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一键登录:

搜索
5星文学网 首页 短篇 中篇小说 查看内容

长篇神话小说“狐魂”

MIke剑影 @ 中篇小说 2018-8-7 09:2084 人围观, 发现评论数8个 原作者: 洋蜡人来自: 5星文学社 收藏该文



     该文章经网站编辑推荐和5星文学奖评审委员会评定,达到发表水准,已经收录网站稿件库。可作为申请5星文学网特约作家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会员作家的参考依据。
     媒体或个人转载引用本文,请联系作者申请授权,未经作者或本网书面授权,请勿擅自转载引用,侵权必究。


                           


                          长篇神话小说‘狐魂’

                                                                 北国演绎千秋画 沽上轻弹狐魂琴

                                             —— 刘庆霞女士《狐魂》序


      姐姐庆霞老师的章回小说《狐魂》,历经艰辛,终于问世,嘱吾作序,本是好事。无奈,余才疏学浅,恐瑕玉染渍,玷污大作。然,庆霞姐对文学的执著,对创作的孜孜追求,其精神令愚弟震撼。思忖之余,诚惶诚恐,斗胆以序之,贻笑大方。
      庆霞姐的章回小说《狐魂》上部,共七十一章,均以律诗作结。其文字敢追《聊斋》,文笔可与《红楼梦》媲美,律诗可与杜牧争雄,乃当代小说界之精英、奇才。
    “响惊雷白狐转世凡尘,路艰辛初涉人间苦难”导出文中主人翁,总起章回小说,为迭岩层嶂、一波三起的故事情节起到了铺垫作用,紧紧地扣住了读着的心弦。同时,虚虚实实,成就了作者这部长篇巨著的一大亮点。从人间渴望美丽,到白狐的善良,作者用巧妙地笔,将人间的“真、善、美”与奸佞、歹毒、狡诈等融合在一起,迸发出情感的火花,使读者受益匪浅,不知不觉间,恍如走进了王维的画境。 有诗云:“白麂肆虐伤百姓,只为眼空妄为行。狐仙野猫交手战,腾云翻雾两无情。”“善良不识妖与怪,贻害性命悔不来。一朝识破真面目,阎王无奈下尘埃。”“身借狐仙成好事,耗尽心血与才智。功德圆满尘缘尽,流星横落照天驰。”
     这几天,品读庆霞姐姐的章回小说《狐魂》,虚拟与现实,一直盘旋在我心中,挥之不去。我甚至对“虚拟”这个概念的来历都发生了兴趣。动笔前,我的感情跟随着晴儿走进了作者的章回小说中,曾突发其想,那晴儿,是不是五百年前与我有约的人儿?望着《狐魂》呆想,一排心浪不知何处直挤而来,顿觉白狐不是狐,怪也不是怪,一切仿佛都不存在了,都是人了。一种异样地感觉:生命,比刚才更加真实了。
    那一刻,我顿悟。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了虚与无,我们未必体会得出生活的真与实。虚拟因为显示出不存在的东西,反使我们能更真切地感知存在。作者笔下的白狐,是作者的幻想,有诗为证:“借灵尸爱巧还阳,成美事暗自心伤。仙义举凡人难做,天地间爱永传长。”白狐因为太平常了,显示不出它的存在,或更准确地说,不会被当作有意义的存在,更不会被当作审美对象。换一种角度,一种虚拟的眼光,一种“如果不是这样”的假设,白狐存在的真实意义反而显现出来。也就是说,虚幻的东西,看上去竟然也显得很美。
