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一键登录:

搜索
5星文学网 首页 散文 查看内容

脚步

@ 散文 2015-1-4 04:302652 人围观, 发现评论数0个 原作者: 郝洪喜来自: 五星文学网 收藏该文



     该文章经网站编辑推荐和5星文学奖评审委员会评定,达到发表水准,已经收录网站稿件库。可作为申请5星文学网特约作家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会员作家的参考依据。
     媒体或个人转载引用本文,请联系作者申请授权,未经作者或本网书面授权,请勿擅自转载引用,侵权必究。


5星文学网征文参赛作品:脚步


                             脚 步

                                                           山东 郝洪喜

 一九七零年以前,我的脚步之根,一直扎在故乡的沃土之中。

 那时,我的脚步,很像一支廉价的笔,在大集体这张粗糙的纸上,以汗作墨,无休止地素描着自己的人生之旅蓝图。

 不管上坡下地,赶集逛市,还是走亲访友,登门串户,我总是踏着别人的脚步走。走过之后,又总是再把自己的脚步留给别人。

 其实,乡下人都是这样,啥事都讲个有来有往,互帮互助。看似再普通不过的脚步,一旦和谐地摞在一起,就是一条条充满阳光的幸福大道。

 那些年,在家里,我是主要劳动力;在村里,我演过戏,当过会计,还担任过民兵连长和党支部副书记等职。

 特殊的社会职责,使得我的脚步,从走向、步频到落点,自然都有些与众不同。尤其走进过年这个路段,我的脚步就格外富有情趣和韵味。

 每到春节之前,我的脚步最不愿意落、却又偏偏落得最多的地方,竟然是磨旮旯。对磨旮旯,年轻人可能不太了解,就是推着磨转圈时所走的地方,也叫磨沟。

 过年吃的面粉,做大豆腐用的豆沫糊子,摊煎饼沫的煎饼糊子,还有蒸糕使的粘米面子,都得用自己的脚步,驱动笨重的大石磨,像 挤牙膏一样,一点一点往外推。死沉死沉的大石磨,推一回够一回。

 俺家八九口人,正月来客人又多,这二十多天的必备年饭,可不是个小数。至少要推两大摞煎饼,做两盖顶大豆腐,磨五六十斤麦子。把过年推磨比喻成跑马拉松,一点也不过分。

 为了不耽误白天下地干活,俺家的磨,都是后半夜开始推,天亮之前结束。都知道,腊月里的下半夜最冷。推糊子乍开始容易冻磨。磨冻了,光打滑不磨东西,控制不好,上层磨盘还会往一边滑。万一滑下来,非常危险。即便砸不着人,往上抬它,也是个麻烦事。

 为了避免冻磨,每次开始推的时候,俺都是先用开水把磨膛烫热,然后再往磨眼里填粮食。为了把糊子磨得细一些,父亲紧握填磨大权不放。推好几圈才填一小勺,把我急得,手里抱着磨棍,两眼直瞅着盛粮食的小盆,总巴望着快点推完。

 在临近过年这段时间里,最轻松愉快的脚步是赶集。那岁月,社员一年到头没个闲的时候。春天,不失时机忙春耕;夏天,争分夺秒抢三夏;秋天,拼死拼活战三秋;冬天,农田建设掀高潮。谁想请假赶个集,门都没有。只有等到腊月二十三小年以后,人们才会获得一些赶集的自由。

 那年腊月二十五,一场雨加雪,将所有赶集的路都铺上了一层玻璃般的地晶。我和其他人一样,面对冰道,毫不畏惧。倒是给习惯于走土路的脚步,提供了一个长距离练滑冰的机会。大家说着笑着,试不着的,就滑到了集上。

 在集上,我从北上南,又从东到西逛了个遍。最后,脚步泊在了场面最为火爆的鞭市上。上百个卖鞭的,八仙过海,各显其能。也不知咋的,对白白放掉自己的鞭炮,一点也不心痛,放了一支又一支,真大方。卖鞭人像演节目一样,拿着表情,带着动作,挑着噼里啪啦响的鞭,又是喊,又是叫,能使的招数都使出来了。

 不等一支鞭放完,买鞭的就蜂涌而上,将卖鞭人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一只只拿着钱的手,举得老高,争先恐后伸向卖鞭人。恣得卖鞭人咧着直笑。一霎的工夫,卖鞭的钱袋子就鼓了起来,真馋人哪!

