:“姥姥,王家的枣树又往沟里掉枣子了,我想和小伙伴们到水沟里捞枣子去。”姥姥不让她出去,就说:“一个姑娘家家的,就知道往外面疯跑,不知道帮你姐姐做点家务活儿。我们一家人在姐夫家白吃白喝,你姐姐没白天黑夜地忙活着,为的就是哄她公公婆婆高兴,不让人家挑出咱的不是来。你还整天像没心大白菜地不往心里去,让你姐姐咋报答你姐夫一家人啊?”精瘦干练的姥姥说着抱起哭着的四妹,摇晃着身子,一边轻轻拍着四妹的后背。丰满俊俏的秀儿陪着笑脸说:“姥姥,你老整天地老寿星弹琴,听得我耳朵都起茧子了。其实,我是哑巴吃豆——心里有数。行啦!你老每天伺候我们,夜里还要照看小倩,也够累的。今儿,我帮姥姥看着四妹,你老歇会儿。”说着,就弯腰抱过小妹妹。
    姥姥张开没牙的嘴巴笑了,手指点着二妹的额头,说:“你啊!一挑子茶壶都摔了——就剩你这个嘴儿了。好吧!我也累了,睡会儿午觉。你带四妹出去玩一会儿,记着早些回来。”
    秀儿兴高采烈地抱着小妹妹出去了。
    秀儿出去后,看见沟里漂着许多红红的枣子,让伙伴用一件衣服将一周岁多的四妹绑在自己的身后,就弯腰用竹竿儿在水沟里捞枣。
    十三岁的秀儿本来性格就大大咧咧,看见枣子,心里想着姥姥说的话:替姐姐做点事儿,让姐夫的爸爸妈妈高兴。就忘情地跑来跑去地只顾捞水里的枣子,却把背着的四妹忘记了。衣服系的扣儿松动了都不知道,听到孩子的哭声时,秀儿着了慌,“扑通”一下跳进水里,想把小妹捞上来。哪知秀儿不识水性,也被呛了好几口水。等大人们闻声把秀儿和四妹捞上来时,四妹由于喝水过多,已经被水呛死了。
晴儿悲痛欲绝,哭喊着:“爸爸妈妈,我对不起你们,我没有把倩儿照顾好。倩儿啊四妹,都怪姐姐,让你这么早就离开人世,倩儿,也许这就是命,你去吧,去了安生了,不受罪了……”
     人们将倩儿掩埋了。
     晴儿病了,发烧、说着胡话,嘴里一直叫着:“爸爸妈妈,原谅我!倩儿,姐姐对不起你!”姥姥老泪横流,默默守候在晴儿跟前。
     门帘儿被挑起,晴儿的婆婆手端着一碗鸡汤走进屋子来,她把碗放在高桌上,面带愁云地对姥姥说:“亲家姥姥,一会儿晴儿睡醒后,让她把这碗鸡汤喝了吧!总是这样发烧,不吃东西,肚子里的孩子可要保不住了。”晴儿听见说话儿的声音,睁开眼睛,很歉意的看着婆婆,声音很微弱地说:“妈妈,你老辛苦了,都是我姐妹拖累了家里,让妈妈跟着担惊受怕。”婆婆笑着坐在晴儿的身旁,用手将她散落在枕边的头发往上捋捋,亲切地说:“醒啦!感觉好点儿吗?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啥也别多想,把身子养好,妈妈巴不得地想早抱大孙子。”说着话,转身端起那碗鸡汤用羹匙一口口地喂着儿媳。
晴儿的眼圈红了,晶莹的泪珠滚出眼角。
    几天后,晴儿退烧了,硬撑着虚弱的身体起来做着自己份内的事情。
    正当一家人盼着孩子出生的喜悦之时。许三爷为了给河对面一个亲戚管闲事作担保,将家里的几顷地和家产全都赔出去了,只剩下了三间西厢房,一家人的生活陷入了绝境。婆婆经受不住这个突然地打击,没有见到孙辈的出生便撒手人寰。公爹也一病不起,中风瘫痪在床不能自理。
    呼啸的北风打透墙壁。难见阳光的西厢房,屋子里仿佛是一个冰窟,刺骨地寒冷。
    晴儿拖着沉重的身子,每天要给公爹接屎接尿。她怕公爹身上生褥疮,每天要几次帮公爹翻身。
    晴儿憔悴了,她抚摸着自己隆起的肚子,想着过春节后就要出生的孩子,心里一阵酸楚。她悄悄地走到外面,迈出大门口。望着天湖旁的那棵光秃秃的柳树,听着凄厉的乌鸦叫声,她不禁打了个寒战。
    看着这高高的门楼,以往过春节时热闹的场面映入眼帘:今年过年公爹该是个什么样的心情?这个年我们该咋过?晴儿看着天湖里结成的那一层厚厚的冰,心一直往下沉,往下沉。
大雪随着呼啸的北风飘然落下,很快,大地白茫茫一片,分不出哪里是路,哪里是沟,哪里是河。
    晴儿将家里盛粮食的瓦罐挨个磕打。有一小捧玉米面和白面,还有一点高粱米。她想用那点白面掺点玉米面,给公爹和姥姥做点疙瘩汤吃,再往高粱米里多放点白菜做成咸饭,他们几个年轻人吃。她掀开水缸,没水了,从墙角挑起木筲,推门想到后面蓟运河里去挑水。门推不开,被大雪封住了。她放下木筲走进里间屋,对躺在炕上的丈夫说:“许增,咱家没水做饭了,我推不开门。”丈夫看了看她那高高的肚子,心疼地说:“以后这活儿你别干了,告诉我,我来干。”说着,他走到门前使劲推门,可就是推不动。公爹在屋里急得仰天长叹:“老天爷啊!你真的是要把我家逼上绝路吗?”许增还在“嘿嘿”地用肩膀和门板较着劲。晴儿一拍手说:“有了!许增,我们从窗户出去弄点雪化开,不就是水了吗?”然后,她对许三爷说:“爸爸,你老别着急,我马上就做饭。”这正是:
生活窘迫愁煞人
深院萧条风打门
眼望天湖心惆怅
月照残雪倚黄昏

                                                        责编Mike剑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1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1)

热门推荐

长篇神话小说“狐魂”
第十一章 欢喜出嫁难舍姑嫂情三少爷溺水死亡蹊跷 晴儿又怀孕了,腆着大肚子疯疯癫癫...
梦逝乾元第一卷 第十一章 珠沉玉碎
翌日,刘霍两府的门口皆悬花结彩,府中的仆妇丫鬟,齐集前厅听召。侯府更是热闹非常,...
梦逝乾元第一卷 第十章 刘家设谋
临安城以西,山峦层叠,苍松蔽日,西湖流翠,面对眼前的美景,赫连子玉了无心思。自他...
梦逝乾元第一卷 第九章 文燕萌情
秋风瑟瑟,大雁南归,天高云轻。一骑雪白,马蹄腾飞,飘过红叶覆盖的山坡,翩然而至。...

今日热门

马上观看
首届文学春晚专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