    刘庆霞姐姐是一个神话,是一个让人的心灵为之震撼的神话。一名文化底蕴不是很深厚,然而,通过半个世纪的打拼,写出《狐魂》这部长篇巨著,这难道不是一个神话吗?关于《狐魂》的故事,她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可以显示真实的虚拟参照系,为我们创造了一个虚拟的故事语境,给我们展现了现实中那些所谓的真实和之所以不真实的理由,显现出常人眼中看不到的美。这个虚拟的神话故事,我妄为地猜想,或许是与她的生活、人生成长的经历有关。据军旅作家、画家黄同君先生叙说:庆霞姐姐学历不高,没有快乐的童年,少年失学,青年成家、拿笔从事创作……一笔一划,一字一词,都充满了艰辛。黄兄的述说虽然是简单了些,但足以让人想到庆霞姐姐坎坷的人生旅程,令人震撼、起敬。她的长篇小说《狐魂》是神话。同时,她用坚韧地毅力,也创造出了一个神话。她的神话,将成为一种尺度,衡量出现实与虚拟,追求与放弃,更为难得的,是衡量出了另一种真实——世界渴望和谐的真实。
    如果把现实与非现实,虚幻与非虚幻,放在两个文明交界的地方,你马上就会看出,《狐魂》其中包含的文学、生活价值。我们每个人,在生活中只能是凡人,只有在艺术中才能是英雄。凡人之于英雄的距离,恰等于疯子之于正常人的距离。反过来说,按这个标准,当我们仰望舞台上标准的“正常人”时,我们都是一群疯子。而庆霞姐不然,她敢于反抗,并且把标准强行颠倒过来。在她看来,普通人、凡人、疯子等等,都是正常人,不正常的反倒是高高在上的,那些所谓“完人”、味同嚼腊的人。《狐魂》这部长篇章回小说,就是她花了半个世纪的时间,对人生的解读。同时,也是她对普通人、凡人、疯子的诠释。
   《狐魂》总是留给人太多的念想。众多的人物,不同的性格;贴切生活的现代与恒久的神话;热闹纷呈的场景与孤影独行的白狐;凄厉的故事情节与人们渴望美好的憧憬……细细地品味,聚合壮阔、恬淡、深邃、悠远、神秘于一体,承载起中华五千年文化的厚重,传承其文明古国的坚定信念和博达的胸怀。情,是文学的主题。当然,爱是情的升华。从理论上讲,爱,是不能独自发生的,产生于社会、自然关系中。爱,是建筑在尊重、体谅和包容等美德之上,是无法从教科书上学到的,只能在现实生活中通过感受、体验和实践逐渐领悟。作者在长篇小说《狐魂》中,把亲情,爱情、友情穿插其间,让读者感受到了自我存在的意义和一个社会人,肩上所应该承担的家庭、社会的责任。个人愚见,《狐魂》不仅仅是小说,它还是一部人生的经典书,是一部包罗万象的社会活教材……
    北国,是个有故事的地方。拜读《狐魂》,我曾对晴儿充满了畅想,对北疆的厚土充满了热望,对九尾白狐充满了感恩。这畅想,这热望,这感恩,让我魂牵梦萦。心想:那怕眼前是万丈深渊,同样会义无反顾,甚至是粉身碎骨,也要成为碧海上的一朵雪白的浪花,给人世间“真情”的纯美。
   “完美得象一件艺术品。”它是一种正面的评语。其实,艺术,不过是一种人为的ART的优点集中而已。《狐魂》,就是这种优点的集中,是作者大胆的幻想的艺术优点的集中。全文以朴实的语言,一波三折的故事情节,总结性的章节律诗,还有那一草一木,一水一石,一人一妖,一魔一仙,让《狐魂》有血有肉,耐读性极强。从而,走进了美的伊甸园。
    云淡天深,再读《狐魂》,人文、天象、妖怪、神仙等,都已充满了人的生命与智慧,他们在作者庆霞姐的笔下,永不停止地走向和谐自然的未来。
                                                    朱伏龙:作家、诗人、书法家、摄影家
                                                  王成均:作家、散文家,湖南省桑植县文联副主席