 在农村,平日都忙于抓革命,促生产,谁也不敢也不迭当地去搞与生产唱对台戏的文化娱乐活动。

 过年则不同,从干部到群众,都想在这难得一耍的日子里乐和乐和。

 因此,一过腊月初十,俺村的剧团就像冬眠的昆虫过了惊蛰,开始复苏出世。只要组建剧团,我总是首先被选定,在角色的安排上,我的脚步从没有离开过男主角的位置。像《红灯记》中的李玉和,《智取威虎山》中的杨子荣,奇袭白虎团中的严伟才和《沙家浜》中的郭建光等角色,都是由我扮演。而且每次演出,总能得到较高的评价。

 俺那个剧团,是百分之百的业余和义务,报酬分文没有。前期的自习合练,后来的彩排演出。以及与此相关的开会说事,全在夜间和社员都放假的几个白天进行。

 晚上排戏时,几十个人挤在大队的三间内宽不足四米的小屋里,点着一盏罩子灯,屋里冷得能结冰,可我们排戏的热乎劲,心里都像烧着一把火。直排到深夜之后,各人才拖着麻木的脚步,回到自己家中。

 钻进被窝,方知,自己的手脚早已冻成了冰棍。

 经过十多个晚上的集中排练,每个角色的念白、唱腔、动作、表情、上下场以及与锣鼓胡琴的配合,都已基本成型,并达到了可以正式登台演出的地步。过了年,往戏台上一站,嘿演得还蛮精彩。

 全戏场子始终跟着戏台上的剧情走,伴着演员的笑而笑,笑得好多人肚子痛;随着演员的哭而哭,哭得不少人吃饭没了胃口。还是那出戏,不管唱几次,只要锣鼓一敲,男女老少总是蜂拥而至。

 一九七零年,俺庄的整党建党,像是一副灵丹妙药,使瘫痪四年之久的党支部,很快就得以康复执政。作为老中青三结合的青方代表,年仅二十一岁的我,作为新鲜血液,被输进了党支部领导班子的机体。党支委分工,又把副书记兼民兵连长的重担压在了我的肩上。

 从此以后,我这个村级公仆的脚步里,就多了一些原来不曾有的走向和落点。其中,拥军优属和社会救济工作,就是我若干脚步落点中的一个点。

 记得腊月中旬,公社发了一个关于认真做好春节期间拥军优属和社会救济工作的通知。俺大队分了十个社会困难户名额,加上十三户烈军属和残废军人,共二十三个优待救济户。

 当晚,党支部研究后确定了上报名单。会上宣布,这事在公社批复之前要绝对保密,并责成我以正常走访形式,再到这些户实地查看了解一下。

 一天,片里下通知,速去公社领取优待救济票。听说后,我拔腿就跑。八里路的趟子,半个钟头就到了。领出优待救济票,脚步往后一转,又一溜小跑返回了村。

 来回八里路,外加在公社办领票手续,仅用了一个小时多一点。办事效率如此之快,把老书记好一个感动,亲自搬凳子给我坐,亲自倒水给我喝。休息片刻,我马不停蹄,以最快的速度,将二十三个优待救济票全部发了下去。所到之户,当接过能无偿领取五十斤面粉和二斤豆油的救济票时,都非常激动,一个劲地说:毛主席好,共产党好,你们这些当干部的好

 大年三十这天,天公作美,给了一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这可帮了我们拥军优属活动的大忙了。

 这天上午,我们组织了一个很大的拥军优属队伍,上百米长,活像一条大龙。龙头是老书记带领的慰问队,往后依次是鞭炮队、锣鼓队、唢呐队、秧歌队,最后充当龙尾的,是我率领的挑井水、扫天井、挂光荣牌的帮年队。

 每到一户,老书记一马当先走进院子,与主人亲切握手,送上年货和祝福。几乎同时,我们帮年队便开始挂灯、挑水、扫天井。乐得闭不煞嘴的识字班,则像花蝶一般展翅飞进里屋,落到窗户台前,先封窗纸,后贴窗花,随着一串甜美的笑声,大功告成。

 院内喜气洋洋,笑语连连。门外大街上更是欢天喜地,热闹非凡。喧天的锣鼓声,悦耳的唢呐声,火爆的鞭炮声,再揉进人们的喧笑声,这一无法估量的混合声涛音浪,足以淹没街头,漫卷云霄。

 除夕之夜,人们的脚步,大多都收缩在自己家里。然而,我的脚步却恰恰相反,被分散在了十三个四属五保户、十个社会困难户、五个生产队场和一条条大街小巷上。

 在返回民兵连值班室的路上,忽听得,一家用一支短促而清脆的鞭炮,率先撞响了迎接新年的钟声。此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的脚步,已经跨入了新的一年。

 编辑:刘作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0条评论

热门推荐

谢落,唯美
我在那一刻将自己幻想成了修行千年的狐仙,那飘落着的杨花柳絮就像飘落在四月里的山寺...
后悔药的理论
《后悔药的理论》 随笔/尤少 这个世界上其实有后悔药的存在,但当你发现自己后悔...
现在你不努力,以后你会哭泣
如果你不甘心,想实现从0到1的跨越,超越99%的人,成为1%的人。那你就要挺过最难的...
不是任何“爱”都能拯救世界!
文/苍梧夫人 三色事件出来后,说实话我很犹豫要不要发声,最后决定讲一点浅薄之见。事...

今日热门

马上观看
首届文学春晚专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