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一键登录:

搜索
5星文学网 首页 散文 查看内容

学歌

@ 散文 2014-12-25 05:271037 人围观, 发现评论数1个 原作者: 郝洪喜来自: 五星文学网 收藏该文



     该文章经网站编辑推荐和5星文学奖评审委员会评定,达到发表水准,已经收录网站稿件库。可作为申请5星文学网特约作家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会员作家的参考依据。
     媒体或个人转载引用本文,请联系作者申请授权,未经作者或本网书面授权,请勿擅自转载引用,侵权必究。


郝洪喜原创散文:学歌

感谢父母厚爱,给了我一副好嗓子,使得我从小就特别喜欢唱歌。

我爱唱各种各样的歌。老腔新调,国粹民谣,我都非常喜爱。

至于爱唱什么性质的歌,红色年代里,自然都是红色的歌。用今天的话说,就是爱唱正能量的歌。

那些跟时代不合辙、甚至背道而驰的“倒行逆施”歌曲,不允许唱,也不能唱。

我唱歌,不择时日。春暖花开时唱,夏热雨骤时唱,秋高气爽时唱,冬寒雪舞时更唱。

经常唱歌,可谓好处多多。不仅能提神鼓气、消遣增乐,还能强身健体、厚德明志。

嗓子,是父母给的。而歌,则多是“老师”教的。

教我唱歌的老师有很多。除了学校的音乐老师外,还有幼儿阶段的母亲,少年时期的伙伴,六十年代的留声机,七十年代的收音机,八十年代的录音磁带,九十年代的卡拉ok,二十一世纪以后的手机、电脑和歌吧。

这些“老师”中,有的虽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老师,却比老师还老师。它们教我学会了很多音乐老师都不见得会唱的歌。

我的人生之旅,从儿时起步,到迈入夕阳门槛,几乎所有的脚印里,都留下了学歌的印记。

不过,留在身后的学歌脚印,最密、最深的,是青少年那段。当时,所有的教室、会场、房舍、庭院、田间、地头,乃至每条大街小巷和沟渠河道,都是我学歌的好地方。

有时,即使走在路上,当听到同路人哼哼自己想学的歌时,也会悄悄跟在人家身后,偷听暗学。甚或贸然搭话套近,求教于人。有一次,学唱入了迷,竟然跟着人家多走出了二里多路。自己总认为:只要学会了歌,付出什么,都值。

如果有人问,小时候我最喜欢的音乐教师是谁。怕是谁都很难想到,居然是电影。原因很简单,电影里唱的歌,好听,可学。

六十年代,是农村放电影最多的时期。一个月看不到一场电影,社员的心里,感觉比八月十五吃不上月饼还难受。

算是巧了,公社分管放电影的文教助理老韩正好在俺庄驻点,可把我们这些既爱看电影更爱跟电影学歌的小社员乐坏了。

俺庄从打韩助理来,放电影的次数,比以前翻了一番还多。周围村庄的老百姓,也都跟着沾光,十天半月,也能大饱一次看电影的眼福。

这样一来,最高兴的,莫过于我们几个小歌迷,一个个都变成了采蜜的蜂,放电影的“花”开到哪,我们就跟到哪。

别的孩子看电影,都注重电影内容,战斗片第一,惊险片第二。耕种收割和吃喝拉撒的生活片子,孩子们大多数一看就够。

其实,我也爱看战斗片,尤其喜欢打鬼子的电影。不过,我与他们不同的是,我更喜欢电影里的歌。只要里面有好听的插曲,啥体裁的电影也看,即使是新闻简报,也照看不误。再不好看的电影,也得听完里面的插曲再走。

当时看来,跟电影学歌,是最好不过了。一是不用求人,二是不用花钱,三有很多伙伴热心相助。

为了既快又准地学好电影歌曲,我牵头,组成了一个学歌小组,成员都是铁杆歌迷。将学歌的全过程,量化为四个阶段。

一是准备阶段。放电影之前,安排三个人记词,自备本子和铅笔。另责成两个人用脑子录制歌调。

二是现场记录歌的词调阶段。两个想调的人好说,只要不分心,集中精力听记就是了。三个记词的,紧张一些,电影插曲的字幕一出现,就得你记头一句,他记第二句,我记第三句。一般情况下,看完第一遍电影,插曲的歌词就能全记下来。唯有曲调,很难一次记准。

三是反复听记曲调阶段。为把插曲调子记准学准,我们寄生虫一般,放电影的银幕挂到哪,我们就跟到哪,直至把插曲的调子摹准为止。

四是合唱共练阶段。俗话说得好:“一遍生,两遍熟,三遍不用请师傅”。连续看三五遍电影之后,我们便坐下来,连词带曲一起磨合歌唱。

在我们酷爱学歌的感觉里,一首电影插曲的吸引力和影响力,远远大于电影本身。当唱起“红头绳”、“谁不说俺家乡好”、“我的祖国”、“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永远跟着共产党”等歌时,自然而然就会引发对《白毛女》、《红日》、《上甘岭》、《地道战》和《苦菜花》等电影的深厚情感与念想。

电影,成了我们满足学歌欲望的良师益友。

今天,随着社会的发展、时代的进步和人民群众文化生活品位的提高,爱好唱歌的人,再也用不着像我们以前那样,拿着自己的腿不值钱,跑东村,窜西庄,比蜜蜂采花还勤快。爱动弹,到歌厅网吧潇洒一把。不想出门,就呆在家里,打开电脑,鼠标一点,便可坐享学歌之福。

比之过去,今天的学歌条件,真是好得没法说了。

                      (编辑:刘作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1条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1)

热门推荐

谢落,唯美
我在那一刻将自己幻想成了修行千年的狐仙,那飘落着的杨花柳絮就像飘落在四月里的山寺...
千纸鹤
千纸鹤 文/昆仑 烟花落尽年的诱惑,心情徐徐吹面不寒的风;杨柳枝款款摇飞心絮;蜗居...
庄北:《破局者》从不同的视角洞察社会,跟
 这几天一直在磨铁阅读作者墨绿青苔写的《破局者》,这本书给我第一感觉就是老道,朴...
苏州盘门与山塘
苏州盘门与山塘 文、刘庆霞2015年10月中旬,我第四次踏上苏州这座钟灵毓秀的水乡古城...

今日热门

马上观看
首届文学春晚专辑
返回顶部