                                                                                2011年9月14日

                                             
狐魂


                          第一章    响惊雷白狐转世凡尘路艰辛初涉人间苦

    呼啸的北风夹带着纷纷大雪,将天上的太阳遮挡得没有一点光亮。早已超过分娩期的贾家夫人就要临盆了,宽敞的屋子里生着炭火盆,暖融融的。接生婆做着生产过程的准备工作。应该很顺利生产第二胎的贾夫人满头大汗,已累得筋疲力尽,无力地呻吟着。接生婆大喊着:“用力啊!再不用力,你母子可就没命啦!”姥姥在一旁泪眼模糊地看着女儿,见她脸色苍白,汗水已经浸透全身。对接生婆说:“大妹子,都两天两夜了,哪里还有力气啊!”她又转过脸来对产妇说:“闺女,女人生孩子就是生死在眼前,你再坚持一下,用点力气将孩子生下来,就是我们全家人的福分。唉!今儿也邪性了,你生大牛时,就跟鸡下蛋儿似地,生这个孩子是咋的啦!老佛爷,菩萨奶奶,求求神们的,快让我闺女把孩子生下来吧!”老太太说着,双手往西天方向拜着。贾爷在外屋急得团团转,偶尔将棉门帘掀开一条缝隙,不安地偷偷望一眼在炕上显得很痛苦的妻子,他撮着双手来回走动着。

    西方天空出现了一片云朵,这云似一只白狐在空中跳跃,当人们抬头惊异地看那片云朵时,云朵一闪就不见了。
   “咔啦啦”一声巨雷突然响起,将屋里屋外的人都吓了一跳。
    惊雷炸响的同时产妇生了,随即,炕上升起一股白烟。
    接生婆和姥姥不由的 “啊!”地一声惊叫。接生婆急忙揉揉自己的眼睛,姥姥也张着,眼瞪的溜圆,眼珠子要掉出来似地看着炕上白烟升起之处。
    白烟逐渐散去,但见躺在炕上那个新生儿,浑身长满棉絮样的一寸长的白毛。婴儿不哭不叫,眼睛忽闪忽闪地像是期待,又像祈求。接生婆颤惊惊地拿剪刀在火盆中烧了一下,剪断与母体相连的脐带时,新生儿“哇——哇——”的大哭起来。随着婴儿的哭声,“咔啦啦”天空又一声炸雷响起,炕上重又升起一股白烟将孩子罩住。当接生婆和姥姥再次睁开眼睛时,看到婴儿身体上的白毛突然地全部消失了,婴儿肌肤细腻光滑,摇晃着四肢大哭着。
    接生婆从香炉里撮起一点香灰按在孩子的肚脐儿上,麻利地用一块红色的方布裹好,把孩子放在产妇的身旁,盖上被子。接过姥姥端来的温水,给产妇处理好阴部,盖好被子。她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有些颤抖疲惫的声音,冲着门外喊:“贾爷,给你老道喜了,生了一个俊闺女,你老进来看看吧!”贾爷急忙走进屋子,眼神儿落在妻子苍白的脸上。
    惊魂未定的姥姥又撩开棉被,看一眼睡在妈妈身旁的婴儿,低声问接生婆:“大妹子,大腊月打雷,你说这天是不是有点邪乎?吓得我眼都花了?我咋看到的是一个白……”姥姥不敢往下说了,直瞪瞪地看着接生婆。
    “我还以为是看走眼了,原来你老也看到的是白……”姥姥急忙说:“算了算了,看来我们老姐俩都看走眼了。姑爷,你看看这闺女多俊呐!”说话间,天上的风停了,雪花也不飘了,太阳照在窗子上,屋子显得更暖和了。
    婴儿醒了,又大哭起来,姥姥急忙抱起孩子,说:“宝贝儿别哭,你看天晴了。”

    幻村是一个翠柳环抱的小村庄,一条水沟贯穿半个村子,村子中央——水沟的尽头是个大水塘,被人们称为“天湖”。
水沟和天湖将村子分成两片非常好看的自然部落,居住着百余户人家。村北后的那条蓟运河,传说是刘邦为固守疆土人工挖成的。
每到春天,河岸长满了芦苇,芦苇根深叶茂,布谷声声,翠柳成行;碧波粼粼,鱼儿跳跃,海鸥盘旋……捕鱼的小渔船在河里划桨扬帆,甚是一番景致。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个村子里的村民按照自己的乐趣过着自由恬淡的生活。村子最东头有一户王姓人家,宽敞的大院子外面有几棵大枣树。秋天时,成熟的枣子纷纷掉落在水沟里,绛红色的大枣顺着河水漂进天湖。孩子们手拿竹竿你争我抢地打捞天湖里的枣子。潺潺的流水声,孩子们的欢笑声,与大人们对孩子的呵护声交织在一起,如同一首美妙的乐曲在村子里飘荡着……

     十七年后,夏季的一天,村子水沟旁一群大姑娘、小媳妇一边割着柴禾,一边相互打逗着。其中一个小媳妇问:“晴儿你什么时候出门子啊?二憨子早就等急了吧!” 晴儿的脸腾地一下子就红了,扭过身去,羞涩地说;“嫂子你,你说的是啥啊?我才不嫁给他呢!”
    “哈哈,害羞啦?你都十七岁了。家里也需要一个男人,不然,你们姐四个和姥姥咋过啊!嫁了吧,听嫂子的,他家富裕。你嫁过去后,三个妹妹和姥姥也有个安身之处。” 晴儿害羞地低着头摆弄着衣角,说:“嫂子,看你还说!”
     “ 呦、呦,还真害臊啦!哈哈哈……”嫂子朗朗地笑着。晴儿背起柴禾,说:“不理你了,姥姥还等着柴禾做饭呢。”
     “哎!你们看谁来啦!晴儿你看,二憨子来了。”
人们抬起头来,朝大巧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孩子急步走来。说他走,不如说他在跑。他一路小跑似地来到姑娘们割柴禾的沟对面。
    再看这个叫二憨的男孩子,一脸的稚气,两只大眼睛炯炯有神,嘴唇有一点厚。一看就是个憨厚毛楞的半大小伙子。大巧蹦起来,将两只手呈喇叭状放在嘴上喊:“哎……二憨,晴儿在这呢里,你快来帮她啊!”   
    这时,晴儿已经走到搭在河沟上面的一根柳树桥上,准备过沟回家。二憨子见自己的未婚妻背着比她体重还沉的柴草捆,急忙上前想把晴儿的柴草接过来。 他只顾着急了,没想到一个女孩子家身背那么重的柴草,走在独木桥上本来就不稳当。这个毛楞小子上桥的动作也太急,独木桥颤巍起来,晴儿的身子也随着摇晃。她害怕掉进水里,两脚尽量放平,保持着身体平衡。朦胧地,看见有一条小船儿在水里游荡。她寻思着,这里咋会有小船儿?正要再仔细看时,小船儿突然变成一个面目狰狞的怪物,在水里一闪,就不见了。晴儿的脑子轰地一下,眼前一黑,掉进水里。姑娘们一阵惊呼,啊!晴儿,晴儿。 二憨子快啊!快把晴儿救上来。说时迟那时快,二憨子一个鹞子翻身扎到沟里,一把将晴儿紧紧抱住,送上沟岸。
姑娘们看晴儿平安上了岸,就“哦哦”地起哄,笑着叫了起来。二憨关切地问:“晴儿你没事吧?”上去想拉晴儿的手。   
    晴儿肥大不合身的衣服湿漉漉的紧贴在身上,将那好看的身段极致地勾画出来,微挺的胸,如两个小馒头扣在那儿。她不好意思地将衣襟往外拽着,见姑娘们起哄,害羞地低垂着眼,两个浅浅的酒窝在腮边时隐时现地跳动着,翘鼻子使劲地吸着气……人们呆呆地望着晴儿出神儿。
    晴儿掉进水里,被二憨救上来后,惊魂未定,又见二憨在众人面前伸手要拉她,害羞地急忙用手去档。没想到二憨没有站稳,身子往后一仰,摇晃几下后,“扑通”一声,又掉进水沟里。晴儿想起刚才在水里看到的那张令人恐怖的脸,急忙弯腰要拉他上来。二憨完全不知晴儿在水里瞬间看见的情况,以为她诚心丢自己的丑,觉得很没面子,便将晴儿伸给他的手拨拉到一旁,自己爬上沟岸,站在那儿“哇”地一声哭了。他指着晴儿委屈地说:“你,你欺负我!找我妈妈去。” 说着,抹着眼泪跑了。
    晴儿目送着还像个孩子的未婚夫,无奈地摇摇头。这时,大家已经把晴儿掉在水里的柴禾捞上来,她背起更重的柴禾回家了。

    两间矛草屋门前,站着一位慈祥的老太太。满头银发拢在脑后挽成一个髻,手搭在额前眯缝着眼睛朝远处望着。晴儿背着柴草的身影映入老人的眼帘,她咧开瘪瘪的嘴巴笑着迎了上去。见晴儿浑身上下湿漉漉的,急忙问:“晴儿你咋地啦?”晴儿一边放下柴草,一边说:“我没事,不小心掉沟里了。姥姥你老做饭了吗?”老人叹口气说:“唉!你婆家送来的粮食又吃没了。晴儿啊,我们祖孙这日子可咋过哦!”
晴儿的心“吧嗒”一下,翻了一个个儿,不由的回想起了自己的家事。
    晴儿的父亲被村里人称为贾爷。他膝下一共四个女儿一个儿子。儿子大牛最长,性情憨厚老实,晴儿是大女儿,二女儿秀儿活泼顽皮,三女儿灵儿机敏乖巧,四女儿倩儿出生不满一周岁胖嘟嘟的招人喜欢。
    贾爷是个心灵手巧的人,他依仗给村子里人操持红白喜事,扎灯笼、做花圈和说唱小曲挣点零钱花。家有一溜五间大瓦房,还有几分地,种粮食和蔬菜。全家人生活得比普通百姓富裕一些。贾爷有个不好地嗜好,闲暇时爱玩牌。
    人说,久赌无胜家,他最后将房子,地和一些积蓄全都输个精光。村东头王有才住的房子,就是贾爷玩牌输给人家的。那几棵枣树,是晴儿刚会走路时,迈着不太稳重的小脚,帮爸爸种下的。结枣子最多时,贾爷连房子带枣树都输给了王家,搬出来那天,晴儿哭了整整一天。
晴儿长大后,每当枣子成熟时,看见树上的红枣,就伤心落泪。也再没吃过王家枣树上落到水沟里的枣子。
    贾爷输光了房子和地后,全家人租了两间茅草屋居住,仅靠贾爷的手艺生活。天有不测风云,晴儿的母亲染上了疟疾,多日高烧不退,生下倩儿后不久,便离开了人世。妻子去世后,贾爷非常悔恨、自责,身体也每况愈下。
    为了维持全家人的生活,大牛只得到几十里路外给一家地主做长工。半年后,他脸色焦黄,肚子也见长大,干一点活儿就感觉很累,身体非常虚弱。家里人忙找先生给大牛看病,这才知道大牛得了痹症。家穷治不起病,二十岁的大牛还没成家就去世了。
    唯一儿子的去世,无疑是绝了贾爷对生活的期望,一病不起。临终前,他拉着岳母的手,央求老人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替他照顾好四个未成年的女儿。他还特意嘱咐晴儿,一定要将妹妹们拉扯成人,并告诫她们,千万不要学爸爸玩赌败家。
    姥姥与四个外孙女相依为命。家庭的变故,使晴儿这个瘦弱的姑娘变得更加坚强,做事更有主见了。她勇敢地承担起了这副担子,五口人的生活,全靠晴儿奔波打理。这正是:

西风吹断贾柴门
咽尽艰辛含泪痕
借得一身阳刚志
骄阳无力暖悲魂

                                                            责编Mike剑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8条评论

  • 引用 MIke剑影 2018-8-7 09:43
    为您的力作推荐,虽是虚拟,却也反映了一些生活的现实,恭贺作者。
    引用 蒹葭苍 2018-8-7 15:51
    拜读佳作,恭祝成功,一部长篇力作本身就是一段艰苦写作的历程,常说的,无限风光在险峰,敢于攀登高山的人就是有超常的毅力,佩服老师。
    引用 洋蜡人 2018-8-7 19:03
    MIke剑影 发表于 2018-8-7 09:43
    为您的力作推荐,虽是虚拟,却也反映了一些生活的现实,恭贺作者。

    感谢总编勉励,在文学上,理应向各位老师们请教学习!
    引用 洋蜡人 2018-8-7 19:07
    蒹葭苍 发表于 2018-8-7 15:51
    拜读佳作,恭祝成功,一部长篇力作本身就是一段艰苦写作的历程,常说的,无限风光在险峰,敢于攀登高山的人 ...


    问候蒹葭苍老师美评,写作上小妹应向您虚心请教,以后还仰仗姐姐及各位老师帮助提高。问候姐姐晚安!
    引用 洋蜡人 2018-8-7 19:07
    蒹葭苍 发表于 2018-8-7 15:51
    拜读佳作,恭祝成功,一部长篇力作本身就是一段艰苦写作的历程,常说的,无限风光在险峰,敢于攀登高山的人 ...


    问候蒹葭苍老师美评,写作上小妹应向您虚心请教,以后还仰仗姐姐及各位老师帮助提高。问候姐姐晚安!
    引用 洋蜡人 2018-8-7 20:58
    第二章      二憨哭泣回家喊妈妈
                   身搭棉手套叫响二憨
           话说二憨抽泣着跑回家后,见到妈妈,越发地觉得委屈,就大声地哭了起来。妈妈看见宝贝儿子像受了很大委屈似的哭着跑进屋来,好似小刀子捅在心尖儿上,便将他搂在怀里,问:“这是谁啊!真是无法无天,敢欺负我儿子。走!领妈妈找他家去,今儿,我跟他们没完!”二憨妈气鼓鼓地拉着儿子就要往门外走。
           二憨马上止住哭声,说:“妈妈,没有人欺负我。”
        “那你嚎啥?”
        “就是,就是晴儿……”二憨将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妈妈“哈哈”地笑了,拍着儿子的肩膀说:咋地,让没进门儿的媳妇给收拾啦?别“哞哞儿”的哭鼻子了,都半大老爷们儿了,就这么点猴出息? 好啦,好啦,你别哭了,等你爸爸回家来我和他商量商量,把晴儿娶进门得啦!”
          “妈妈,我不要!她太厉害了,我怕她欺负我。”
          “傻儿子,她是你媳妇,咋会欺负你?那可是咱们全庄的好姑娘,她比你年龄大,会疼男人。
             二憨的父亲许三爷在幻村,那可是个没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只要谁家有个大小事情,准会看到许三爷的身影。他心地善良,憨厚热肠。
    村里人给他编了一个顺口溜:
           许三爷,鞋底光
           有事没是跑半庄
           许三爷家就住在天湖的正前方。四合套的院子,大门楼、高门槛,进得门来,有一个青砖灰瓦亮檐的大影壁,影壁很气派,显示了许家的家境和身份。许三爷有个弟弟,与他们住在一个四合院子里的三间东厢房里,比三爷的家境稍微差点。大门外,左面天湖边儿长有一棵一搂粗的大柳树。门前与天湖之间是一片很宽敞的平地。每当过年时,村子里扭小车会、踩高跷、追鱼等民间舞会时,准在许三爷家门前打个场子。这也是许三爷在村子里的为人和面子。许三爷也事先在门前张灯结彩,并准备好花生、栗子、糖块儿、茶水招待出会的人和看热闹的乡亲们。当舞会来到他家门前时,村子里的权势人物站在门外给三爷拜年,并齐声喊道:“许三爷,我们给您拜年来啦!”许三爷从正堂屋小步跑出来,双手抱拳,嘴里连连喊着:“爷,爷,爷我也给爷们拜年啦!”那气派,那场面老人们记忆犹新。每年春节,演出的主要场子设在这里,也就自然形成了习惯。
            许三爷除了儿子许增之外,还有一个闺女,叫欢喜。许三爷想再添个儿子,没想到生了个丫头。丫头也喜欢,就叫欢喜吧。这许增虽被人惯着,却也老实憨厚,力大无比。家门前有一个压苇子的碌碡,有二百多斤重,他能将那碌碡举起来。和谁打架时,他的手只要抓住谁,是绝对挣脱不掉的。但是,他不轻易和谁过招。
           贾大牛病重时,许三爷很惋惜大牛年轻的生命。一天,三爷让许增给贾家送点白面,让大牛吃点顺口的。贾爷留许增与他们一起吃晚饭,天色很晚了,许增与晴儿和秀儿玩的不愿意回家,姥姥将自己的被子抱出来,让许增与贾爷和大牛一起睡。13岁的许增在自己富裕的家里娇宠惯了,躺在贾家冰凉的被窝里感觉很冷,就大声嚷着:“你家这是啥破房子啊,风都刮到我身上来了,冻死我了,快送我回家。”许家和贾家,一家住村东,一家住村西,居住的距离很远。姥姥见夜色已深,就急忙过来安慰他:“增儿不冷,你看那风被姥姥赶跑了。姥姥再给你盖上一条被子,你就暖和了。”说着,姥姥就在他盖着的被子上双手用力按按,将被子四周塞严实。又说:“姥姥给你讲个古经听。从前啊,村子来了一位非常好看的姑娘,那个姑娘是龙王爷的女儿,她看上了村子里一个叫李小勇的小伙子,因此,她经常变幻成民女与小勇约会。一天,小龙女带小勇到龙宫做客,小龙女明知龙王爷不同意这桩婚事,要想法子难为小勇,就偷偷地告诉他:“我父王招待你吃东西的时候,无论你看到啥也不要害怕,你就大胆地吃。”龙王爷想拆散这对恋人,就假装很高兴地摆宴席招待小勇。并对小勇说:“我有一个条件,你如果能吃下我三道菜,我的女儿就算许配与你了,如果你不敢吃这三道菜,请你马上走出我的龙宫,从此不得靠近我女儿半步。”小勇顺从地点点头,很大方地与龙王爷坐在一起吃饭。
           丫鬟首先端来一只躺着一个小孩儿的盘子,这个小孩儿,一只腿搭在另一只腿上摇晃着小脚,还向他眨着眼睛。他想起小龙女的话,就大胆地伸手去捉,小孩子“跐溜”翻了个身,朝他“咯咯”笑着。小勇吓得一哆嗦,抬头看一眼小龙女,见她急得脸都红了,便涨着胆子上前一把捉住那个小孩儿,咬一口,“嗯?”甜脆爽口,原来啊!是一只人参果。丫鬟又端上来一个盘子,里面趟着一只小猪。见小猪摇着尾巴,两只大耳朵扑闪扑闪地上下扇着,嘴里哼哼地乱叫。龙王微笑着对小勇说:“贤婿,请先用。”小勇看看龙王,又看看小龙女,不敢动筷子。小龙女向他使劲地点头,示意让他吃。小勇心想,豁出去了,武大郎服毒,吃了是死,不吃也是死。他拿起筷子就往小猪的耳朵夹去,耳朵被夹下来了,那只小猪立刻变成一只金黄好看烤乳猪,周围摆着用蔬菜做的红红绿绿的各种小花,看着就让人流口水。小伙子将猪耳朵放进嘴里,“嘿嘿,”外脆里嫩,肥而不腻。龙王又示意佣人端菜。丫鬟报菜名道:“活蝎子。”这是一只很深的蓝瓷花碗,十几只褐色的蝎子,举着两只似钳子的爪,从碗底狰狞地往上攀爬着。小勇看得毛骨悚然,吓得直闭眼睛。耳边听龙王说:“贤婿,莫不是害怕了?那…….”小勇听龙王要行逐客令,急忙拿起筷子在碗里夹起一只活蝎子放进嘴里,嘻!很香,口味甜咸适中。
          “哈哈。”龙王大笑起来,说:“贤婿请慢用。歌舞起!”笙箫响起,珠帘后,轻歌曼舞。满桌子的山珍海味,小勇吃得酒足饭饱。
             许增听得入迷了,歪起小脑袋,问姥姥:“后来呢?”姥姥拍着许增,接着说:“后来啊!龙王与小勇来到院子里,突然,天空刮起狂风,一个旋风落在院子中间,将小龙女卷到了天上,只听小龙女哭喊地叫他,李郎快快救我!”只见天空飞出两只狂犬,咬住小龙女的裤腿,又飞来一只老鹰站在小龙女的脑袋上,低头直啄小龙女漂亮的脸蛋儿,小龙女痛苦地喊叫着。小勇急了,跑进龙王的兵器库,拿起一把弓箭,“嗖”照老鹰射去,老鹰中箭掉到地上,一动不动。小伙子又搭弓拉箭,“嗖嗖”两只箭射向狂犬,那两条狂犬呜呼两声,不见了踪影。一道彩云将小龙女送回了龙宫……”姥姥讲到这儿,听见一阵微小的呼噜声,见许增的小脑袋缩进被窝里,睡着了。
             第二天,许增回到家,妈妈担心地问他:“增儿啊!贾爷家的草房不挡风,又没有火盆,你夜里睡觉冷不冷啊!”
    “妈妈,我一点都不冷。晴儿的姥姥真好,她怕我冷,把自己的棉被又给我搭上,还给我讲古经,我睡得都出汗了。”许增的母亲听到后,急忙到贾家道谢,“姥姥你老真好,我听增儿说,你老怕他睡觉冷,把自己的被子给增儿盖上,还给他讲古经,他说睡得很暖和,夜里都出汗了。难得姥姥这么稀罕他,你老一宿也没睡好吧?”
            “哈哈,这孩子真憨厚,我说啥他就信了。他婶子,你也知道我家穷,屋子没有火盆,更没有多余的被子,我和晴儿,秀儿合着盖一条被子,把我的被子给他盖。他嚷嚷冷,为了糊弄他,我就假装给他盖被子,其实啊!我只在他身上放了一只棉手巴掌。(棉手套)
          “哈哈哈,”许增妈妈和在贾家串门的婶子大娘们听后,都笑出了眼泪。从那天起,人们就玩笑地叫许增“二憨”,开始是偷偷地叫,到后来就当面叫开了,许增也不在意,叫他二憨,他就答应。
            贾爷在世的时候与许三爷经常在一起为幻村乡亲们帮忙。多年的老乡亲,家底、为人,相互都知根知底。双方老人也都很喜欢许增和晴儿,觉得两个孩子很懂事,又很规矩有礼貌。尤其贾爷,非常喜欢许增的诚实和厚道。
           两个老人一商议,就把俩孩子的亲事定下了。贾爷夫妻过世后,许三爷就一直关照晴儿四姐妹和孩子的姥姥。

             这天,二憨因为晴儿不经意把他挡在沟里,觉得丢了面子,哭着回到家向妈妈告状,晚上妈妈和三爷商量着给儿子早日完婚。   
             两天后,许三爷备了四彩礼,让许二憨送到晴儿家。二憨二话没说,将彩礼甩在肩上背在身后,一溜小跑就到了晴儿家。姥姥见二憨来下礼,急忙将他让进里屋。二憨走进里屋,“蹭”地一下子坐在躺柜上,两条腿来回晃着。晴儿也没搭理他,轻声地“唉”了一声出去了。姥姥对二憨说:“她姐夫,你吃瓜子。” 二憨笑嘻嘻的说:“姥姥,你老别管我,我吃花生,一个花生能顶很多瓜子儿。”姥姥听后,微微一笑,来到外间屋子,见晴儿低着头在抹眼泪,劝道:“他还小,刚刚十六岁,他爸妈又宠着,再过几年,长大点儿就懂事了。”这时,听门外有人喊:“家里有人吗?”这正是:

    懵懂少年心旌   
    姑娘羞怯红颜娇
    轻移碎步落珠泪  
    小婿何时家任挑



    引用 蒹葭苍 2018-8-8 16:23
    又更了,真好,语言场景民俗味儿很浓,有特色的小说。
    引用 洋蜡人 2018-8-8 21:51
    感谢老师关注留墨,问候老师晚安!

查看全部评论(8)

热门推荐

梦逝乾元第一卷 第三十八章 教场夺魁
京郊大教场,参赛的九百多名考生齐集在此观看最后一场的夺魁,今日皇上会钦定一名总兵...
长篇神话小说“狐魂”
第四十二章晴儿领命捉拿瘟疫神 九尾白狐聚法助晴儿 晴儿下了神坛,已是一身冷汗...
梦逝乾元第一卷第三十六章 霍府拜师
初试因子玉顾忌帖木儿拜见时并未抬头,也就不知道这位似曾相识的主考是韩先生,待回来...
梦逝乾元第一卷第三十四章 客栈风波 【两
“霍大人,这是三天里来兵部登记比武考生的名单,一共一千二百八十三名,其中蒙古人八...

今日热门

马上观看
首届文学春晚专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